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长工宿舍,小虎子就被胡刮皮带人教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让你砍一担柴,你去了那么久,是不是偷懒了!”

    “胡老爷,我没有偷懒,那担柴太沉了。”别的长工能做完,但是对小虎子来说太难了,更何况他连饭都吃不饱,哪儿有力气呢。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,给我狠狠的打!”胡刮皮这是杀鸡给猴看,让其他长工明白,不好好干活的下场。为什么不打其他长工,因为其他人可比小虎子能干活,打坏了多浪费啊。

    几个护院家丁拳打脚踢之后,小虎子躺在地上,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嘴角还挂着血迹。小虎子知道,这些护院家丁已经偷偷留手了,要是换做胡刮皮来动手,他现在最少要断几根骨头!

    “明天把西院那些水缸都打满水,要是打不完,就别怪老爷我心狠了!”

    等胡刮皮走了,其他几个长工才围过来,大家一起将小虎子抬到炕上,还有人从怀里拿出来偷藏的半个糠皮饼子递给小虎子。

    这孩子太可怜了,父母死得早,平时人也挺乖巧的,但怎么就不会说话呢?要是知道求饶,至于挨这么多打么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胡刮皮也太可恨了,可惜他们没人敢求情,怕被连累。他们没有地,也只会种地和卖力气,没有其他谋生技能,否则谁愿意在胡刮皮家做长工?

    那些会一些手艺的,都已经签了卖身契,生死都是胡刮皮的人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邱明在院子里吸收到一丝紫气之后,就有人过来给他送早饭,同样很丰盛。

    吃过饭,他听见隔壁院子有倒水的声音,还伴随着一些抽泣声。声音有些耳熟,好像是小虎子。

    见到小虎子,邱明吃了一惊,昨天看到小虎子还好好的呢,今天怎么手臂上有这么多青紫的痕迹,这是被人给打了?

    “小虎子,是谁打的你?”

    小虎子不吭声,擦了下眼泪,继续挑着两个水桶,去外院的井里打水。如果动作慢了,今天肯定干不完,那他又要挨打。

    邱明一把抓住小虎子的胳膊,小虎子疼的“诶哟”了一声,开始不停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别动,我给你治疗一下伤势。”邱明这带着命令性的语气,小虎子反而不挣扎了。

    他施展大金刚轮印,按在小虎子背上,激发小虎子体内生机恢复伤势。小虎子感觉到体内出现一股热流,身上的疼痛感减少了许多,他惊讶的看着邱明。

    这是仙术吗?肯定是仙术!

    这位仙长为何要帮他,不是胡刮皮的朋友吗?但不管怎么说,他对邱明的敌视已经减少了许多,肯施展仙术给他治伤,应该不是坏人吧?

    “谢谢仙长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了,你喊我邱大哥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虎子没吭声,继续拿起水桶,打算去打水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这个给你,赶紧吃完,别让别人看见。”邱明一伸手,手上“变”出来一根火腿肠,他剥开皮,递给小虎子。

    小虎子好奇的接过来,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,试探性的咬了一口,然后几口就吃光了。看到小虎子要把塑料皮也吃掉,邱明赶紧拦住他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吃,你等一下,这个还有。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,这就是你们仙长吃的东西吗?太好吃了!”小虎子嘴里塞满了火腿肠,一边吃,一边说道。在他看来,这么好吃的东西,连胡刮皮都没吃过的东西,肯定是仙长才能吃到的美食。

    “慢点,别着急,还有呢。”邱明发现,小虎子对他的敌意已经彻底消失了,甚至还冲着他露出了笑脸。

    一连吃了四根,邱明还有火腿肠,但却不敢再给小虎子吃了。一下子吃的太饱,对身体也不好的。

    将火腿肠的皮收起来后,邱明揉了揉小虎子的脑袋:“一会儿我去跟你家老爷说一下,你别干了。”

    小虎子摇摇头:“谢谢邱大哥,我可以的。爸爸妈妈说过,想吃饭就要干活,不干活就没饭吃,我能自食其力。”

    邱明笑了笑:“那好,要是干不完,就来找我,我就住在那边的院子。以后要是吃不到饭,你也可以来找我,我这儿有好吃的给你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没再多说,他走之前,会让这个孩子不再需要这么辛苦,至少不再被如此剥削。那个胡刮皮,也要好好教训一顿。只是不知道,小虎子什么时候才能遇上人参娃娃。

    小虎子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,累了就在井边站一会儿,但却一直没有坐下。可是天都黑了,他还是没干完,不过就剩下最后三缸水了。

    他挑着两个空桶,再次到井边的时候,看到一个穿着肚兜的小孩子,正在井台上跳来跳去的玩耍。

    这是谁家的孩子,这么晚了,怎么在这儿?在井台上多危险啊,万一掉下去怎么办!

    小虎子赶紧跑过去,将小孩子抱下来:“小娃娃,你是谁家的孩子,怎么跑进来的?”

    这要是让胡刮皮看见了,这小娃娃弄不好也要挨打!

    小娃娃眨着大眼睛看着小虎子:“我口渴了。”

    “口渴啊,等一下,我打水给你喝。”小虎子马上提了一桶水上来,小娃娃脑袋扎到桶里,咕咚咕咚就喝了半桶水。

    小虎子吓了一跳,这小娃娃也太能喝水了!这么多水,他一口气都喝不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喝完水,我送你回家吧。你到底是谁家的,是别的村过来走亲戚的吧?”村子里哪儿有这么大的孩子,再说村子里都是穷人,谁家的孩子能长得这么白白胖胖的啊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陪我玩一会儿啊。”小娃娃绕着井台跑,小虎子在后面追,小娃娃咯咯的笑,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小虎子终于追上了小娃娃,一把抱住他:“别玩了,我送你回家,我还要干活呢。”

    他也想陪着小娃娃玩,但是他没时间,干完活他要赶紧睡觉,否则明天早上肯定起不来,那样就又要挨揍了。

    “干活?这么晚了,为什么还要干活?”小娃娃咬着手指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地主家的长工,不干活就没饭吃,还要挨打。”说到这儿,小虎子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神中有着一些恐惧。

    “没饭吃,你可以用钱买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钱?别说我没钱,就算是有钱也要攒着,好给地主,换回我的卖身契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钱吗?那你等着,我去给你拿点东西。”说完,那小娃娃忽然就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