嗯?为什么触动阵法的竟然是一只蟋蟀?这只蟋蟀身上残留着佛门的气息,是那个罗丞相说的臭和尚来了吗?

    他在相府上空的时候瞥了一眼,好像相府有一个院子都毁掉了,这是那个和尚做的?毁掉别人的家园,这就是佛门所谓的慈悲为怀?!

    不过这次没能捉住那个和尚,罗丞相回来的时候,恐不高兴,答应他的事情,就未必作数了。

    邱明很好奇,刚才一道流光闪过,落在了后院方向。那架势,貌似跟大师兄葆光子的飞剑之术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刚才落到后院的,也是一个道门高手?后院不是罗丞相和他小~妾居住的么,就连罗公子都被赶到了西院,难道说刚才落入后院那人,竟然是罗丞相不成?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,若罗丞相真的这么厉害,不应该罗公子一点本事没学到吧?就算没有天赋,身上也总该有一些防护手段才对。

    或者,刚才到后院的那个,就是给济公压力的人。这个人,是罗丞相请来的人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济公,伸手指了指这残破的院子。为了惩罚一个罗公子,至于要毁掉这个院子吗?你度化他人,就是这么度化的?看看周围,可有人拍手称快?

    他又冲着后院指了指,这才是济公真正的目的吧?济公点了点头,同时叹了口气。他又何尝想这么做,可是若想度化那罗丞相,就要先过那布置阵法的高人一关。

    他虽是天上罗汉下凡,但一身神通,又能剩下几分?他才觉醒前世记忆不久,实力百不存一,而且他那一身精纯的佛门力量,尤其灵魂,恰好是一些邪修所钟爱的。

    本来他想通过罗公子叫人毁掉丞相府,顺便也就毁掉了阵法。他也能知道那布置阵法的人是谁,为何要保护那罗丞相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些计划都落空了。他还无法怪罪邱明,毕竟他的手段,有些太激烈了些,不过些许埋怨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算了,既然承诺过,回头会帮着重建丞相府,那回头就兑现这个诺言吧。只是那个布置阵法的人已经来了,看来这次只能采取最直接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济公一挥扇子,那倒塌的院子外墙竟然快速恢复。一块块青砖都像是有人托着一样,快速的垒砌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那外墙竟然恢复如初,如果不是地上还躺着罗公子的尸体,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刚才只是一个梦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全部愣住了,然后瞬间跟炸锅了一样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他们都被如此神迹所震惊了,这绝对是神佛才能做到的事情,一些人干脆就跪下了,磕头祈求神佛庇佑。

    杨道长感受到西院的那股力量波动,瞬间踩着飞剑落在院墙上。院子外面所有人都跪着,只有一个穿着破破烂烂僧衣的人站着,这就是罗丞相说的那个臭和尚吧?

    “贫道杨明远,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?”杨明远打了个稽首。

    济公看着杨明远,这人身上气息非常强大,看起来像是道门的,但济公分明感受到了一些煞气。

    就算这人是道门的,也不是什么善类。那么今天,看来是没法轻松搞定了。

    “和尚我法号道济,看看咱俩的样子,和尚我才应该自称贫僧吧?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站在院墙上面的那个人,再看看还在议论院子自动恢复的相府家丁,这些人都看不到相府的院墙上站着一个人吗?

    还是说,只有他能看见?

    “道济和尚?你是济颠!”杨明远大惊,还说这人的穿着打扮好像在哪听过,原来是那个疯疯癫癫的济颠!

    如果是济颠的话,那就不太好对付了。该死的,要是罗丞相说是济颠,他根本不会与罗丞相做这交易!

    “你认得和尚?和尚我有句话想问你,那罗丞相纵容儿子做出种种恶行,本身也贪~污受~贿,这样的人你为何要帮?沾上这样的因果,不怕影响修行么!”

    “因果?他答应帮我就是因,我保护他就是果!济颠,捉住你,我想要的东西,那罗丞相会双手奉上!”说着,杨明远一挥手,背后的飞剑悬在头顶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杨明远刚要动手的时候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阻止声。怎么回事,他这个障眼法虽然不是什么高深手法,但是普通人是绝对看不穿的,这丞相府,还有修士?!

    哼,难道那罗丞相,竟然一女许两家不成?那就要让他知道,得罪我杨明远的下场!

    邱明身上贴着一张穿墙符,从院墙穿了出来。杨明远瞪大眼睛,就这样的修士,也敢阻拦他?

    穿墙还需要靠着符箓,身上的气息也比他弱太多了,哪儿来的底气?

    济公也皱眉看向邱明,这样的对手,也是你能帮忙的?

    “你是谁,敢阻拦我?”

    邱明拱拱手:“在下邱明,有句话不得不说。二位可是要斗法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杨明远冷冷的看着邱明,我与济颠斗法,你这种修为,也敢插手?

    “杨道长应该是罗丞相请来的吧?这里是相府,你觉得毁掉相府,他答应你的事情,可还会做到?”邱明猜测,这杨明远帮助罗丞相,定然是两人有什么交易。

    罗丞相虽然不是什么修士,但却拥有极大的权力,这权力就是交易的筹码。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妖怪都要化身人形,到一些国家做国师什么的。

    当国师,难道不影响修行时间吗?很明显,有更大的好处,他们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杨明远迟疑了,这邱明说的也有一些道理,没理由他帮罗丞相捉住这和尚,却把人家丞相府毁掉了。若是他的修行洞府被人毁了,那也会暴怒的。

    济颠刚才能够让这院墙恢复,但这一手,他可不会。而且两人在这里动手,肯定会造成极大的破坏,他虽然杀过人,但却不想一次造成太多的杀孽,万一引来一些所谓的正道大能,他可未必能够脱身。

    济公内心有些自责,他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。若是他与那杨明远在这里动手,必然会波及到太多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看来,这邱明的佛性,还在他之上啊。

    “济颠,我们北面惠济河边见高下,你可敢来?”

    济公二话不说,直接就奔着北面迈步而走,每一步都是数百米的距离,眨眼之间,就已经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杨明远也脚踩飞剑,化作一道流光,奔向北面。

    邱明眨眨眼睛,高手斗法,貌似还是一佛一道,这种场面,太难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