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选择了一年后回归现实世界,他要在这个世界看看,能否多学一些东西。只是要小心躲避天师府,毕竟他杀了一个天师府的人。

    三天后,邱明感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,对小虎子他们说道:“小虎子,我要走了。你们俩也离开吧,说不定天师府的人就会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要走?为什么要走,在这儿不好吗?”小虎子一脸的不舍,邱大哥对他很好。

    “小虎子,人总是要分别的。你跟人参娃娃也不能永远的在一起,我到别的地方给你买一块田,或者送你去学点手艺,你也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人参娃娃,你以后要躲在山上,不要下山。遇见人也不要露面,不是每个人都跟小虎子一样,更多的人会跟那个道士一样,想要捉住你的。”

    人参娃娃情绪也很低落,邱哥哥和小虎子哥哥都走了,以后谁陪他玩啊。不过他这段时间也不能玩了,摘了一颗参籽救邱哥哥,他也需要一段时间休养。

    对了,他还欠邱哥哥许多人参呢,这个要还给邱哥哥。八支五百年的人参,他根本没有,四十根参须,那也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小虎子哥哥,你跟邱哥哥走吧,我要沉睡一段时间。这两支人参给你,拿去卖钱。邱哥哥,我没有八支五百年的人参,也没有那么多参须,我给你四颗参籽吧,一颗足以抵得上千年人参的药效。”

    邱明有些担忧的看着人参娃娃:“这参籽给我,对你影响也很大吧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没有邱哥哥,我可能已经被人捉走吃了。而且这个我还能长出来,只是要多沉睡一段时间而已。”

    人参娃娃不等邱明拒绝,就摘下来四颗参籽,递给邱明,他原本脑袋上有六颗参籽呢,现在就剩一颗了。

    邱明没再拒绝,他舍不得将人参娃娃捉走吃掉,但拿参籽还是没什么心理压力的。无论是直接吃掉,还是将来炼丹,都是极佳的宝贝。

    人参娃娃再次摘下四颗参籽后,精神变得更加萎靡了。他冲着邱明和小虎子摆摆手:“邱哥哥、小虎子哥哥,你们以后要来看我啊,我困了,先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人参娃娃在他们面前消失,邱明拉着小虎子的手:“走吧,以后有机会,再回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邱明带着小虎子往南走,从东北,走到了山~东,才找了一个木材店,将小虎子送去做木匠学徒。

    他帮小虎子在木材店附近买了一个小宅子,包括生活用品,买了几套衣服、鞋,又在城外买了一块田,跟人签好了租赁契约后,将契约交给了小虎子。

    “小虎子,既然是你自己选的,以后就在这儿好好学手艺。将来若是学不下去了,你还有地,有房子,不用为生活发愁。”

    邱明给木材店老板展示了一下徒手劈木板之后,木材店老板应该就不敢欺负小虎子了。反正离开这个世界之前,他还会再回来一次,那木材店老板要是敢起坏心思,邱明也不会轻饶他!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真要走了,这两支人参你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摆摆手:“我已经让药铺的人给你处理了一下,你留着吧,以后遇上难处,再拿出来,平时谁也别说。有空的话,邱大哥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离开了,小虎子回到木材店,用心的学习手艺,他立志,一定要做最好的木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邱明到过许多地方,只要是城里人,就都知道天师府,据说皇帝都拜天师呢。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,天师府势力绝对非常大。

    不过更多的人都说天师府降妖除魔,很多人都想将家里的孩子送去龙虎山,据说龙虎山香火非常的鼎盛。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,离开之前,或许可以去龙虎山拜会一番,他对正一教的符箓之术非常的羡慕,只是先要确认,他杀掉张正安的事儿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又走了几天,邱明来到崂山脚下。远远看去,崂山上还是有建筑物的,正巧看到有位老农打扮的人上山,邱明就拦住对方。

    “老伯,这崂山上有仙长吗?”

    老农看了看邱明:“仙长?我小时候好像有,但现在没有了。如果有谁家要做法事,请一个龙虎山的道长多好,龙虎山的道长才是有真本事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这叫什么话,难道崂山的道长就都是骗子?

    “山上我好像看到有道观,里面没有仙长?”

    “你说山上的道观啊,那已经荒废了,就剩几个打扫的道士。听说过段时间,会有龙虎山的仙长过来,大家可都盼着这一天呢。有了真正的仙长保护,我们才能更安全,不怕妖邪。”

    别人尊重龙虎山,尊重正一教这些没什么,但是如此的贬低崂山,这让邱明非常的不舒服,合着在他们嘴里,天下修道之人,只有龙虎山的才是真的,其他都是冒牌的?

    “老伯,谢谢啊,我先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快速上山,那老农愣了一下,这年轻人身体真好啊,他天天爬山的,都没这年轻人的速度快。不过看起来这年轻人不像是香客啊,来干什么的?想要拜师仙长,那也应该是去龙虎山啊。

    邱明没管老农怎么看,他爬到了山顶,看到了一座道观,居然跟崂山道士的世界是一个样的。偌大的道观里只有几个道士,根本看不到有人修炼,只是看到他们在打扫庭院。

    “这位居士,你是来上香的吗?这边请,这边请。”一个道士看到邱明进来,双眼放光,他们已经多久都没有香火了。

    邱明被带到上清殿,看着祖师雕像,他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头,上了一炷香。然后旁边的道士拎着一个箱子过来了,对着邱明指了指箱子上面的字——功德箱。

    “居士,捐点香火钱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这道观怎么跟现实世界的旅游景点一样了。香火钱应该是自愿捐赠,这怎么好像还有点强迫的意思?

    不过他也发现,这大殿好多柱子上都掉漆了,院子里也有不少地方长了荒草,看起来很久没有修葺过一样。

    崂山上清观,怎会落魄至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