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拿出来三个大金元宝:“拿去吧,找人给这里修葺一番,崂山上清观,怎会如此落魄。给我安排个房间,我要在这儿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那道士看到邱明拿出来这么多钱,反倒是愣住了。听这口气,好像这位居士之前来过?不过管他呢,有钱就行。不但道观可以修葺一番,每个人还能做一身新道袍,还可改善一番伙食。

    这道观的道士一个个不但毫无修为,身体也都很弱,只靠着百姓捐一点香火钱,怎么可能够生活。他在崂山道士世界的时候,道观吃穿用度,都是卖木头赚到的钱,这个道观里的道士,都不劳动的吗?

    他在道观四周转了转,山巅那个平台还在,以后每天早上可以到这儿来吸收紫气修炼,后山的树林也在,不过却丝毫没有砍伐的痕迹。

    邱明走过去,三下五除二砍倒一棵树,也没截断,直接扛着整棵树回到上清观,熟练的找到柴房,将树木截成小段。

    有道士听见动静过来,一脸不解的看着邱明。这位居士不是今天捐了三十两黄金的大豪客么,这是在砍柴?从来没有见过哪个香客上山还干活的,再说这一棵树,一个人是怎么弄回来的?还有那香客的斧子是从哪儿来的?

    “道友,把这个晒一下吧,明天就可以烧了。”邱明拎着斧头走出院子,才将斧头收起来,找不回崂山道士世界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道观,是谁在负责?”道观门口,传来一个倨傲的声音。

    邱明走到门口,看到外面站着一个穿着道袍的人,这人身上有着跟张正安相似的气息,而这人的道袍上还绣着正一两个字,这是龙虎山正一教的道士!

    张正平打量着邱明,这位是崂山上清观的观主?竟然还是一个修士!不是说这上清观已经断了传承么,曾经崂山上的修士,早已经离开了,看来传言有误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他想接手这上清观观主的位置,怕是难了。

    “贫道天师府张正平,见过道友。”

    邱明刚要还礼呢,后面有人大声嚷嚷着:“是谁要见本观主?”

    张正平愣了一下,这人是谁?浑身没有半点修为,居然是观主?那面前这位呢,是干什么的?

    邱明右手捏着一枚神行符,然后报出名字:“贫道邱玄光,见过道友。”

    张正平听到邱明的名字,没有其他反应,邱明松了口气,看来他干掉张正安的事情,这位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是来干什么的,借住的?进来吧,我让人给你安排个房间。”观主徐明亮看到是个道士,不是香客,脸上有些失望。你说你一个借住的,还需要喊本观主来安排么!

    还有这个香客,也是道士?之前倒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贫道天师府张正平,奉天师之命,前来接手崂山上清观,让上清观在我龙虎山上清正一宫的带领下重新迈入修行之门。”

    张正平说这句话的时候,看着的却是邱明。如果这位是邱玄光也是上清观的人,那恐怕此行要无功而返了。

    “诶呀,是天师府的道长,这是来传我们修行之法的?我答应了,答应了!”徐明亮一脸喜色,他做了这么多年道士,终于能学习真正的道术了!

    “邱道友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徐明亮瞥了眼邱明,转头对张正平说道:“这位也是在上清观借住的,道观的事儿,跟他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借住的?这么说这位是散修?那么是家传,还是哪个门派的师承?

    邱明倒是真想让崂山上清观恢复荣光,被这正一教接手,邱明也不太抵触。起码能让这崂山上清观重新掌握修行之法,而且邱明说不定也可旁观。至于说邱明自己传授,他觉得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邱明连对付张正安都那么费劲呢,更不要说正一教弟子众多,势力庞大。若是有一天他能再回到这个世界,重新夺回崂山上清观的正统地位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张道友,不知贫道也可学习天师府的秘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天师府也有许多外门弟子,替百姓降妖除魔,邱道友若是愿意加入我天师府,自然是欢迎的。”天师府也没少吸收其他道家门派秘术,才一步步成为如今的道门魁首。

    “加入天师府?那我能学到什么?天师府的符箓之道可能学到?五雷正法可能学到?阵法之类的可能学到?”

    “若是外门弟子,这些可学到部分。若是内门弟子,这些只有修为足够,自然都是能学的。”张正平脸上有些喜色,这邱玄光给他的感觉好像不下于他,身上定然有着不俗的传承。

    将这样自带传承的人引入天师府,他也能得到不少奖励。现在他被派来主持这个崂山上清观,将来说不定能够重新回到龙虎山,当个长老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还有一句话没说,只有姓张的,才能称为天师府的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徐明亮愣愣的看着两人,怎么回事,天师府这位道长,怎么对这个姓邱的如此热情?这姓邱的,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?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先交流一番?”邱明可没打算加入天师府,不过对于天师府的一些秘术,还是很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“也好,为我们准备一间静室,我与邱道友好好谈谈。”张正平直接吩咐徐明亮,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这崂山上清观的观主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了一间静室,邱明看着这个房间,这不是大师兄孙葆光的那个房间么。徐明亮亲自送来一壶茶,转身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,你的传承,可是来自崂山派?”这邱明住在崂山,说不定就是得到了崂山派的传承。曾经的崂山派,也是一等一的大门派啊。

    崂山派?算是吧。邱明点点头,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是一个人修行吧,加入我天师府,说不定可以得到掌教天师的指点,对你的修行有着极大的好处。而且也能学习我天师府的各种秘术,百利而无一害。以邱道友的天资,或可很快超过贫道。”

    面对张正平的极力招揽,邱明微微一笑:“不知道友可现在就教我一些秘术,我也好看看,天师府,究竟值不值得我加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