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一个光头壮汉正透着望远镜,看着邱明,一脸的欣喜。他嘴里叼着一根烟,只是脖子有些歪,上面还贴着一贴膏药。

    窗帘拉开了,终于拉开了!

    他在这儿坚持了这么久,第一次看到那家的窗帘拉开。还好刚才站这儿抽烟来着,否则就错过了这个观察的最好时间。

    他可是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个房子里,这回他让人送来了一个折叠沙发床,两条烟,四提矿泉水,他跟这个小子耗上了!

    虎哥交代他的事儿,他一定要办好。只是看了一会儿,光头壮汉就有些郁闷了。怎么回事,这小子在干什么,玩手机游戏呢?

    这不就是一个死宅么,天天除了吃睡就是上网玩游戏,这人有什么值得盯的?虎哥在搞什么?

    反正虎哥交代了,他就盯着,将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虎哥,将录像交给虎哥就行了。

    诶,人出去了,他还要不要盯着?光头壮汉想了想,好像虎哥交代,让他盯着房子。算了,打个电话给虎哥吧。

    “喂,虎哥,我强子啊。对,我在盯着呢。那个小子出门了,刚出门,我不用管是吗?好的,我知道了。不辛苦,这都是小事儿,我亲自盯着,保证没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光头壮汉躺到那张沙发床上,伸了个懒腰。摄像机架着呢,他趁这机会,好好睡一觉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明出门,找了一家小饭馆,叫了两个菜,慢慢的吃着。吃饱喝足之后,邱明开车离开,去市里的一家福利院,条件很差的一家福利院。

    把车停到福利院不远处,邱明进入一家公厕,再出来的时候,已经用上了障眼法,迅速跑进了福利院。

    邱明进里面看了一下,这家福利院条件真的是太差了,这房子快算是危房了吧?里面很阴暗,还有些潮湿,很明显比别的房子都要冷。网上说这里条件不好,还是保守的说法。

    邱明走到开着门的院长室里,没有人在,办公桌也是那种老旧的课桌,邱明一番手,一个红色塑料袋放在桌子上面。

    他刚才上网看过,网上依然没有这些东西丢失的新闻,于是他也懒得再卖了捐钱,干脆直接把物品给福利院算了。

    回头来了解一下,这个福利院的条件要是没能改善,他会好好查一查,是谁贪了这些东西!

    福利院的老院长跟孩子们一起吃午饭回来,他叹了口气,民办的没办法啊,想拉捐款都比公办的更难,想要将这些孩子送去公办的吧,人家还不收,可是他没钱了啊,自己攒的那点钱,还有那点退休金,根本不够用啊,这些孩子可咋办?

    嗯?桌上那是什么东西,谁来过他办公室吗?

    老院长打开塑料袋,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些贵重物品、项链、手镯、戒指、手表,好像价格都不便宜啊,这是哪个好心人捐给他们福利院的吗?可是有谁会用塑料袋来装这些东西?

    真是太感谢了,这些孩子们,终于可以生活的好一些了,得马上联系人,把这些东西都卖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百川打了几个电话,询问了一下调查结果。百川典当行失窃的事情,现在还没个信儿呢,那些人就一点蛛丝马迹都没发现吗?

    他手下的人很多,但是可堪大用的,却没几个。当初跟着他打天下的人,如今一个个岁数也都大了,一些新人,管理场子什么的倒是都不错,可是若说查什么事儿,还得靠这些老人。

    张百川又播出一个号码:“虎子,典当行出事儿了。嗯,丢了点东西,你找人查一下,看看东西在哪儿出现的……好,你可从不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只要查出那些东西在哪出现了,就可以顺藤摸瓜,查到是谁卖的,从而找到真正的大盗。他张百川的东西,可不是那么好拿的。

    光头壮汉刚刚睡下,电话就响了,他有些烦躁的抓起电话,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,马上态度大变:“喂,虎哥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啊?人不盯了!好,我知道了,一会儿我带人去在我这片查,好的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光头壮汉一脸的茫然。是不是自己哪儿做的不好,让虎哥不满意了?他已经在努力盯梢了啊,那个人天天拉着窗帘,他有什么办法啊?

    我这刚看到对方拉开窗帘,怎么就不盯了呢?这屋里我准备了那么多东西,不是全白忙活了!

    得,还是赶紧去办虎哥交代的事儿吧,这次可不能再办不好了。

    光头壮汉打开微信,看到上面的图片,传到了一个群里,让他那些场子的人都盯着,看到类似的东西,马上通知他。

    他还就不信了,虎哥交代的事儿,他还能一件都办不好?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张百川桌上的电话响了,他放下手中的书,接起电话:“虎子,有眉目了?好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就是这家福利院的院长拿着一块手表,卖到了王大头那里。王大头看到手表里有我们做的记号,这才跟我们联系了,我让老赵说,那是我们店员疏忽,忘了将那记号擦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问过这家福利院的院长,其他东西也都找到了,一样不少。但是那院长说,东西都是今天中午忽然出现在他办公桌上的,不是他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了,那院长岁数不小了,在这片也算是一个老好人,从来没干过什么偷盗的事情。因为儿孙出车祸死了,他就用赔偿金开了这家民办的福利院,算是精神寄托,总共就只有十三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张百川一抬手,打断虎哥的话:“给这家福利院捐一百万,东西我们拿走。虎子,你说我们是不是遇上那种劫富济贫的侠盗了?”

    虎哥愣了一下,这好像还真是电视里那些侠盗的行为啊。偷来的东西不据为己有,而是捐给那些更需要的穷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年月,还有侠盗吗?

    “老板,那我们还查不查了?”

    张百川摇摇头:“算了,先不查了。为了这点东西,得罪这种人不值。”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,如果这侠盗还敢针对他的产业,那他可就不客气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