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他要履行对济公的诺言,去度化那罗丞相。

    到了相府,发现相府今天的气氛很压抑,显然是因为罗公子今日发丧。就连相府周围,都没人敢大声说话,更没人敢笑,生怕被迁怒。

    邱明走进相府,相府的门子竟也没拦,以为是来给罗公子吊唁的。

    府内有许多哭泣的声音,邱明看到两个后背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人,好像是那两个跟着罗公子的家丁小厮,很明显,他们被罗丞相迁怒了。

    一个面带悲痛的老者,穿着素色衣衫坐在一边,身后站着一个二十余岁的妇人,虽然一直在嘤嘤哭泣,但邱明分明从他的眉眼之中,看到了一些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看到那妇人身边一个六七岁的孩童,邱明就都明白了。罗公子挂了,这孩子就可能成为嫡子,这妇人就可以母凭子贵,成为真正的相爷夫人。

    管家看到一个人进来也不跪下,也不跟老爷说话,抬头看了一眼,这不是那天唤醒公子的那个高人么!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,这位就是小人跟您说的那位高人。”

    罗丞相这才抬起头大量邱明,面前这位如此年轻,不过他也不会轻视。那个杨道长他也见过,看起来三十余岁,据说已经三百多岁了。

    这些修行之人,不能当做寻常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位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邱明。”

    邱明?罗丞相一副思索的样子,这个名字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?在哪儿听过?

    “我曾拜托罗公子,想要跟丞相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罗丞相忽然大悟,这就是儿子生前跟他说过的那个高人!听管家的意思,这位还真是高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罗丞相儿子死了,管家说这位能够唤醒他着了魔的儿子,那么有两种可能。一种可能是这位真是高人,是帮助他儿子的。另外一种就是儿子那些魔怔的行径,就是此人用的邪恶手段!

    只是杨道长给他的那块玉符他明明摔碎了,杨道长却并未过来,这让他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想想杨道长在后院的布置,他又有了信心,如果这位是来帮他的还好,若这位就是害死儿子的罪魁祸首,那就让他陪葬,还要他的家人全部陪葬!

    “管家,你在这儿主持着。邱大师,随老夫到书房谈谈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跟罗丞相谈呢,于是欣然同意。只是到了后院的时候,邱明脚步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仔细感受一番,没有上次来是那种压抑的感觉了。但他还是随手打出一道灵符,看到雷霆落下,没有任何其他情况发生,他才走进去。

    大晴天的忽然落下来一道雷,还在劈在了他书房的门口,这也让罗丞相吓了一跳。这是怎么回事,那杨道长不是说,他这后院好多地方都有阵法么,只要阵法触发,就能对房间形成一种保护,且能困住想要闯入的人。

    而杨道长在阵法发动的时候,就会瞬息而至,将敌人擒拿,阵法呢?杨道长呢?

    罗丞相本来带邱明来的时候还信心满满,但此时内心已经开始突突了。他带邱明到后院,可是谁都没让跟着,万一这人要是起什么坏心思,他可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坐到丞相这个位子,朝堂之上的暗潮汹涌他都挺过来了,自问周旋一番还是没问题的,于是强撑着走向书房。

    “邱大师,请进。那日我儿说有一位大师,可是老夫公务繁忙,错过了与大师见面的机会,不知大师要见我,可有什么见教?”

    “原本是想提醒丞相,罗公子有难,但现在已经晚了。我曾出手想帮一把,奈何修为尚浅。”

    原本邱明就是打算劝服了罗丞相,然后让济公来度化,就能保住这相府,完成任务。可没想到,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。

    罗丞相一副悔之晚矣的样子,他是真的后悔了,早知如此,他真应该见见这邱明的。

    “邱大师,那你今日过来,所为何事?”你是来提醒我照顾儿子的,但我儿子已经死了,你还来干什么,还想我给你一些谢礼不成?

    “今日过来,是为丞相。罗丞相身居高位,公务繁忙,但不觉得对子女教育有些疏忽了吗?而且罗丞相府中用度,远超你的薪俸,是罗丞相经常能得到皇帝的赏赐,还是罗丞相拿了不该拿的?”

    罗丞相脸色大变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邱明笑了笑,坐在罗丞相对面:“罗公子已经死了,这是事实,但他的那些行径,你不觉得像是一种惩罚吗?他做的那些恶事,你真的不知道吗?就算你不知道,那么他之所以能够逃脱刑名,也是因为你是丞相。”

    这罗丞相身上并没有让邱明感觉太不舒服的气息,说明业力比较少。与其将这个丞相干掉,换一个新的丞相,走这条老路,还不如吓唬这丞相一番,让其走上正途,让百姓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“罗丞相,你是不是以为还有那位杨道长会来救你?事实上他已经来过了,但却重伤遁走,自顾不暇。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,这个道理你肯定明白。”

    罗丞相脸色大变,那杨道长果然出事了!没了杨道长庇佑,他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堂堂正正做官,你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,就没必要去拿更多。皇帝要爱民如子,丞相也要勤政爱民。我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改过自新。”

    “在其位、谋其政。我会一直盯着你,若是让我发现你再做出什么恶事,或者纵容他人做出恶事,老天爷不收你,我来收你!”

    “多行善举,你下辈子还能做人,若是多做恶事,你死了之后,下辈子也只能堕入畜~生道了!”

    一年内,邱明会再回到应天府,到时候看看这丞相改的如何。若是真的已经改过自新,那么好说。若是冥顽不灵,说不得邱明也会选择让这朝堂上换一个丞相了!

    说完之后,邱明用手在桌上一拍,那张八仙桌,顿时四分五裂。邱明踏步,穿墙而出,留下愣在原地,手脚发抖的罗丞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