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个张道长来他这儿买过几支人参,给了他一张灵符,还有一根施加了法力的红绳,据说是可以困住人参精,让其无法化形,也无法遁走。

    据说人参成精之后,都会土遁之术,常人看见了也根本捉不住。但是用这个困住之后,就能将其整支挖出来。

    那张道长还跟他说,如果捉住了人参精,可以给他一颗增加寿元的丹药,保证他能活到一百岁还生龙活虎的。

    胡德财想了想,首先他得找到那个人参精才行。既然那小虎子能从人参精手中得到这么大的人参,那么通过小虎子,就能找到人参精了,这事儿还得瞒着那邱道长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邱道长能出好价钱的话,比如教给他长生的秘术,捉到的人参精换给邱道长也行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邱明正在练习家传功法呢,小虎子急匆匆的跑进来:“不好了,邱大哥,他们要去抓人参娃娃。邱大哥,你可得想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已经告诉了小虎子,那个小娃娃就是人参娃娃,否则为什么来无影去无踪,而且住在山上,还能拿出那么大一支人参?小虎子也相信了,并且按照邱明说的,陪着邱明演了一场戏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邱大哥说了,这么演一下,就可以教训那个胡刮皮,让那些被胡刮皮欺负的人,都能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邱明听到小虎子这句话,知道小虎子这是被胡刮皮利用了。如果胡刮皮真的想要明天去捉人参娃娃,又怎么会让小虎子知道呢?

    “小虎子,那你晚上去偷偷告诉一下人参娃娃,让他赶紧躲起来,或者干脆跑掉,千万不要被捉住。”邱明支招。

    小虎子用力点点头:“嗯,晚上趁着没人注意,我就偷偷去山上,让人参娃娃赶紧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吃过晚饭,小虎子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他非常的担心人参娃娃。可是天色还没黑,他这时候出去,肯定会被人看见的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全黑了,今天月亮也只有一半,天空中还飘着几朵乌云,院子里几米外就看不清人了。小虎子悄悄翻墙出去,跑向山上。

    两个家丁赶紧去告诉胡德财,胡德财反问道:“邱道长呢?看到他出去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邱道长就在房间呢,好像是在念什么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胡德财大喜,看来那小虎子没告诉邱道长这件事啊,那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他背上一个布包,从后门悄悄出去,也朝着山的方向快步走去。他虽然年纪不小,但服食过丹药,身体跟年轻人差不多,跑起来比小虎子快多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就追上了小虎子,远远的跟着,也不靠近。只是胡德财不知道的是,在他身后不远处,同样有一个人跟着呢。

    小虎子往山上跑了一会儿,跑不动了,这才停下脚步,压着声音呼唤:“人参娃娃,人参娃娃,你在哪儿呢,快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喊了三遍,小虎子有些失望,人参娃娃怎么没出来,是没听见吗?就在他想要更大声音喊的时候,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左肩。

    他向左转身的时候,发现什么都没有,但是回过头,却看到人参娃娃站在他右侧,正冲着他咯咯笑呢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我在这儿呢。你来找我玩了,我们玩捉迷藏啊?”

    小虎子赶紧拉住人参娃娃:“你是不是人参娃娃?”

    人参娃娃脸色一变:“你,你都知道了?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跑,地主胡刮皮要捉了你吃呢。”小虎子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人参娃娃吓得愣神的功夫,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喊:“棒槌!”

    一根红色的绳套,忽然出现,直接套在愣神的人参娃娃脖子上,小虎子眨眼之间,就看到面前的人参娃娃,变成了一支巨大的人参,身上还套着一根红色的绳圈。

    胡德财从黑暗处现出身影,一脸的狂喜:“哈哈哈,人参娃娃被我抓住了!老夫要发了,要发了啊!”

    这可是人参娃娃,定然能换很多好东西,他要学仙术,要长生,要永远享受富足的生活!

    小虎子猛地扑上去:“你快放了人参娃娃,他不能吃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人参娃娃是他的朋友,不是普通的人参,跟人一样,是绝对不能吃的。

    胡德财一脚将小虎子踹了个跟头:“滚一边儿去,小心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时候胡德财感觉肩膀上忽然搭了一只手,身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:“你要杀了谁?”

    邱明一直就跟在胡德财后面,用了障眼法,胡德财根本没发现。而他这次距离小虎子又比较远,人参娃娃光顾着跟小虎子玩,也没发现。不过这胡德财竟然想要杀了小虎子,邱明脸色也是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胡德财回头,看到是邱明,心里暗叫不好,但马上装出一副意外的样子:“邱道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,胡居士?这大晚上的,你来这山上干什么,刮地皮?”邱明冷笑道。

    胡德财眼睛一转:“邱道长,我这不是来帮你找药材么。看,我捉住了一只人参娃娃,这可绝对是宝贝啊。邱道长,你看我们是不是谈谈价格?能够长生的丹药或者是修行之法都可以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,地上那个就是人参娃娃,被胡刮皮捉住了,你快救救他啊,他不能被吃掉!”小虎子爬起来,捂着胸口喊道。

    胡刮皮脸色大变,这小虎子竟然敢坏他好事,回头等邱道长走了就让人打死!

    “小虎子,别着急,我来救人参娃娃。”邱明用手拽了一下,却发现这红绳套的非常紧,他怕太用力,伤到了人参娃娃。

    手一晃,一把闪着寒光的斧头出现,红绳在斧刃上一划就断了,这支大人参,眨眼之间重新变成了一个小娃娃。

    胡刮皮大惊,怎么这邱道长,竟然把人参娃娃放了?不好,他们是一伙的!

    人参娃娃被红绳困住的时候,虽然不能化形,不能说话,但却能知道别人说什么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我,我会报答你的。”人参娃娃对着邱明说完,转头看向正向后退的胡德财,“你这恶人,哪里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