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样,怎么样,别说是八块八的票价,八十八都值!这魔术太精彩了,根本看不出来是在怎么做到的!”散场后,梁子还在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跟梁子一样的观众,也还有很多。只是邱明的表情有些平淡,离开的时候,他还回头看了一眼舞台上的川岛藏介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家传功法不凡之后,邱明就知道,现实世界,恐怕也有一些修行者,只不过现实世界灵气稀薄,所以难以有什么大成就。

    但是那个给他书的神秘老者,肯定是大能。而家传功法被师父刘若拙也夸赞,可见现实世界也有一些不错的秘术。

    邱明在动画片世界学到了不少东西,但他并不满足,总想多学一些。相比于动画片世界,好像现实世界对他反而危险要小一些。

    邱明决定有必要来找这川岛藏介交流一下,互相印证一番幻术,对他也能有一些帮助。他看过门口的海报,川岛藏介的表演明天还有一场。

    那么明天下午来找川岛藏介聊一下,也不耽误对方的魔术表演。只是不知道这个川岛藏介是否好说话,有些的修行者喜欢与别人交流,有的却对别的修士一直抱有提防之心。

    邱明就属于那种渴望与别人交流一番的,他身边都是普通人,许多事情根本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走了,撸串去,你们几个开始还说没意思的,一会儿都吹一瓶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半时分,川岛藏介却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,他打开门,大摇大摆的走出酒店。走廊上有许多摄像头,但根本拍不到他。

    走到酒店外,看到一辆出租车刚好送两个客人过来,一男一女,明显喝过酒,谁都知道是来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金山~路XX号。”川岛藏介上车,司机通过倒视镜看了一眼,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。司机心里还低估,这么冷的天,大半夜的还穿这么少,真是够装~逼的!

    到了地方,乘客给了五十块,司机还要找钱的时候,发现人已经不见了。他当然也不会留下等,而是迅速一脚油门离开,这种不要找钱的乘客越多越好!

    川岛藏介往前走了两个街区,看到了一个大牌子,上面写着几个大字——百川典当行。

    门虽然已经锁住了,但这家店夜间也有值班看守的,他踩点的时候了解过。川岛藏介大摇大摆的走到门口,哐哐哐直接砸门。

    百川典当行的值班老宋正睡得香呢,忽然听见有人砸门。这谁啊,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来砸百川典当行的门,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吧?!

    透过摄像头,老宋看了一眼,马上揉了揉眼睛,蹬蹬蹬跑下楼,从里面将锁住的三道门都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么晚,您怎么来了。”在老宋的眼中,面前这位是他们大老板张百川。他能得到这个夜间看守的差事,也是老板钦点的。典当行有些时候一些不太好见光的东西,都是晚上拿来典当的,但是今天并没有得到通知啊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回头指了指,老宋赶紧将门关上,他一脸的得意,安保再严密又如何,他还不是大摇大摆的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拿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宋虽然疑惑老板为什么要来亲自拿东西,但不该问的他不会问,而是领着老板走到了保险库。指纹、密码、钥匙三合一,只有张百川和店长老赵能打开,就算有人能闯进店里,但也拿不走东西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看着那厚厚的大门,有些傻眼,他好像失算了。他转身下楼,看着一边有个锁着的柜台,这里是一些死当的东西,他们当铺也出售,多为一些名表、饰品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个保存的并不严密,因为里面放着的东西价值也不是特别高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握拳,猛地击打在锁孔处,愣是将那锁头打坏,打开了柜台。

    里面放着的东西很少,只有一对玉镯子,两块金表,三条镶钻的金项链和一枚钻戒。川岛藏介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布包,将这些东西都装进去,然后让老宋开门,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门口的冷风吹了一下,老宋眼前的景象忽然变换。咦,老板呢,怎么忽然就不见了?他关上门,打算回去睡觉的时候,忽然发现地上那坏掉的锁。

    死当品的柜台怎么被撬开了,这是谁干的?!

    老宋马上掏出手机,打给赵店长,电话接通,他跟店长将事情说了一遍。店长一听,这老宋是不是疯了,说什么今天晚上老板去了,然后柜台的锁被砸开了,里面的死当品不翼而飞,这不是扯淡么。

    店长家就住附近,马上过来,赶紧打开店内监控,看看是怎么回事。看了一会儿,老宋的腿就软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一个人好像在那对着空气自言自语,柜台的锁也是自己飞出去的,然后柜台里面的东西就消失了。老板呢,他明明是给老板开门的,为什么监控上看不到?!

    店长打电话,将事情跟张百川汇报,一般店铺失窃,他们从不报警,都是自己处理,但是已经好多年,张百川名下的店铺没有丢失过东西了,这次的事情,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真的是看到您来了才开的门,我就没出过店铺,东西真不是我拿的。”老宋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只是不断的强调,东西绝对不是他偷的。

    张百川一摆手,止住了老宋的话:“行了,你不用多解释,我相信你。这件事不要外传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别人没见过,但是张百川见过一些奇人,可是那些人是不会做这种偷盗行为的,这个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张百川能够在冰城屹立这么多年,也不是没跟这类人打过交道,甚至他本身背后就有这类人支持。不过像是这种会隐形的,他还真没见过。而且那柜台上的锁也不是轻松就能砸下来的,他此刻内心有着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钱损失了是小事,而且这次的东西价值也不过就三百来万而已,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但是丢了东西,传出去他的面子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邱明一个人又去看了一场魔术表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