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心!”济公喊道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流光飞来,那杨明远控制着飞剑从后面刺向邱明的背心。

    还好邱明已有准备,再次激发玄龟软甲,哪知这不过就是杨明远的虚招。飞剑绕过邱明,邱明眼睁睁看着杨明远跳上飞剑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济公身边:“道济师兄,你怎么样?”怎么济公的手里拿着一根像是竹片的东西,这个看起来好像是扇子把啊,济公的蒲扇呢?

    “咳咳~~”济公平息了一下气息:“和尚我没事,只是受点伤罢了,可惜了这把蒲扇。”

    邱明心说,你没事儿就行,那蒲扇就算是法器,能够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,那也值了。刚才多亏济公那一记金色的佛掌,否则这杨明远也不会逃走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那杨明远若发现你已受重伤,恐会再次回来,我们赶紧先躲起来吧。”杨明远那飞剑真是让人防不胜防,邱明觉得自己掺和进来,是有些托大了。

    济公虚弱的摆摆手:“他中了和尚我一记佛掌,又不顾伤势逃走,定然已经伤势加重,没有一两年的时间,是绝对无法好转的。”

    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好吗?邱明内心暗喜,那就不怕这杨明远找他报复了。他帮了济公一次,人情也算是偿还了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我家就在不远处,你到我那里养一下伤势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扶着济公回到家里,他并没有给济公吃什么丹药,或者用手印帮其疗伤,他会的,济公应该也都会吧?而且济公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大事,这不晚上还找邱明要酒喝呢。

    “邱明,那丞相府有杨明远布置的阵法,所以和尚我才想借罗公子之手,毁掉相府,破坏阵法,然后度化那罗丞相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那杨明远已然重伤逃离,相府的阵法被那只蟋蟀触发,应已失去作用,度化罗丞相的事情,就交给你了,这也是一番大功德。”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你不去度化那罗丞相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和尚我要去寻找一些东西,恢复我的蒲扇。”济公内心还补充了一句,和尚我还要去寻找一些东西,让修为尽快恢复一些,免得将来那杨明远找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,那罗丞相我去度化。”邱明顿了一下,“道济师兄,你离开之前,我们斗一次蟋蟀?”

    济公愣了一下,这邱明好生奇怪,跟他斗什么蟋蟀呢?他喜欢游戏风~尘,但其实对于斗蟋蟀并无兴趣。

    “不了,喝完酒,和尚我就要走啦。”

    “诶,道济师兄,若是你赢了,我再给你泡杯茶,跟这醉仙酿,可是出自一个地方的好茶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济公眼睛一亮,那肯定是好茶,“若和尚我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输了的话,道济师兄看着给点什么都行。不过先说清楚,这蟋蟀就要普通的蟋蟀,我们可不能作弊。”

    如果济公作弊,那邱明肯定不是对手。哪怕是受了伤的济公,依然给邱明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要是普通的蟋蟀,那就要看谁找到的蟋蟀更厉害了,或许跟运气也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“好,和尚我就跟你玩上一局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院子里,此时的季节,正是蟋蟀多的时候。邱明与济公各自捉了一只蟋蟀,放到一个罐子里。

    济公捉住一只青黑色的蟋蟀,邱明则捉了一只紫黄色的蟋蟀。他曾与人打听过,如果是纯青色的蟋蟀,多出虫王,但是青黑色嘛,就比较渣了。

    而紫黄色同样多出虫王,用来斗的蟋蟀中,属于上品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都是理论,双方的个头看起来差不多,邱明也不知道能否获胜,他只能看运气了。

    两只蟋蟀被丢在一个罐子里,但是邱明发现,好像只有他的那只紫黄色的发出吱吱的声音,济公捉的那只,竟然就趴在那里不动。

    邱明变得眉开眼笑,很明显,自己这只活泼的多啊,看来胜利有望!

    就在邱明用草杆逗弄两只蟋蟀的时候,让邱明尴尬的事情发生了,他的那只蟋蟀,竟然爬到了济公那只蟋蟀的背上,而那只蟋蟀也没反抗。

    邱明跟济公都是一脸的尴尬之色,擦,济公找的那只竟然是母的!

    “那个,道济师兄,这怎么算?”邱明还以为赢定了呢,结果却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济公哈哈大笑:“两只蟋蟀厮杀,被拿来取乐,这不是佛门弟子所为。既然发生这等巧合的事情,那就算是平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应该算我赢了吧?”邱明很不满意,凭什么平局,没看到我的蟋蟀在上面么!

    我这是攻,你那是受,攻赢!

    济公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好,算你赢了,这个小玩意就送给你了。”他不明白,为何邱明会在这种小事上争论。随手将那个蒲扇的把送给了邱明,也算是半件法器了。

    对于输赢,济公并不太在乎,赢了他不过是多喝一杯茶,输了也没什么可沮丧的。他只是好奇,邱明为何要跟他斗蟋蟀,还一副非要赢的样子。

    邱明一脸喜色:“师兄稍等,我给你泡一杯茶。”得到任务完成提示了,邱明没想到这看似最难的支线任务,竟然完成了!

    将两只蟋蟀放掉,邱明烧水泡茶。两杯茶泡好,济公端起一杯,放在鼻下闻了闻:“好茶!”

    这茶他竟未喝过,闻起来似乎还带着淡淡的海腥味,但是喝在嘴里,却满口余香,茶水中蕴含着一些灵力,让济公非常的享受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海中的灵草制作的茶,天下万物,他也不敢说都见过,更何况他也不擅长炼丹,除了汗泥丸。

    茶喝完了,酒菜也吃的差不多,济公起身:“邱明,和尚我就先走了,有缘再会。”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有缘再会。”

    济公的身影几个呼吸之间就看不到了,邱明也会去将茶杯里的茶叶末倒在院子角落的小树下面,盘坐在床上,吸收茶水中的灵力。

    邱明没看到,那两只蟋蟀也在角落呢。它们看到茶叶末,被吸引过去,两只蟋蟀,尽数将所有茶叶末吃干净了,它们那么小的身躯,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邱明早上吸收完紫气之后,迈步走向城内,去往相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