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了相府,邱明一路向东,买了一头小毛驴,慢慢的向着崂山的方向走去。邱明挑的还都是一些小路,没有人打扰,他可以一边赶路,一边修炼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路过,就会看到一个骑着毛驴的年轻人,手上拿着一截枯枝,一会儿枯枝就长出新芽,开花结果,但每一次那个年轻人想要摘果子的时候,他手上就会变回一截枯枝。

    这幻术入门简单,想要修炼到高深境地就太难了。邱明虽然被济公面传秘术,但他修行时间太短,积累不足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修士看到,肯定会惊掉下巴,邱明可是刚学没多久啊,就能做到这一点,已然是天才了。

    当初这一手,邱明只能做一次,如今已经可以反复做出多次。这也证明,邱明在幻术一道上,进步良多。

    他除了日日念经之外,还在思考自己的对敌方式。他会的攻击秘术太少了,除了家传的功法之外,就只有符箓一道,偏偏这个他会的也不多。

    如果《上清大洞真经》能够小成,那么就能彻底理解经文中的含义,他的符箓一道必然会有极大的进步,可惜这经文要小成,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邱明现在正尝试着画出一些其他功效的符箓,但这并不简单。每一次尝试,都是以失败告终,好几次,还差点被反噬。

    他发现一个问题,他进入的世界越多,好像这世界就变得越危险。明明在动画片中,看起来都是很安全的世界,但事情的发展,总是跟动画片不一样。

    邱明要想好好的体验更多的动画片世界,那么就需要自己强大起来。只会保命不行,被动的挨打,他可不愿意。

    他之前就将符箓与家传功法结合起来,让自己可以与人缠斗一番。但是遇上杨明远这样的就完全不行了,杨明远那飞剑之术,让他只能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如果他在幻术一道上有所突破,那么他的战术就可以有多重变化,到时候就能变的厉害了许多,遇上高手,也不至于只能被动挨打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一路上不停修行,同时遇到能帮一把的,他也会帮上一把。每路过一座山,邱明都要到山上看看,修行之人,一般都喜欢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,免得被打扰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邱明再也没遇上过一个修行中人,那些名山大川,上面倒是有着寺庙、道观,不过都是一些普通人。

    他也上去借阅了一些经书,却发现这些寺庙的经书,也不是什么真经。

    用了四个多月,邱明才找到崂山。他将毛驴拴在山脚下,步行上山。这崂山上面竟然连道观都没有,让邱明颇为失望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住下,打算过两个月,再绕路返回应天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济公离开应天府,去一些山野老林,寻找材料,重新制作他的法器蒲扇。同时他也要趁着这段时间,好好的让实力得到恢复。

    他已经与那杨明远结了仇,但却并不后悔。那杨明远的力量带着一股邪气,定然是做了不少恶事。他虽然没能度化那杨明远,但也阻止了杨明远勾结罗丞相,他不知那杨明远要干什么,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济公偶尔也会反思,他转世下凡是为了什么,是为了体验人间疾苦,从而提高自身佛性,突破现在的境界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一些行事手段,也确实有些违背常理了,难怪别人教他济颠。有些时候,不一定是众人皆醉他独醒,而是他真的错了。

    那邱明小小年纪,不骄不躁,天赋绝伦,究竟是谁的弟子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邱明那日走后,罗丞相一改往日作风,变得勤政了许多。而且不再行贪~墨之事,反而是捐出了不少财物给那些穷苦百姓,得到了朝野上的一片赞扬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一些人说他是假清高,还有人说,他是丧子之后,整个人都变了。一些之前的贪~官自然觉得这样不好,但是百姓却觉得这才是他们想要的丞相大人。

    丞相的为官之道变了,那么下面的许多人,也都会做出改变,百姓的生活,变得好多了。

    邱明在其他地方游历的时候,也发现一些贪~官污吏被处理掉,据说就是那位丞相的手笔。对于罗丞相的转变,邱明还是很欣慰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那罗丞相的儿子,是否还会变成一个纨绔。不过一个儿子因为顽劣不堪而死掉,这第二个儿子,肯定会小心教育,不会让其再重蹈覆辙了。

    回到应天府,邱明又到了丞相府,跟罗丞相见了一面,他侧面打听了一番,那罗丞相的第二个儿子,似乎比那个罗公子要好的多,至少现在是如此。

    再次给罗丞相一番警告,邱明就离开了,回到张煜那个小村子,在几天之后,一道金光闪过,邱明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明远睁开眼睛,嘴里呼出一口浊气。这次闭关疗伤,花了他一年的时间!那该死的济颠,还有那个邱明,他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邱明还不足为虑,但那个济颠,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但这件事难不住他,他还有几位师兄弟,他们齐聚,或者只需一个人过来帮忙,他又何惧那济颠?

    天上罗汉转世又如何,正好捉过来,以罗汉的血肉和灵魂炼制成丹,绝对是大补!只要神不知鬼不觉,他又怕什么呢!

    他也不是毫无根基,他也有靠山的。他的靠山可不会在乎一个小小的罗汉,死掉的罗汉太多了,就算是菩萨来了,也未必惧怕!

    杨明远一挥衣袖,一只竹鸟飞出洞府,去找他的同门师兄弟报信了。他看着身边一块玉符碎裂了,应该是罗丞相曾找他。

    一年时间过去了,也不知那罗丞相遇害了没有。如果罗丞相遇害,那他就找别人帮忙,他这次要炼制一件法器,需要的东西太多,单靠他自己,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收集齐,借用一国之力,是最快最简单的办法。

    杨明远伸手一指,飞剑嗖的一下飞到脚下,他跳上飞剑,飞向应天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