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邱明再“路过”那家福利院的时候,看到那家福利院门口有着许多工人,正在对房屋进行修葺。

    邱明很满意,至少那个院长肯定没有完全贪~墨了那些东西,至于最后为孤儿院花了多少,回头再来了解就行。

    在回家的路上,等红绿灯的时候,有个中年妇女快速走来,一张传单,塞到了窗户缝里。邱明放下车窗,将传单拿进来,打算回家的时候丢掉。

    他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,整个人就愣住了。一家画廊的宣传单,明天有一个画展,主题是十二生肖。这些本都没什么,不过就是噱头罢了,凑齐十二种动物的画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那张白虎的国画,看着有些眼熟呢?邱明想了下,好像是他那天在饭店画的,随手就留在那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作品能够被展出,邱明其实有些高兴,但落款没有邱明的名字,反而是盖了一个别人的印章,这就让邱明很不爽了。

    啥意思,冒名顶替啊?拿我的画,给你涨人气?

    邱明决定,去那个画展看看,这画能要回来还好说,要是画廊不给,那就别怪他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拿回来了!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八点,邱明就下楼吃饭,开车去了画展的地方。画展的地方有点偏,不过也在江北,对邱明来说倒算是近的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邱明就到了画展场地附近,找个地方将车停下,邱明拿着宣传单去买票。如果是之前,别说是买票看画展,不要钱邱明都不去,他就欣赏不来。

    九点钟,邱明排队进去,人并不是特别多,但是进去之后,邱明才发现场地真的非常大,里面还有很多人,其中一些穿着打扮都像是大款的,很明显不是买票进来的,或者说这些人才是画展方所真心要邀请的人。

    一幅画少则几千块,多则十几万,甚至几十万,哪儿是普通人能舍得消费的。普通人家挂一副工艺品画就算不错了,这些都得瞄向那些有钱,且喜欢被人认为自己有“艺术气息”的富豪。

    买票进来的许多都是大学生,学艺术的,或者喜欢甚至是好奇的,当然,这些人也都不会买,只是看看罢了。

    邱明那穿着打扮,也被许多人认为就是一个来参观学习的穷学生,所以根本没有引起什么人的重视。

    场地里面用一些墙壁做了隔断,很明显分成了十二块,每一块展示一种动物的画。邱明别的都没看,直接奔向虎的那一块展区。

    这块已经来了不少人,其中大部分的人,都集中在一幅画的前面。这幅画,正是邱明画的那只老虎。

    在宣传单上,邱明看不太清那印章,这次凑近了,他发现上面是“寒山之印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诶呀,这是寒山先生的新作?寒山先生不是擅长山水么,什么时候这动物也画的这么好了?你看看这只老虎,一股下山猛虎的气势扑面而来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寒山先生是谁啊,国画泰斗之一,别人擅长山水,没说就不会画老虎啊。恰恰是因为画的少,所以才出了这么一副精品。”

    “凭借这幅画,寒山先生的地位又能提高一些,或许下一次书画协会选~举,寒山先生就能成为会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说是呢,这幅画,我觉得很不错,我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什么就你买了啊,这幅画我先看上的,当然是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在争这幅画,寒山先生极少画动物,不但这幅画是精品,更因为少,所以价值又会得到更大的提升,足以拿去拍卖会了,还得是压轴的画作之一!

    邱明有些意外,他也觉得自己画的这幅画很不错,但没想到竟然会引起争抢。他根本就从未接触过什么艺术品,只是觉得有不少冤大头喜欢,看来这些人就是冤大头吧?

    不过这是他的画,不管这画值多少钱,都是他的,他并没有卖掉。他转身,走向一侧的门,那边是通向画展工作人员办公室的,许多人会在画展上直接跟展方购买展出的画作,他要去跟工作人员说,这幅画是他的。

    在画展的监控室里,张百川坐在椅子上,这次画展弄得这个十二生肖主题还真不错,许多接到邀请的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张百川自己的家里也挂着几幅画,不过他就是留着升值的,实际上他也不太欣赏这些所谓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盛世的艺术品,乱世的黄金。现在是盛世,尤其是华夏,经济飞速发展,所以购买艺术品的人越来越多,炒作这个的自然也变得越来越多,像是魔都、京城、羊城这样的大城市,几乎每个月都有新的画廊开业,可见这个行业的繁荣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商人,要做的就是将一些画作甚至是画家炒起来。那些购买艺术品的人,绝大多数都没什么欣赏能力,只是看名气来衡量价格。

    比如这次画廊就弄到了一副猛虎下山图,可是没有落款,虽然画技顶尖,但也未必能卖的上价。

    于是画廊就着了行业里的泰斗做鉴赏,并盖了章,表示这是受到那位寒山先生认可的画作,从而极大的提升了其价值。

    原本只能算是精品的画作,但是现在,就能变成这次画展的扛鼎画作!

    看看现在围在这幅画前面有多少人吧,不过他们以为这幅画他会卖?就算是卖,也不是在这次画展直接卖掉,而是留着送去拍卖行。这次的画展,先将名气炒出去。那么这幅画的价值就能再提升几个档次,最少能加一个零。

    门外忽然传来吵闹声,张百川在皱着眉头,这小刘是怎么办事儿的,画展上,怎么能出乱子?

    不过他也要看看,是谁赶在他的画廊画展上搞事情,这是不给他张百川面子啊!

    邱明指着宣传册上的那副猛虎下山图:“这幅画是我画的,上面那个印章不是我的,我也没有卖掉过这幅画。你们要卖可以,给你们画廊拉人气都行,但是卖画的钱,必须捐出去。”

    画廊的负责人刘国超一脸哭笑不得:“你是给哪儿拉赞助的?你说这些话,你自己信吗?念在你是为了福利事业拉赞助,我不为难你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说这幅画是你的,你怎么证明?”刘国超的身后,传来一个充满了威严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