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采臣被邱明的一句话给搞蒙了,刚才咱们路过的不就是树林吗?你跑那么远到郭北县去砍树?那边的树有什么特别的吗?

    “对了,别聊我的事儿了,还是聊聊你。你这一趟收账,能赚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这次要收三十两银子,我能赚三两银子呢!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宁财神有些骄傲。

    “三两银子,能买多少粮食?嗯,一个馒头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个馒头两文钱。”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,你要是知道就赚这点钱,还有可能搭上命,你还去吗?难怪这宁采臣一路上不舍得吃,不舍得穿呢,这日子过得也确实苦了点。

    轰隆隆~~

    天空忽然打雷了,宁采臣抬头看了看天,笑着对邱明说:“邱大哥,别急,我带着雨伞呢。”

    他将书箱放下,从里面掏出一把雨伞。撑开之后……抬头一样能看到天上的乌云。

    邱明一番手,从须弥戒指里拿出一把折叠伞撑开:“过来吧,小心你的书箱被雨水打湿,账本上的字可就都花了。”

    宁采臣马上躲到邱明的伞下,那只叫金坚的小狗,早就先一步钻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这伞是用白铁做的骨吗?这伞面是什么料子的,我怎么从未见过?还有你这伞刚才放在什么地方了,我怎么没看到呢?”宁采臣好奇的打量着折叠伞,这伞太漂亮了,他敢肯定,他们县里的县令都没用过。

    “伞骨是用一种特殊材料制作的,伞面是尼龙,一共料子的名称,比较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伞刚才放哪儿了,你没背包啊?你的衣服里面能放下?”宁采臣说着,就想去翻邱明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会变戏法!”邱明打开宁采臣的手。

    阵雨来得快,去的也快,等雨停了的时候,邱明将伞收起来,宁采臣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那伞可以变成这么小?邱大哥,你这是哪个能工巧匠制作的啊?”

    “天堂。”天堂伞,质量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天堂?这个名字很有寓意啊,天上的殿堂。邱大哥,这位天堂大师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邱明停下脚步:“宁采臣,你能不能不问这么多问题?”

    这宁采臣也太能说了,尤其是喜欢问问题,跟十万个为什么似的,让人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宁采臣有些怯怯的看着邱明:“邱大哥,这是秘密吗?我懂我懂,能工巧匠肯定都不喜欢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邱明翻了个白眼,你懂个屁!

    咕咕~~

    邱明瞥了宁采臣一眼:“前面有个歇脚的凉亭,到那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宁采臣点点头,两人又走了一刻钟,到了凉亭坐下。宁采臣转身去翻他的书箱,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竹筒,但是打开之后,里面却只倒出来几滴水。

    又掏出来两个馒头,还很热情的递了一个给邱明:“邱大哥,你没带干粮吧,吃个馒头。”

    邱明扫了一眼:“宁采臣,你这馒头是什么时候买的?”

    什么时候?宁采臣想了想:“好像是前天。”昨天他是买的饼子吃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还能吃吗?算了,还是吃这个吧。”邱明伸手在石桌上一挥,一包压缩饼干,一个酒壶出现了。

    宁采臣上来翻邱明的袖子,邱明甩手:“干什么!赶紧吃,吃完了好赶路,晚上到了郭北县,好找个客栈住下。”

    拆开包装,邱明递了一块饼干给宁采臣。宁采臣咬了一口,很酥脆的,但是没什么味道,不过这个好像也不多,根本不够两人吃的吧?

    邱明手一晃,一个杯子出现在手中,他拿着乾坤八卦壶,给自己到了一杯水。三块饼干,一杯水,已经饱了。

    宁采臣吃了四块还想吃,邱明拦住他:“先喝水。”

    邱明拿着乾坤八卦壶,在宁采臣的注视下,给宁采臣的那个竹筒倒满了,然后手一晃,收到了须弥戒指里。

    宁采臣现在也不翻了,他知道翻也翻不出来。这邱大哥还真是变戏法的啊,也太厉害了!

    他喝了一些水之后,却发现自己已经饱了,他明明没吃几口东西,怎么就饱了?这是什么东西,这么神奇?

    “你那个馒头,喂金坚吧。吃完了,赶紧赶路。”

    那小狗那么大点,一块压缩饼干吃下去,还不得撑个半死啊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教我变戏法呗?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,我很聪明的,也能吃苦。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,小时候就有一个变戏法的老头说我很有天赋,如果不是为了读书,我早就成了一代戏法高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邱明一句话不说,心里默念经文。这宁采臣绝对是个话唠,邱明怀疑,这货是一路上只有金坚这只小狗陪伴,所以是憋得!

    看到邱明不理他,宁采臣低头看着那小狗:“金坚啊,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郭北县?到了郭北县,赶紧收账,然后好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想在郭北县玩两天?这可不行,我们还有别的帐要收呢,不收账,我们哪儿来的钱?”

    邱明斜眼看着宁采臣,他算是服了,这货居然能跟狗聊一路!难怪这货考不上秀才,就这一会儿不说话就会被憋死的样子,怎么考试?!

    在太阳西斜的时候,他们才看到郭北县城,可惜的是,他要收账的那家人,今天不在,要明天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今晚要住店,宁采臣犯愁了。他是来收账的,身上根本没有几个钱啊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小弟囊中羞涩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晚住店的钱我付,包括晚餐。”邱明快速的说道。他可不想再听宁采臣的长篇大论,影响他念经修行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邱大哥了,别忘了还有金坚啊。”

    TM老子管你吃住,还得管你的狗!

    找了一家店住下,大家吃完晚饭,各自回房。宁采臣还想到邱明房间,跟邱明聊聊天呢,邱明直接将门关上,让宁采臣吃了个闭门羹!

    可即使是没能进来,宁采臣还是隔着房门喊道:“邱大哥,早点休息,明天一早我喊你起床啊?”

    邱明堵住耳朵,他现在很想出去,将宁采臣的嘴用袜子塞住,一双不够用两双,塞得死死的!

    PS:祝各位端午安康,本书六一上架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