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一教最擅长的就是符箓和五雷正法,尤其是五雷正法,是很多妖魔鬼怪的克星,所以才能让正一教名声大噪,每一位掌教都能被尊称为天师。

    本来这五雷正法,以张正安的实力是用不出来的,但是今天他用五张灵符摆出了符阵,加持自身,让他实力短时间内暴涨,勉强可以用出几道神雷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道,丙火阳雷!”

    张正安桃木剑一指,天空中落下一道很粗的雷霆,似乎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火焰。尤其是这倒雷霆速度飞快,邱明根本来不及躲闪。

    邱明猛地扑倒,一阵青光闪过,邱明身上冒出来一个巨大的龟壳,雷霆劈在上面,留下一个黑点,但是邱明迅速就爬起来了,除了狼狈一点,竟没受一点伤。

    张正安眼镜眯了一下,这邱玄光身上竟然还有护身法器,自己的丙火阳雷,竟然都没能让那法器有一点破损!

    “第二道,葵水阴雷!”

    “第三道,乙木正雷!”

    连续两道神雷降下,邱明依然毫发无伤,这玄龟软甲实在是太给力了。要是再能见到南海的龟丞相,定然要好好感谢一番!

    “第四道,戊土冥雷!”

    “第五道,庚金劫雷!”

    五雷正法最基础的应用,五行神雷都施展出来,上次一只百年老鬼,就是死在他这五雷正法之下。可是这一次,他面对的不是百年老鬼,而是邱明,有着护身法器的邱明。

    “邱玄光,你套着一个乌龟壳,像是一个老乌龟一样!”张正安故意刺激邱明。

    邱明一句话不说,一张神行符贴在身上,眨眼之间,就冲到了张正安身前。忽然眼前冒出一道刺眼的白光,邱明发现自己被困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以为我只布置了一个困阵?你太小看我了,如今你已经被我困住,再让你尝尝我的剑符!”

    张正安昨晚可是准备的非常充分,那个法台就是他用来吸引邱明的注意而已,其实上面放着的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,但是却可以掩盖下面埋藏着的符纸气息。

    只要邱明想要靠近他,就会被符阵困住,到时候还不是任他宰割!

    张正安手上一张符纸忽然冒出火光,从火光之中,飞出一道光剑。这是一种威力很强的剑符,能够刺穿金铁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今天遇上的是穿着玄龟软甲的邱明,那剑符钉在邱明胸口,光满消散,邱明只是后退了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邱明从来没学过阵法,但他知道,只要力量足够大,阵法是肯定可以打破的。右手一伸,一把斧头出现在掌中,用力向下一挥,只见面前困住他的光罩一阵晃动。

    张正安大惊,这邱玄光还有一件斧头状的法器,崂山的传人,怎么用这种法器?不过正一教虽然多用剑,但其他法器也不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他马上再次步罡踏斗,桃木剑一挑,一张符纸被刺穿,只见桃木剑上泛起一阵白光,上面汇聚了很强的灵力。

    邱明运转家传功法,斧头疯狂劈砍,这阵法要不了多久,就要被他打破了。这时忽然一道强大的气息落下,邱明急忙将灵力灌输到玄龟软甲中。

    嗯哼~

    邱明闷哼一声,这张正安的实力怎么暴涨到这么高,这就是正一教的符箓之道吗?

    他有些着急了,体内的灵力消耗太大,这样下去,就算破除阵法,恐怕也无法伤到张正安。而且如果灵力耗尽,那么玄龟软甲也无法催动,到时候可能跑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自己的争斗经验还是太少了,一个不小心,就踏入别人的陷阱之中,如果不是被阵法困住,就算那张正安实力暴涨,他打不过还能跑啊。

    这张正安身上有多少灵符,怎么好像用不完一样。那让其实力暴涨的阵法,维持的时间也太久了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参娃娃按照邱明说的,去将山脚处弄出来一些很宽的沟壑,而且引来溪水填满沟壑,形成了一条小河,总算是将大火挡住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他的消耗也非常大,但他还是马上去找邱明,想要看看邱明跟那道人交手,胜负如何。

    他躲在树后面,冒出一个脑袋,看到邱明正站在那挥舞斧头,好像走不出一个圈,而那个坏道人,一边挥动宝剑,一边丢出各种灵符。

    人参娃娃急了,不行,他必须帮助邱哥哥,否则邱哥哥就危险了。这时候人参娃娃忘记了自己的危险,迅速钻入土里,然后从邱明和张正安的不远处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邱哥哥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张正安大喜,这人参精终于出现了。但是他忽然发现,好像这人参精跟邱玄光是一伙的!哼,那邱玄光竟然还想饲养人参精,就凭他也配!

    人参娃娃伸手一点,地上冒出一道土墙,挡在邱明身前。张正安这时候根本无心理会邱明,反正被困着呢,他马上从怀里取出一物,丢向人参娃娃。

    一条红线,化作一道流光,飞向人参娃娃,人参娃娃急忙想遁地离开,但这时候他忽然发现,脚下的土地忽然无法施展土遁了。

    邱明眼睁睁的看着人参娃娃被一条红绳困住,变成了一支硕大的人参。张正安哈哈大笑着走过去,想要将人参娃娃先抓起来。

    这周围他也早有布置,只要他念动口诀,这方圆百米,根本无法施展土遁,就是为了引出人参精,防止其遁走。

    不能让他伤害人参娃娃,邱明脑海中此时就这一个念头,他拼命挥砍几下斧头,终于将那阵法破除。这还多亏了张正安的那些攻击,否则这阵法还不那么好打破的。

    “张正安,你TM离他远点!”

    邱明迈步冲向张正安,此时他体内灵力也所剩无几,如果跑还是来得及的,但他却没打算跑。

    张正安手握桃木剑,一张灵符拍在剑上,回身就是一剑。他正等着邱玄光送上门呢,刚才之所以走的很慢,也是引~诱邱明。这一剑,足以让那邱玄光重伤了,没想到这一次收获会这么大,还有两件非常好的法器!

    邱明也猛然挥出斧头,斧刃与桃木剑交击,咔嚓一声,张正安那长辈给予的上品桃木剑……断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