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那两人离开之后,他忽然得到了提示,任务完成了!

    邱明大喜,还好他刚才壮着胆子阻止了两人在相府争斗,否则相府必然被毁。之所以邱明敢出来阻止,也是认为有济公在。

    虽然济公的很多做法,让邱明不太喜欢,但济公肯定是不会坐视杨道长对他动手的。而且动手邱明也不怕,那样就会形成二打一,邱明打人不行,但是保命的手段还是有一些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邱明选择了一年之后回归。他打算四处游历一番,尤其是去崂山看看,看看那边是否还有上清观,是否有修行传承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在游历的时候练习一下幻术,要是有一天能像马良那样,化虚为实就好了。只是这或许很难,就算是济公,也没做到那一步呢。

    邱明感叹后才发现,那两人一个缩地成寸,一个脚踩飞剑,眨眼之间就消失了,可是他怎么过去?

    骑马?邱明现在倒是会骑马了,但这是在城里啊,纵马狂奔,那太危险了。无奈的邱明只能给自己身上贴上一张神行符,甩开两条腿,跑向北门。

    贴上神行符的邱明奔跑起来甚至比骑马还要快,一路飞奔,路上很多人都觉得一阵风吹过,好像一个黑影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等邱明真正赶到河边的时候,发现两人好像还在对峙,并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不对,是已经动手了!周围的环境,已经遭受到了极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邱明发现济公的破烂僧袍变得更破了,之前只是布满了补丁,但是现在上面却有几个口子。济公的蒲扇,也比之前破损的好像更加严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对面那个杨明远,虽然衣服看似一尘不染,但是胡须少了半边,好似被火烧过一样。脸色也比之前看到的时候更加的苍白,胸口不停的快速起伏,似是刚才耗费了很多力气。

    “济颠,打不过我,你还找了个帮手?找帮手也就算了,还找这么一个小家伙?”杨明远瞥了邱明一眼,出言嘲讽。

    邱明刚想说他只是来看热闹的,通过观看别人的争斗,来偷师一些秘术。但却发现济公脸色不太正常,似乎真不是那个杨道长的对手啊。不能吧,这可是济公啊,罗汉转世。对了,转世,问题就出现在这转世上面。

    “邱明,帮我拖住他片刻。”济公的声音在邱明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杨明远,道济师兄若不是用法力恢复了被毁了部分的相府,你真的能占据上风吗?而且恰好我也觉得那罗丞相应该点化一番,既然你说我是帮手,那我就是帮手了!”

    济公传授了邱明一些幻术,邱明也决定,今天要帮助济公,算是偿还这份人情。那杨明远太嚣张了,一副十分看不起他的样子,本来也有些让邱明忍不了。

    杨明远看向邱明:“就凭你也敢插手我与济颠那疯和尚的斗法,哼。好胆,竟敢偷袭!”

    杨明远还想说话的时候,邱明已经取出一张引雷符,念动咒语丢出去,雷霆自天而降,劈向杨明远的脑袋。

    傻×,放嘴炮有个屁用,邱明可不会跟其讲什么规矩,这又不是友好切磋。

    杨明远身上道袍一鼓,身上冒出一个气罩,他愣了一下,这怎么似是道家正统的雷法呢?这小子对济颠一口一个师兄的叫着,不应该是佛门弟子吗?

    好小子,差点被骗了!

    杨明远大怒,还敢对他先动手。若不是这小子插手,今天他已经占据上风。就算不能擒住那济颠,也定然能将其重伤,足够他回去跟罗丞相谈条件了。

    小子,你坏了贫道大事!

    一张防御符拍在身上,邱明冲向杨明远。杨明远嘴角挂着一丝冷笑,就这点小手段,也赶来丢人现眼!

    今天定然要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,甚至是杀掉泄愤!

    济公的手紧紧握着那蒲扇,如果不是他觉醒前世记忆时间太短,修为只回复了一点点,又何尝会被那杨明远压制。

    他现在需要时间,只要等他这秘法凝聚成功,定然能给那杨明远重创!可是他也不认为,邱明能够挡得住杨明远足够的时间,看来跟了他很久的这蒲扇法器,今天说不得要再断几片叶子,甚至是完全毁掉了。

    杨明远手握飞剑,轻轻向下一挥,那邱明撞到他剑下了,真是找死,赤手空拳,也敢凑到跟前来。

    邱明手中忽然出现一把闪着幽光的斧头,轻轻向上一横,斧刃与剑刃相击,爆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果然,这把斧头不是那么容易损坏的,邱明趁着杨明远一愣的功夫,斧头横扫。

    杨明远双脚没动,但是整个身体却向后飘动了几米。他眼神古怪的看着邱明,这小子还有法器?是从哪儿拿出来的?莫非是有储物器具?

    可是有谁法器会炼制成斧头的样子,还有这小子修为这么弱,凭什么有储物器具?莫非,其背景不简单?

    杨明远有些担心,要是杀了这邱明,结果邱明的长辈出现了,恐不好对付。还是生擒下来算了,这份因果,他不想沾。

    嗖~一个火球飞过来。杨明远一挥衣袖,那火球就消散了。但是邱明的斧头再次落下,让杨明远颇为烦躁。

    这小子是跟谁学的修行之法,眨眼之间,这都丢出来好几张符箓了不说,这套斧法也似是威力不凡。

    不过只有这些,可还不够看啊。

    又是一斧头劈过来,杨明远刚要用剑抵挡的时候,忽然发现这竟然是幻象,此子竟然还懂幻术!

    他有些狼狈的躲闪一旁,但胡须却被削断了三根!

    杨明远大怒,这种小修士,竟然也能斩断他的胡须?他手中飞剑一丢,化作一道流光,刺向邱明的胸口。这一刻,他也不想什么邱明的背景了,他也不是一个人,还怕了谁不成!

    济公大惊,还未完全准备好的秘法马上打出去,他手中的蒲扇忽然冒出一阵火光,整个燃烧了起来,化作一个金色的佛掌,拍向杨明远。

    邱明手捏不动明王印的同时,激发了玄龟软甲,身上忽然冒出来一个青黑色的龟壳,飞剑刺到上面,留下了一道白印,邱明的手印护体金光也被破除,他被撞击的飞出去数米。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三个人同时喷出一口血。邱明是被飞剑撞击的伤势,济公则是强行催动秘法的反噬,而杨明远则是被济公的秘法打中受伤。

    杨明远和济公都跌坐在地上,邱明则是一咕噜爬了起来,走向杨明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邱明嘴角还挂着血迹,“你想不到,最后站着的会是老子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