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家丁过来,领着邱明到了客厅坐下,还有人端上了茶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一个红衣、红帽的四十来岁男子快步走过来:“这位就是邱道长吧,我是胡德财,这个村子的地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胡德财,这就是胡刮皮的名字么。这名字起的,还真符合地主的气质!

    “胡居士,贫道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邱道长太客气了,你可是要来采购药材炼丹?”胡德财看着邱明,两只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采购药材炼丹?邱明愣了一下,马上说道:“药材我是要买一点,胡居士这里有?”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住在这儿,能够近距离的跟小虎子接触,至于说买药材,邱明原本可没想过,他根本不会炼丹啊。

    邱明没想到,这胡德财还做药材生意。若真是好药材,买一点也可以,拿回现实世界换钱,或者在动画片世界交易给会炼丹的人都行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这长白山附近,谁不知道我胡德财的药材是一等一的。只是邱道长用什么交换,丹药、符箓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嗬,这胡德财倒真是会做生意啊,药材就想换这些东西,看那熟练的样子,好像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邱明猜对了,胡德财还真不是第一次做这个生意。这个村子在长白山脚下,所以经常会有一些道士来采购人参、鹿茸等药材炼制丹药。

    胡德财当然不是想靠着这个赚钱,而是希望他给对方药材,然后对方可以给他一些丹药,让他能够长寿!

    在十多年前,胡德财还没这么富有的时候,他卖给一个道士一根老参,结果道士没钱,就给了他一枚丹药。

    而那一枚丹药,让他感觉自己年轻了十几岁。如今他已年过五十五,但看起来还跟四十来岁似的。以胡德财的家资,早可以搬到大城市去居住,但他就是不愿意离开这里,为的就是跟这些懂长生之术的道士能有机会做一些交易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也接待过几个道士,每个道士给他的东西都各不相同,但每一件都是他平时花钱买不到的。

    他能用到的,自然就留着,用不到的,也能拿去卖掉。靠着这些东西,他也赚到了更多的钱。许多道士对钱根本没有概念,都喜欢以物易物,让胡德财没少占便宜。

    他跟村子里的人可都说了,凡是见到道士,一定要客客气气的对待,将对方请到家里来,并马上通知他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道士都很有本事,有着非常手段,上次有个家丁怠慢了一个道士,结果被教训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些符箓。你这儿都有什么药材,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符箓?胡德财脸上笑容更甚了,上次那个道长给他的护身符,可绝对是好东西。胡德财起身,领着邱明到库房去看。

    这库房跟药房似的,许多药味儿混杂在一起,邱明捂着鼻子,装模作样的看了看那些药材,他完全不懂怎么分辨药材好坏。

    早知道在崂山道士世界的时候,就应该跟五师兄学一些炼丹。不过那时候他专心学习画符呢,如果再学了炼丹,恐怕两样都会变成比半吊子更加半吊子。

    在动画片世界,也让邱明成长了许多,他不懂得如何分辨药材的好坏,但可以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胡居士,就只有这些吗?”邱明做出一副不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果然,胡德财马上说道:“里面一个房间还有一点,而且还有人出去采药呢,我肯定能给邱道长找到满意的药材!”

    一个药材柜子拉开,后面竟然隐藏着一道门,邱明看了胡德财一眼,这家伙很小心啊。

    到了里面,邱明就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药材,比如人参、鹿茸、灵芝什么的,有些根本不是长白山附近生长的,胡德财这儿竟然也有。

    但邱明还是一副不太满意的样子:“你说有人去采药呢?那要多久能回来?”

    “很快,绝对快。邱道长就住在我这儿,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提。对了,不知邱道长擅长什么仙术,可否为我展示一下,让我开开眼界?”

    邱明瞥了胡德财一眼,这是让他证明自己的身份啊。邱明一番手,一张火球符出现在手中。他走到门口,念动咒语,一个火球嗖的的一下飞出去,撞在墙上,那墙明显能看到被烧黑的一大块。

    墙被烧黑了,胡德财不但没有任何生气,反而是非常的高兴。这是一个有本事的道士,那符箓他都没看出来是怎么出现的。

    丹药再能延寿,被人一刀捅在胸口,他还是要死。一定要找到这位满意的药材,就弄到这么一张灵符,以后若是遇上什么歹人,他也不用害怕了。

    邱明如愿的住下了,房间收拾的非常干净不说,晚饭也非常丰盛。

    吃过饭,邱明到院子里走一走,想去看看小虎子住在哪儿。结果看到小虎子正艰难的背着一担柴回来,送到柴房。真不知道他那小身板,怎么扛得动这么多的柴。

    小虎子看到邱明,眼神有些闪躲。这人是地主老爷的朋友,那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,他不跟这种人说话!

    “小虎子,你怎么才回来,这时候还有饭吃吗?”

    小虎子的眼神中果然透露着一些委屈,不过他在树林中捡了一些松子吃,倒也能扛到明天早上。他没回答邱明的话,咬着嘴唇不吱声。

    “喏,你来我这儿,我给你点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小虎子说完,他的肚子就咕咕的响了,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,有一种谎言被戳穿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来吧,我不是坏人,你为什么一副不想跟我说话的样子?”

    小虎子看到邱明的样子,也觉得对方不像是坏人,至少一点都不凶。不过他还是跑开了,因为他不相信胡刮皮的朋友会是好人!

    胡德财,背地里被村里人叫做胡刮皮,说他看到什么东西,恨不得将地皮刮一层带走,可见有多么的贪婪。

    就说小虎子,他在胡德财家做长工,每天活跟其他长工做的一样多,但是不但没有工钱,还总要挨打,因为他做的比别人慢,可是他也不想啊,但他的力气什么的真的没别人大。

    小虎子没办法,不做工,他就没饭吃,更何况他签了卖身契,要是敢逃跑,会被捉住打死的!

    邱明看了看小虎子的背影,这小虎子,可没程实那孩子好打交道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