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参娃娃冲着厨房喊了一声:“小虎子哥哥,来人了,我先将洞口挡住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跟小虎子都走出山洞,人参娃娃手一挥,洞口忽然升起一道土墙,将山洞封闭,任谁来也看不出来,这里原来有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邱明往前走两步,就在小虎子的眼前消失了。小虎子已经见怪不怪,跟人参娃娃到一边去玩了。

    邱明走到半山腰,看到胡刮皮那个管家,带着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正往山上走呢。管家已经气喘吁吁,这道士却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这道士,竟然是一个修士。在这世界看到一个修士,让邱明很兴奋,他正打算完成任务之后,到处游历一番呢。

    张正安忽然拦住管家:“前面是哪位道友,贫道天师府张正安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一脸茫然,张道长在对着空气说话?前面哪儿有人啊,他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呢。可就在管家想要开口的时候,却看到前面冒出来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管家看这人有些眼熟,仔细看了看,大吃一惊,这不是那个邱道长么!

    天师府?邱明有些疑惑,哪儿来的天师?对方那意思,好像说出天师府,他就应该知道一样,那肯定就是这个世界很大的一个势力了?

    “贫道崂山邱玄光,见过正安道友。”邱明也报出自己的道号,师父刘若拙给他起的道号,至少比戒痴那货给他起的佛门法号要好听的多。

    崂山?张正安一脸的不屑,崂山那地方,现在还有门派吗?好像听说曾经有个崂山上清观,但早已经荒废了吧?同属上清一脉,现在可都遵从他们龙虎山上清正一宫,他们正一教的每位掌教,也被尊称为天师!

    “玄光师弟啊,你在这儿修行?”张正安一脸的倨傲,自动将邱玄光变成了师弟。他们国师府出来的,见到同辈都喊师弟,说不定这邱玄光还是他的师侄呢!

    “对,我在这座山上修行,不知正安道友来此所为何事?”这张正安的气息不算多么强大,而且态度倨傲,邱明不愿喊对方为师兄。在他看来,师兄可以严厉,但不能倨傲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没喊他师兄,张正安一脸不悦。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上山是来干什么的。这邱玄光在这山上修行,恐怕也是为了捉那人参精吧?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都没捉住,真是废物!捉妖怪,还得是看我们天师府的!

    “玄光师弟,你不请师兄我到你那坐坐?”

    “地方简陋,就不请了。我还有事,告辞。”跟这类脾气不合的人,邱明也没什么兴趣论道了。更何况,他怎么可能请人到他那里,人参娃娃不是暴露了么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让你走了吗?!”张正安脸色一变,这邱玄光竟然敢不给他面子!天下道门,谁敢不给他们天师府面子?他们掌教张天师可是道门第一高手,一手符箓之术,出神入化!

    邱明停步,回头:“怎么,道友还有什么见教?”

    “你听清楚了,我是天师府的。你也不用跟我装糊涂,你在这儿穷乡僻壤呆着,是为了捉那人参精对吧?既然我知道了,那么我们就一起捉住,献给掌教天师,我也可以引你加入我天师府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崂山也是上清一脉,但现在上清一脉包括整个道教都以我们正一教为尊,以国师府为尊。你加入之后,或可得到一些传承,比你自己摸索,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张正安还有一点心思,他们正一教最擅长的就是符箓之术,但这邱玄光如果真是传承自崂山一脉,或许还有一些上清一脉的其他传承,带回去之后,掌教定然会给他极大的赏赐。

    加上献上人参精,他就算不被掌教亲自教导,也能成为天师府最核心的弟子,所得修行资源绝对会有极大的不同,到时候自可出人头地,说不定他还有机会成为下一代天师呢!

    正一教加上天师的名头,邱明终于知道对方是什么教派了,龙虎山的正一教,也是天师道,传闻是张道陵所创,同样属于上清一脉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可有着《上清大洞真经》的传承,又怎么会去改拜入国师府?龙虎山正一教虽然强大,但邱明已有很好的修炼功法,并不眼馋其他的,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这张正安哪儿来的底气,认为他是自己摸索?莫非这个世界也有崂山,但是没落了?

    而这张正安的来意已经很清楚了,就是为了人参娃娃。邱明怎么可能让其得逞,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邱明已经跟人参娃娃很熟悉了,人参娃娃还欠着他不少“债务”呢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张正安如此嚣张,邱明本身就不喜,又何尝会听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“叫道友失望了,你说的什么,贫道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张正安本以为刚才那番话,这邱玄光定然会欣喜若狂,天下间那个修道之人,不想进入天师府?不想拜入正一教?

    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刚出现就凝固了,这邱玄光竟然装糊涂,分明就是拒绝!居然有人会拒绝拜入天师府?!

    “邱玄光,你想清楚,我可是天师府的!”

    威胁?邱明冷笑一下:“那又如何,天下修道之人,全是你天师府的吗?”

    管家在旁边都傻眼了,他原本以为两人可能认识,结果发现两人根本不认识不说,这怎么说了两句话,还吵起来了?

    等等,那张道长怎么还拿出来灵符了,这是要动手?!

    管家慌乱的往上下跑,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啊。他有些后悔,不该亲自带着张道长上山了。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!”张正安一抬头,一个火球飞出来。

    邱明同样念动口诀,一张防御符拍在身上。火球击中他身上的气罩,火球消散,气罩也破了。

    张正安眼睛眯了一下,这邱玄光竟然还懂得符箓之术,看起来还是正宗的道门符箓,崂山派也擅长画符吗?至少证明了,这邱玄光肯定有传承!

    邱明有些怒了,怎么着,我不答应,你就打算对我下杀手?刚才要不是邱明反应快,恐怕就被火球砸中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天师府的行事手段?”

    张正安看着邱明:“对天师府不敬,那就要给你一些教训。我会废了你的修为,再把你带回天师府审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