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小厮打开门,看到又是一个道士,愣了一下,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如果老爷还活着,那么自然是马上客客气气的迎进去,但现在老爷死了,夫人等也搬去了城里,这家里还接待道士吗?

    道士正要迈步往里走呢,却发现那小厮根本没有让开的意思。怎么回事,四叔不是说,这个胡府的主人很好客吗?

    “这位道长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贫道天师府张正安,你家主人呢?”

    “张道长,我家主人已于两个月前亡故,现在府内只有管家和我们几个下人。”

    “胡居士亡故了?那你们还有上好的药材吗?”张正安愣了一下,这家的主人怎么就死了呢,不应该啊,四叔不是给了他一颗延寿丹么,最起码可以活个七八十岁吧?

    老管家这时候走出来:“胡全,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“管家,这位是天师府的张道长,来找老爷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慌忙迎出来,老爷虽然亡故了,夫人也带着其他人去了城里,这对他又何尝不是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老爷这些年为什么一直住在这小村子,也知道为什么老爷能变得年轻了许多。夫人他们都走了,正好这个老宅,就是他做主了!

    “诶呀,张天师,快快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诶,只有掌教才能称为天师,管家称呼贫道为张道长即可。”虽然这么说,但张正安还是对管家刚才那一声天师非常满意,天师府的人,谁不想成为天师?

    到了客厅,管家直接坐到主位上,反正府内现在他最大,甚至平时他就住在后院!

    “管家,胡居士是怎么死的?那贫道若想交换一些人参等药材,你可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老爷是在山上失~足坠下而死,因为老爷已故,所以夫人就带着小少爷等去城里大少爷那边了,老宅子就留下我跟几个家丁。不过张道长放心,这药材还是有一些的,我带张道长去库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虽然夫人走的时候将那些药材都带走了,但这些天管家又安排人收了一些,他没钱,可以提前收租子什么的,反正挪用胡府的钱,短时间内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至于说将来,他要是能变得年轻,能够长寿,还在乎这些?甚至他还想着,用什么办法,将这个老宅子夺下来呢。

    听说胡德财是摔死的,张正安虽然有些疑惑,那胡财主为何要上山,又为何会摔下来,但这些都不如他采购药材重要。

    他去库房一看,眼神中非常失望。那么大的库房,怎么就这么点药材?人参、鹿茸什么的虽然有一些,但年份不足,只配送去寻常药铺,根本不堪炼丹啊。

    管家也是人精,马上说道:“张道长,这些药材虽然一般,但我知道一个宝贝,只是捉不住。若是张道长亲自出手,定然可以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张正安神色一动:“宝贝?你确定你口中的宝贝,在贫道眼中同样是宝贝么?”凡俗的金银珠宝,在许多人眼中都是宝贝,但若他能成为天师,哪怕成为天师府的中流砥柱,这些同样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是完成四叔交代的事情,同时也努力修炼,提升自己的修为。金钱这些东西,想要自然就会有。只是需要捉的宝贝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“若张道长答应给我应有的报酬,我自会告知。”

    张正安瞥了管家一眼:“好,若你说的东西真是宝贝,那么这颗正气丹就给你。虽然不是什么仙丹,但对你来说也算合适,可以去除你体内的顽疾,让你年轻那么几岁。可若你说的东西让贫道不感兴趣,就别怪贫道翻脸了!”

    管家看到那颗丹药,就像伸手去抓,看到张正安将丹药收起来,他才讪讪一笑:“张道长,人参娃娃,不知道在你眼中可算是宝贝?”

    张正安神色一凛,人参娃娃?那可绝对是宝贝啊!这小小一个管家,知道哪儿有人参娃娃?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人参娃娃?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们府内有个长工叫小虎子……后来老爷就死了,但是那山上经常会有炊烟,虽然我们每次上山都没找到,但我猜那小虎子就跟人参娃娃在那山上!”

    管家隐去了邱明的事情,他觉得这件事不能说,万一邱明跟张道长认识,那么他的正气丹搞不好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好,若真有人参娃娃,我捉住之后,这颗正气丹绝对会给你。天色已晚,明天一早我亲自上山去找。”

    管家大喜:“来人啊,赶紧备上酒菜,为张道长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诶哟,邱大哥,这个动作好难啊。”小虎子趴在地上,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此时正摆出一副铁板桥的姿势,一动不动,听到小虎子的话,他目不斜视,随口说道:“这几个动作虽然难,但对你的根骨发育有好处,你还在长身体呢,没发现这两个月你的力气大了许多?身体不够强壮,以后若有坏人来了,你能保护人参娃娃吗?”

    小虎子从地上爬起来,看了看身边的人参娃娃,再次努力做出邱明传授他的姿势,只是他的动作远不如邱明的幅度那么大,而且也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他看邱大哥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很容易啊,怎么他做的时候就这么难。几个动作而已,两个多月,竟然还没彻底学会,难怪邱大哥让他不要都学,要是十八个动作都学,他怀疑自己这辈子都学不会。

    小虎子再一次瘫在地上的时候,邱明也收起一个动作:“小虎子,你休息一下,去做早饭吧。记得我们的汤要分开,免得你又流鼻血。”

    每次邱明的汤里面都要放一大片人参,对他修炼家传功法很有帮助,小虎子却只能放半截参须,吃多了小虎子就会流鼻血,虚不受补。小虎子去做饭了,人参娃娃却没有跟进去,他从来不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邱哥哥,把你的那个莲台取出来再给我用一会儿好不好?”人参娃娃问道。在莲台上,他也能感觉到自己快速的成长。

    “嗯,记得,你可又欠我一只百年老山参了。我算算,你总共欠了我百年老山参四十支了,这样可以折算成五百年的老山参八支,千年老山参四支对吧?”

    人参娃娃掰着手指头数了数:“这么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五八四十,没错啊,看来最终只能是按照邱哥哥说的那样,用他自己的参须抵偿了,那也要四十根呢!

    一只小鸟飞过来,在头顶叽叽咋咋的。人参娃娃抬头看了看,山下又来人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