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公子疯狂的样子,让邱明觉得如果他不阻拦,那么这相府必然会被全部毁掉。罗丞相去上朝议事,罗公子生母又早已亡故,现在府内没人能拦得住罗公子。

    邱明虽然不会什么唤醒他人的秘术,但他记得,心经念动的时候,就可阻止杂念横生,更何况,他现在实力比当初在三个和尚的世界强太多了,同样的经文,在不同人口中,威力也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观自在菩萨……”邱明大声诵读心经,罗公子那布满血丝的双眼,变得清明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,这是在哪儿?怎么全是断壁残垣,我不是应该在相府吗?

    这时那只蟋蟀也再次被人挖出来了,而这一次,那蟋蟀竟然没有灵活的跑掉,而是被人捉在手里,迅速放在了早就准备好的蟋蟀罐子里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败战神给您捉回来了。”一个家丁献宝似的弯腰高举蟋蟀罐子,送到罗公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不败战神?是那个和尚送给他的蟋蟀?那只能斗得赢大公鸡的蟋蟀?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罗公子问道。怎么好像不远处还围着一些人呢,那些人好像有些眼熟,似乎是相邻两位大人家里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是咱们相府。”管家回答道。这公子真是疯了,连自己家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胡说,这怎么可能是相府!相府我生活了多少年,哪儿来的这些断壁残垣!等等,你们手里拿着镐头、锤头的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管家一脸苦涩,你问我这是哪儿?要不是亲眼看见你指挥家丁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,我还想问问这是哪儿呢。那些人拿着镐头什么的干什么?还不是听你指挥!

    现在你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以为还是跟以前犯事儿一样呢。装糊涂,相爷回来就能原谅你?

    为了一只蟋蟀,将相府毁掉了快五分之一了,这件事除了你,谁能背的起?

    看到熟悉的管家,还有那些熟悉的家丁,罗公子瞪大眼睛:“管家,这真是相府?这些事情,都是你们干的?”

    管家气的差点跳脚:“公子,话可不能这么说,这些可都是你带着家丁干的,要不是我请这位邱大师阻拦,恐怕整个相府都会让你给毁了!”

    “我?管家你说这些都是我让人干的?”罗公子脸色大变,干了这种蠢事,他不但要成为全应天府的笑柄,还会连累他当丞相的老爹啊。

    儿子如此不成器,老爹难免被言官御史什么的弹劾,逼他老爹请辞。如果老爹不当丞相了,他哪儿还有这么逍遥的日子?今天老爹回来,还不得把他吊起来拿鞭子抽啊!

    可是他为何会做出这种事?刚才他好像脑子很迷糊,眼睛里除了那只蟋蟀,别的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这不正常,他虽然是二世祖,但不是傻×,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还是清楚的。哪怕这只蟋蟀能斗得过公鸡,他也不应该让人挖塌院墙、挖塌房屋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,“聪明”的罗公子想到了一个办法,可以解决眼前困境,并且不连累老爹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只蟋蟀是妖怪,竟然能控制人心,今天我必杀之!”说着,双手用力将蟋蟀罐子丢在地上,然后猛地一脚,想要踩死那只蟋蟀。

    邱明十分惊讶,这罗公子竟然能知道蟋蟀有问题?他哪知道,这不过就是罗公子的权宜之计罢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罗公子将蟋蟀罐子摔在地上,但蟋蟀却并未被他踩死,而是眨眼之间,跳到了另外一个院子。

    邱明看到罗公子的眼睛似乎又开始变红,马上开始大声诵读心经。但罗公子已经快步跑过去,他必须要当着所有人的面,踩死那只蟋蟀!

    一帮家丁也马上追过去,在断墙外面看热闹的那些人,也都面面相觑,他们刚才听到罗公子说什么,那只蟋蟀是妖怪?!

    一些人对此嗤之以鼻,说那就是罗公子的开脱之词,从来没听说过,蟋蟀还能成精的!

    但也有一些人,觉得这事儿可能是真的,罗公子虽然有些张狂,但并不傻,怎么会做出如此傻缺的事情?还有那蟋蟀这么多人都捉不住,这不有些奇怪吗?

    这里面也有一些人听说过那只蟋蟀斗败了公鸡的事情,马上绘声绘色的讲出来,很多之前坚持罗公子是在装傻的,现在也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罗公子刚刚要跑出院子,结果在过一个拱门的时候,那拱门因为地基被挖开,忽然倒了,罗公子就被砸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蟋蟀蹦蹦跳跳的奔向后院,努力伸出手,但马上就落下了,嘴里吐出血迹。

    管家和家丁都傻眼了,他们马上组织人将那拱门抬起来,但是一探鼻息,罗公子竟已经死了!

    怎么办,这可怎么办?这件事该如何对相爷交代?

    对了,蟋蟀,那只蟋蟀呢?

    那蟋蟀已经跳到后院,跳向罗丞相的书房。但是书房的外面忽然冒出一阵白光,那蟋蟀竟然停在了半空中,不上也不下。

    邱明看着已经死掉的罗公子,叹了口气。这罗公子,还是没能逃脱因蟋蟀而被砸死的命运。

    他不为这罗公子叹息,罗公子这人坏事确实做了很多,死也就死了,更何况又不是死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的心情也不太好,这相府被毁掉了接近五分之一不说,他名没有得到任务完成的提示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说相府被毁掉五分之一,也算他任务失败,邱明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。那么就是第二个可能,还有人会来毁掉相府,是济公吗?

    邱明忽然感应到后院冒出来一股很强的灵力波动,他正打算去偷偷看一看呢,就见到断墙外面济公的身影。

    济公依然还在摇晃着那破蒲扇,但是脸上已经没有了嘻嘻哈哈的表情。看着邱明的眼神,似有一些失望。

    他紧赶慢赶,还是来迟了一步。罗公子被砸死,这是应有的惩罚,这罗公子业力缠身,下辈子必将堕入畜~生道。可惜他想要做的事情,却还未做完呢。

    这时,天上一道流光闪过,落在了后院,一个道士,出现在罗丞相的书房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