“道济师兄,相府不能毁。”邱明坚持道。

    济公冷哼一声:“你说晚了,明天这相府,就该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济公一直就对邱明的身份心存疑惑,只是他不擅长卜算之道,如果要卜算邱明,定然能被邱明感应出来。修士之间相互卜算,那有着敌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邱明处处透露着神秘之处,他那日传授邱明幻术,邱明马上就能施展出来,天赋惊人。这等天赋的弟子,邱明的师父为何不传授一些秘术?

    而且邱明修为不高,为何就被允许在世间行走?究竟他师父是谁,怎能允许他同修佛道两家?

    他打听过,这邱明也是突然就出现在应天府的,在应天府也没有任何亲属朋友,偏偏选择了住在张煜的村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天见到张煜要跳河,他那焦急的样子,让济公非常费解。这邱明与张煜非亲非故,别人要跳河,他凭什么那么着急?

    这邱明,跟相府里那位,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?

    邱明看到济公那怀疑的眼神,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他是外来客的事情,是绝对不会跟济公说的。

    他以劳民伤财为理由,显然无法说服济公。那说不得,他就要靠着自己,阻止那相府被毁了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我不会让相府毁掉。你要度化罗公子还是罗丞相,都不应该毁掉相府,建造一座相府,花费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济世救民,可不要弄成了劳民伤财。一个相府毁掉,最大的可能就是建一个新的相府。你说帮其建造,那么钱从哪儿来?还是说你要靠着法术,帮相府建造?”

    “若相府毁掉,那么伤了他人怎么办?你要度化罗公子,这就是你度化的手段?”相府有高手,那你就将高手引出去打啊。

    降妖伏魔如果非要在城里,施展神通法术,毁掉一座座房屋,毁掉许多百姓的家,或许很多百姓宁可选择没人来降妖伏魔。

    “邱明,相府里面的人,跟你可有关系?”济公盯着邱明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我只是不想相府被毁,仅此而已。”相府里面的人,跟邱明当然没有任何关系,他今天才是第一次进入相府。

    济公扇了扇他的破蒲扇:“和尚我要度化的可不仅仅是罗丞相和罗公子。邱明,这份因果,你沾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走了。邱明看着济公的背影怔怔出神,他也不想跟济公对上,不过济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济公要度化这相府里的高手?

    邱明叹了口气,他是不能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是今天跟那个木匠一起来的人吗,你又来干什么?”罗公子正欣赏自己的蟋蟀呢,看到邱明被人领进来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罗公子,不知我能否拜访一下令尊?”

    罗公子瞥了一眼邱明,眼神中露出讥讽:“你?还想见我爹?”

    他爹可是丞相,多少官~员排着队都见不到呢,就这小子,也想随便见?能借给小木匠三个大金元宝,应该是小有身家,但放在他们丞相府,根本不够看!

    邱明微微一笑,伸手在桌上一抹,桌上的茶杯忽然不见了。再一挥手,茶杯又出现了。茶杯里没有茶,但是邱明手一晃,茶杯就满了。

    罗公子睁大眼睛,这是变戏法吗?好像不是啊,变戏法的他见多了,哪儿有这么快。还有邱明脸上那股自信的神情,似乎是高人啊!

    对了,老爹不是在找高人么,眼前这位推荐给老爹,那老爹肯定会夸奖他的,不再说他只会玩乐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师如何称呼?”罗公子语气没那么嚣张了。

    “邱明。”

    “邱大师,你可懂长生之术?”罗公子眼神有些殷勤。要是能长生就好了,他可不想几十岁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世人皆寻长生之术,可长生也很不容易。我问你,若要长生,需要你戒酒、色、荤、腥,需要每天打坐念经,没时间斗蟋蟀,没时间打猎,没时间与人玩耍,你还要长生吗?”

    罗公子愣了一下:“什么都要戒,那长生还有个什么意思!”我长生就是为了多享受这些,现在你不让我享受,那不是活的越久,越无聊的要死么。

    邱明笑了笑:“所以长生亦是一种烦恼,并不适合每个人。”

    长生,果然是绝大多数人的梦想。邱明可不会将那些经文传给罗公子这种人,这种人要是能长生,那真就是老天不公了。

    罗公子有些遗憾,但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:“邱大师可还会什么仙术,可为我表演一番?我也好跟我爹说,让他见一见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没跟济公学过幻术的时候,那么邱明就只能取出一些符箓了。但是现在嘛,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邱明从花园里的树枝上折下一段枯枝,罗公子眼睁睁看着这枯枝变绿,然后开出了花朵。这一手小小的幻术,根本不算什么,但在罗公子眼里,顿时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罗公子差一点就想磕头拜师了,不过想想上一次那个跟他父亲坐在一起的道士说过,他不适合学道,那头都白磕了。

    再说这邱明看起来好像还没他岁数大呢,他怎么能拉下脸来磕头拜师?

    “邱大师果然厉害,今晚就住在我们相府吧,等我爹回来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邱明乐不得住在这儿呢,他也担心这罗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犯浑,将相府拆掉。

    给邱明安排了一个房间休息,罗公子继续在逗弄蟋蟀。他已经派人去下战帖,明天他要连挑七只蟋蟀,让他们知道,就算是青头将军丢了,他还有这只不败战神!

    晚上,罗丞相回来了,罗公子将邱明的事情跟罗丞相一说,罗丞相直接摆摆手:“你能认识什么高人?枯木逢春?就是变戏法的罢了!你整天也不要游手好闲的,我给你找了个差事,过了年你就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爹,那真不是变戏法的,是仙术,我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!什么仙术,你见过仙术么。”罗丞相训斥道。他才是见过真正的仙术,那位杨道长,可是能腾云驾雾的,这才是真仙!

    只是这几天那个臭和尚没再过来,他还打算等杨道长将那和尚捉住,好好教训一顿呢!

    邱明此时就在院子外面,靠近之后他才感觉出来,好像这个院子,很不简单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