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大师,那个,我爹太忙,我们改天再见面好了。”罗公子回来,脸上有些尴尬。他同时有些不忿,老爹说那天来的那个杨道长会仙术,他有时间倒是要见识一番。

    “无妨,那我就先去休息了,明日我自会离开。”明天邱明打算就在相府附近晃悠,听到动静,就过来帮忙,一定要保住相府。至于罗公子和罗丞相,如果做多了恶事,死不死不管他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邱大师,这是什么话。你就住在相府好了,明天,我保证明天你能见到我爹。”罗公子感觉自己很没面子,他还要靠着邱明,让老爹夸奖一番呢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邱明在相府留宿,一直打坐到天亮,只是默默的修炼家传功法。

    一大早,罗公子就从小~妾床上爬起来,去亲自给他的“不败战神”换蟋蟀罐子,同时也要喂食。

    别人喂蟋蟀,无非就是一些草叶、草杆什么的,但是罗公子要喂麦粉混合鱼粉,还往里面加了一点羊奶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里吃的东西,都没他喂给蟋蟀的好!

    罗公子打开蟋蟀罐子,正要换一个干净罐子的时候,那蟋蟀竟然一下子从罐子里跳出来了!

    蟋蟀不是不能跳出罐子,但一般情况下,蟋蟀在罐子里都比较老实。罗公子大惊,这只蟋蟀可不能跑了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快点滚过来,不败战神跑了。小心点,别踩死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家丁听到喊声,马上跑过来,但又不敢跑到跟前,生怕踩死了“不败战神”,那样无论他们跟了罗公子多久,恐怕罗公子都会恼羞成怒的打死他们!

    那蟋蟀三两下,就钻到了脚下的青砖缝里,罗公子大声喊道:“愣着干什么,把这青砖给我挖起来!”

    两个家丁马上找来一把锄头,轻轻撬动,将青砖翘起来,那蟋蟀果然在下面。

    他们正高兴呢,就看到那蟋蟀嗖的一下,钻入了旁边那块青砖。

    邱明一大早被一些大呼小叫的声音惊扰,本来他还有些不高兴,打扰了他修炼。但他猛然惊醒,该不会是罗公子已经在破坏相府了吧?

    破坏一部分可以,要是将整座相府都毁掉,那邱明的任务可就彻底失败了。

    邱明急匆匆的顺着声音找过来,看到罗公子正指挥家丁,将一个院子的青砖都挖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罗公子,你在干什么?”邱明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罗公子回头,眼睛充满血丝:“邱大师,你也来了。太好了,快帮我捉住那不败战神。没了它,本公子要损失多少银子啊!”

    “公子,那蟋蟀,哦不对,是不败战神钻入墙下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挖,这还用问!”罗公子此时的表情有些不对劲,似乎有些过于疯狂了。邱明想到济公走的时候,冲着罗公子扇了两下蒲扇。

    罗公子虽然喜欢蟋蟀,但是还不敢将家里弄成这样吧?这要是丞相回来了,还不狠狠的教训他!

    济公想要毁掉相府,应该是丞相书房那个地方,既然如此,那就助他一臂之力,也算偿还因果了。

    邱明一伸手,一只蟋蟀幻化出来,从手上跳下来,落入地上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败战神跳出院子了!”有个家丁看到后喊道。

    罗公子一挥手:“胡说,不败战神就在这院墙下面,我亲眼看到的。你看到的那只蟋蟀,就是一只普通的而已,无需理会。”

    邱明愕然,他的幻术,竟然骗不过罗公子一个普通人?

    好像罗公子的眼中,就只有济公弄来的那只蟋蟀,看来济公的手段,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。

    一堵墙倒了,那只蟋蟀跳出来,蹦蹦跳跳的钻入了另外一堵墙下面。

    家丁们看向罗公子,罗公子怒吼:“还愣着干什么,挖啊!”

    跟着罗公子最长时间的两个家丁对视一眼,今天这是怎么了,一只蟋蟀,就算是能斗得过鸡的蟋蟀,比得上丞相府的一个院子吗?

    这院子建造下来,没有一千两打不住啊。照这个趋势下去,何止是挖一个院子啊,这是要挖掉整个丞相府啊!

    管家听见动静过来,急忙劝阻那些家丁:“都干什么呢,住手,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“谁敢停下来,都给本公子挖,挖不到不败战神,我要你们一个个好看!”罗公子双目之中,竟然透出了一些煞气。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好像罗公子此时的眼中,就只有那只蟋蟀了,别的什么都不想。这种情况,像是魔怔了一般。

    管家大惊:“公子、公子,不能再挖了,再挖这个院子就全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院子毁掉算什么,就算是整个相府,也比不上本公子的不败战神!”

    管家张大了嘴巴,公子这是着魔了吧?整个相府,价值何止千两黄金啊,你那只蟋蟀我也知道,不过就是八十两金子买来的。

    八十两和上千两,哪个更重要你不知道?蟋蟀再好,也就只能活个秋天而已,值得吗?

    嗯,旁边怎么还有一个人站着,这人是干什么的?

    “你是干什么的,谁让你进相府的!”管家指着邱明喝道。

    邱明看看罗公子,很显然,罗公子现在根本都不看邱明一眼,就像根本不认识邱明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?我是来救你家公子的。他入魔了,或许我可以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请大师快快救救我家公子。”管家虽然对此有些怀疑,这个人是和尚还是道士他都看不出来,但此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,主要是他也觉得公子着魔了。

    丞相府的动静太大了,周围一些府邸的人都在院子外议论纷纷。轰~~一堵外墙倒了,露出整个丞相府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家仔细一看,这丞相府怎么变成了这样,有一个院子像是被拆了一样,丞相府要改建吗?没听说啊。

    就在不远处的济公看到丞相府的院墙倒塌一面,面带微笑,他小施秘术,放大了那罗公子内心对于蟋蟀的渴望,事情就变成了如今这样。

    因为蟋蟀,那罗公子没少做出恶事,罗丞相也从不管束,这丞相府毁掉,也算是报应!

    不好!济公暗叫一声,那邱明要坏我大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