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那一套,根本就不需要一些魔术的手法,完全是凭借幻术。不过邱明发现,今天这个川岛藏介的表情似乎不太好,可是观众明明很热情啊。

    魔术秀结束前,邱明就走向后台。川岛藏介表演结束,眼神中带着不屑。那些愚昧的观众啊,简直是太好糊弄了。

    嗯?什么人!

    “你是谁,在后台干什么?”川岛藏介很不高兴,这后台也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来的?想要签名合影吧,他可没兴趣。

    “川岛藏介,你真是一个魔术师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也是魔术师,想挑战我?没空,赶紧离开我的剧场!”还没等邱明说完话,川岛藏介就不耐烦的打断了,世界上那些魔术大师,在川岛藏介眼中都不值一提,更何况面前这个人如此年轻。

    这个川岛藏介很没有礼貌,邱明不太高兴。修行者的世界里,强者为尊。这种本事不大,还目空一切的人,邱明也没兴趣与其论道交流了。

    他能看穿川岛藏介的深浅,但是川岛藏介却连邱明是个修士都看不出来,邱明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他与济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看不出来济公是修士,那是因为济公会隐匿气息的手段。可是邱明并不会,这个川岛藏介为何见到他还当他是普通人?

    邱明决定试探一番,转身离开。川岛藏介看到邱明离开,还冷哼了一声。他打开休息室的门,嘴里吹着口哨,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。

    从旁边拿出一个包拉开,里面是他昨天晚上的收获。魔术表演才能赚多少钱,而且真正愿意花很多钱看魔术的人并不多。许多人喜欢听老歌,但是却喜欢看新的魔术。川岛藏介的真正职业,就是大盗。

    他不是那种高科技的大盗,溜门撬锁什么的也不会,但是他却会利用幻术,“拿”到一些值钱的东西,然后让他师兄帮忙销~赃。

    “哼,华夏这边的东西太好偷了,今晚得找个华夏的妞放松一下。”魔术师都能骗一些女孩子呢,更不要说他用的还是幻术,大不了可以变成女孩子心目中白马王子的样子,反正他要的只是爽一下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,他接起来,一脸不高兴的出去了。真是麻烦,每次表演完毕,都要搞一个合影干什么。

    等川岛藏介离开之后,他的座位旁边,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邱明只是用了幻术中的一个简单的障眼法,就轻松跟着进来了,这川岛藏介居然一点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他拉开那个包,刚才川岛藏介说,华夏的东西太好偷了?看来川岛藏介不只是利用幻术表演魔术,还当小偷啊!

    嗯?这对玉镯看起来有些眼熟啊,跟他上次卖给百川典当行的好像差不多。在邱明的眼中,这玉镯子看起来外观很多都差不多,他根本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东西,邱明也根本不知道值多少钱,只是看起来,好像都不便宜。

    邱明将包里面的这些东西都取出来拿走,回头看看新闻,是哪家丢了,送还回去。如果没人报警,那就拿去卖掉,把钱捐给福利院。

    他的须弥戒指里面东西装的太多,邱明把里面一些吃的拿出来,放到川岛藏介的包里,拉上拉链。而川岛藏介偷来的那些东西,则被邱明装进了须弥戒指里。

    这叫以其人之道,还其人之身。想了想,邱明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。

    【不能依仗幻术为恶,否则需承担因果,东西我取走了,望改过自新。】

    用上障眼法出门离开,邱明看了眼在后台跟人合影的川岛藏介,他本身对岛国男人就没啥好感,他只喜欢那些电影里面兢兢业业的女演员,比如苍XX,小泽XXX,麻生X什么的,但还是给了川岛藏介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希望对方能珍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蓝在家吃晚饭的时候,发现父亲好像有心事。她印象中的父亲,几乎从来没有这样过,父亲曾说过,工作的事情,不带回家里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公司丢了点东西,损失不大。对了,这两天学校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,跟爸爸聊聊。”张百川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张若蓝就开始跟父亲说学校一些开心的事儿,张百川发现,女儿说的这些事情里,并没有那个叫邱明的小子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难道那邱明不是女儿的恋人?那他还叫人盯着邱明,结果还让两个人被揍了一顿,不是自讨没趣?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那邱明也让他有了兴趣,再说打了他的人,也不能就轻易算了。一会儿打电话给虎子,问问情况怎么样。

    还有典当行丢了东西,这件事也要好好查一查,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做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川岛藏介合影完毕,没跟大家一起吃饭,而是独自一人去了酒吧,打算找个看得上眼的妹子,一起愉快的鼓掌。

    这一次到冰城,收获还是不错的。他每到一个城市,都选择一个店铺下手。典当行这个对他来说比较新鲜,他们岛国只有中古店,所以这一次才选择了冰城最大的百川典当行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这么一家店,居然还有保险库,安全措施还那么严密。但这也更说明了,这家店里有好东西,等下次再来的时候,一定要想办法进入保险库。

    或许可以白天来,找他们的负责人,让他们负责人主动打开保险库。找了一圈,没找到看得顺眼的,川岛藏介一脸郁闷的打算回酒店,好像有个酒店的服务员长得也不错。

    他先回到剧场后台,那包东西还是拿回酒店吧,他喜欢抱着这些东西睡觉,比抱着女人睡得更香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大盗,川岛藏介拎起包的时候,就感觉重量不对。他马上拉开拉链,看到了包里面放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压缩饼干、火腿肠、午餐肉、巧克力棒、可乐……全是吃的,而他昨天辛苦偷来的那些珠宝首饰,全都不见了!

    拿走他的东西,还留下这些东西来奚落他,欺人太甚!

    等等,还有一张纸条:不能依仗幻术为恶,否则需承担因果,东西我取走了,望改过自新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咬牙切齿:“这是谁干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