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板。”刘国超赶紧站起来,态度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邱明看过去,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,这是主办方的老板?眉眼好像看着有点眼熟,但也有可能是在什么地方路过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想我怎么证明?”邱明反问道。这画上面没有他的署名,当初他把画留在饭店了,那几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啊。

    张百川仔细的打量着邱明,还真是这小子啊。这画真是这小子的,还是说这小子在胡扯?不过这很简单,试一下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画是你画的,很简单,现场画一幅就好了,怎么样,敢不敢?”

    “还画这个?”邱明指了指宣传册上的猛虎下山图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画别的,怎么做对比?他一摆手,刘国超马上就让人去拿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刘国超也不相信,这么好的画,肯定是出自大师之手,没有三四十年,不可能画的这么好,这小子敢当着老板的面胡吹,老板可不是这么好戏耍的!

    好几个人都围过来看,许多人眼神中都带着一些同情。刚才的事情他们也知道,他们以为邱明就是为什么福利机构争取善款的。可你拉善款可以,不能冒名顶替啊,现在下不来台了吧?

    邱明看了一下,跟上次用的毛笔不是一号的,但没关系,他依然蘸足了墨汁,迅速下笔。一分钟之后,邱明放下毛笔,仔细端详了一番,好像比上次发挥的更好一点。

    刘国超看着桌上的画,瞪大了眼睛,这不可能!

    一分钟,怎么可能一分钟就画好了?!他不是没见过一些画画快的画师,不过都是铅笔素描,这是国画啊!而且这个小子只蘸了三次墨汁,就完成了这幅画,在他的眼中,好像这幅画,比他展出的那副更好!

    张百川正转动手串的手指也停住了,他亲眼看到邱明作画,如此快速就完成了,至少在他这个外行人眼里,这幅画非常棒!

    刘国超找来了两个国画高手,想让他们点评一番,其中就有寒山先生的大弟子钱洪峰。

    “咦?刘老板,你这就不厚道了。上次我老师向你求一副这位大师的画作,你说就只有一副。这桌上是什么,分明就是那位大师的画作,你看看这笔法,别想糊弄我。没说的,这幅画我要了,你开个价吧,正好下个月送给老师做寿礼。”

    刘国超拦住了钱洪峰:“钱老师,你仔细看看,确定没看错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看错,这双眼睛,我可不下于老师。”钱洪峰一脸的不悦,要不是他右手做了手术,画笔拿不太稳,他未必不能超过老师。他现在锻炼的就是眼力,这方面实际上他已经青出于蓝了。

    “钱老师,你也知道,这画肯定是要送去拍卖的,多少人都来问过价了,真不能直接卖。这样,拍卖的时候,我一定专门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刘国超亲自将钱洪峰送出去,另外一个国画高手想伸手摸一下呢,刘国超赶紧拦住了。这墨可还没干呢,要是用手抹一下,这幅画不就毁了么!

    “老钱,你觉得没,这幅画好像是新画的,不,像是刚画的。”

    钱洪峰停住脚,好像真有这种感觉,而且在办公室他也看到了画笔和墨汁,可是刚才办公室里那些人,没看到什么人像是画家啊?

    邱明看着张百川:“现在可以证明了吗?那幅画我没有卖,你们得到了,盖上了别人的印章,这点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刘国超这时候开口道:“这位先生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,那个印章是鉴赏用的印章,不是说这幅画是他画的。”

    啊?不是冒名顶替?邱明有些尴尬,他根本不懂这些,闹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那是国内顶尖的国画大师,他的印章在上面,这幅画才会被许多人承认,不是说你画的不好,而是没有落款,就没有人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你是在哪儿学的画?有没有合作的画廊?不如跟我们签约吧,我们保证力推你,今年夏天就能让你在京城或者魔都开个人画展,而且能将你的作品,送到苏富比这样的顶尖拍卖行!”

    刘国超看着邱明,就像是看到了一只闪闪发光的招财猫。这样的画师,哪怕他们只是抽百分之五的成交价,他们也能赚一大笔。

    邱明刚想拒绝呢,张百川先开口了:“老刘,去让人给那幅画估个价,然后开张支票给邱先生。”

    邱明摆摆手:“不用,我相信你。这幅画麻烦你也卖掉吧,捐给一些需要帮助的人,该你们的抽成你们自己扣掉。没什么事儿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刘国超还想拦着邱明呢,张百川扫了一眼,刘国超就停住脚步。等人走了之后,刘国超这才一脸懊悔:“老板,这位您怎么就让他走了呢,这可是国画顶尖大师级水准啊,他能给咱们画廊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啊。”

    画廊不只是靠着卖画挣钱,还有就是得到那些买画的客户资源,可以卖给他们其他的高端产品,画廊无非就是一个媒介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人去找他,这个人,以后你就当没见过。告诉所有人,今天的事儿谁都不准传出去,这是我说的!”

    张百川对这个邱明是越来越有兴趣了,如此年轻,又这么有才华,还会功夫,对金钱也不看重,性格有些洒脱,是女儿的良配。

    最让他满意的,就是对方父母双亡,多适合招为上门女婿啊!

    只是这几天他发现,好像女儿并没跟这个小子联系,也没看到这小子跟女儿联系,是不是他搞错了?

    无论这个小子多适合,要是女儿不喜欢,那也白搭。他张百川的女儿,喜欢是最重要的,其他的只要不是残疾,人品不差,他就能接受。

    邱明是看这老板的气度,觉得这人不会骗他。当然,他过段时间也会来看看,要是真的骗了他,他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出门离开,上车的时候,邱明愣了一下。刚才那个老板知道他姓邱?他好像没有介绍过自己吧?

    他第一眼就觉得这个老板好像有点眼熟,现在努力回想,还是想不起来,这人是在哪儿见过呢?为什么会知道他姓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