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宁采臣要收账的那家店老板下午才回来,他收完账之后,不舍得继续在县城客栈多住一天,非要赶路回家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不是来砍树的吗?怎么没看你去呢?还有为什么你一直跟我同路,这么巧吗?”宁采臣死死的捂着自己的书箱。

    邱明大怒,昨天吃住都是我花的钱,我会看上你那三十两银子!要不是担心你突然挂了,可得愿意跟着你!

    宁采臣似乎也觉得这么做不太对,好像邱大哥是那种视钱财如粪土的人,今天出城的时候,还特意买了一些熟食让他背着,只是他搞不明白,为啥他们两人,要准备三副碗筷,难道说还算上了金坚?

    “邱大哥,天色已晚,走夜路不安全的。你看前面是不是有间寺庙,我们去住一晚吧?”

    邱明神色一凛,点了点头,兰若寺到了吗?这宁采臣脑子还真是够可以的,在郭北县的时候,就有人说过兰若寺闹鬼,晚上一定不能靠近,他为了省钱,居然也敢住!

    走到附近,看到一个石碑。宁采臣用手将枯草扒开,露出石碑上的字——兰若寺!

    “邱大哥,我们就在这兰若寺住下吧,你看,前面还有亮光呢,定是有人住在这儿。”宁采臣有些兴奋,住在这儿,就不用花钱了,明天天亮再离开正好。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:“我就是要来这儿砍树的。”

    宁采臣看了看周围,好像是有些树林,不过邱大哥真是来这儿砍树的,那斧子呢?

    走进破庙,看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亮光,宁采臣自来熟的过去敲门:“我们是来这寺庙借宿的,里面的人出来聊聊天啊?”

    房门忽然被拉开,露出一个眉毛特别浓,还有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壮汉。壮汉看了宁采臣一眼,不知道这里闹鬼吗?这小子是来送死的吗?

    不过他看到邱明的时候,眼睛眯了一下。这位似乎也是修行中人,来这里干什么?降妖除魔?多少人都想要降妖除魔,但最终的结果,都是反被灭掉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寺庙不干净,你们还是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胡子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这分明就是一个没有人的寺庙,你也不是和尚,凭什么你能住,我们就不能住?我还偏要住在这里,你能把我怎么地?”

    宁采臣颇为不忿,这寺庙又不是你家的,你凭什么要赶我们走?再说了,这寺庙房间那么多,我们也不打扰你。

    燕赤霞看了看邱明:“你俩是一起的?那倒是我多管闲事了。不过提醒一下,这寺庙晚上会有女鬼出没,你们要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不等宁采臣再次说话,燕赤霞直接将门关上了。宁采臣颇为不满,这大胡子什么意思,吓唬我?我也是读过圣贤书的,子不语怪力乱神!

    不过转头他看到外面黑漆漆的,顿时有些怂了:“邱大哥,你说这寺庙,该不会真的有鬼吧?这可是寺庙啊,不应该有佛祖庇佑吗?”

    邱明一番手,拿出一个折叠好的灵符,递给宁采臣:“佛祖哪有时间管这么多事,我们凡事应该靠自己。这个你贴身带着,可以辟邪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把我们晚上买的那些东西拿出来,我请这位大侠跟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大侠?邱大哥,你没看错吧?那个大胡子一副凶相,怎么可能是大侠?”他内心还有一句话没说,要说是山贼、通缉犯什么的倒是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人不可貌相,你最好尊重别人一点,对你有好处。”这燕赤霞可是一个邱明非常想要结交的人,因为这位有个特点,明明学的似是道家的飞剑之术,偏偏又研习佛门的金刚经,佛道同修之人,可是非常罕见的。

    宁采臣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邱明也没多说。宁采臣这种人就是吃过亏之后,才会学乖一点的。

    当当当~

    “燕大侠,在下邱明,仰慕燕大侠风采,请燕大侠一起小酌一杯。”邱明在门外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燕赤霞正在念经呢,听到邱明的喊声,再次走下床榻,拉开门:“邱兄弟,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燕大侠的样子还是很好认的,邱某不会认错。燕大侠,请。”

    燕赤霞也没客气,有酒喝还是很不错的,他在这儿住了一段时间,可好久都没喝过酒了。

    宁采臣正将包着烧鸡和牛肉的油纸包打开,房门就敞开着,他屋里可没有灯,关上门就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燕赤霞跟邱明过来的时候,手里还端着两个烛台,进来之后,屋里顿时亮堂了许多。宁采臣看到燕赤霞进来,撇撇嘴,这大胡子还真好意思来!

    房门关上,三人落座。燕赤霞看像邱明:“邱兄弟,酒呢?”

    宁采臣忍不住了:“你这大胡子还不知趣,我们请你吃饭,你还要喝酒?这荒山野岭的,上哪儿给你弄酒去!”

    邱明一番手,乾坤八卦壶出现在手中。往桌上的三个碗里,都倒满了。宁采臣一脸疑惑,不对啊,那小壶里面装的不是水吗?还有这么小的壶,是怎么倒了三碗酒出来的?

    燕赤霞看了邱明手中的酒壶,他什么都没问,端起酒碗:“干!”

    邱明想拦都没拦住,这可是二锅头啊,绝对的烈酒。燕赤霞一口闷下去之后,憋着嘴半天才出了一口气:“好烈的酒!”

    宁采臣一脸的不屑:“不会喝酒还喊什么干。”

    但是他只喝了一口,却在剧烈的咳嗽。这一口酒下去,像是有一条火线从嘴巴到胃里,这酒果然好烈啊。

    邱明瞪了宁采臣一眼,抿了一小口,美滋滋的咽下,然后再次给燕赤霞满上:“燕大侠,这酒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够味儿!我这么多年,竟从未喝过!邱兄弟,多谢了。”说完,一扬脖,再次干了一碗,然后瞥了宁采臣一眼。

    这回宁采臣脸色变了,这大胡子喝酒好厉害啊,这么烈的酒,能连干两碗!

    邱明再次给燕赤霞满上,宁采臣怂了,低着头吃烧鸡,顺便将骨头丢在地上,给他那条小狗金坚吃。

    “呜~~汪汪汪!”金坚忽然大叫,它的鸡骨头,竟然被抢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