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采臣看向陪伴自己的小狗金坚,却看到鸡骨头正自己往外飘呢。邱明和燕赤霞都知道,不是鸡骨头自己往外飘,而是下面有个小鬼正拿着鸡骨头跑呢。

    燕赤霞伸手在宁采臣眼睛上抹了一下,宁采臣就看到一个冒着青光的红光的阴灵正托着鸡骨头跑呢,那阴灵根本不吃鸡骨头,纯粹就是在逗弄金坚玩。

    这种小鬼没什么本事,燕赤霞随手就可灭之。但是当他抽出袖子里的金刚钉时,那阴灵似乎是受到了召唤一般,嗖的一下穿过房门消失了。

    鸡骨头落在地上,金坚叼起来,一脸的茫然。不过转头就不想了,摇着尾巴欢快的吃着鸡骨头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刚才那个冒着红光的是什么东西?”宁采臣吓坏了,这不正常啊。

    燕赤霞随口说道:“一个阴灵罢了,没什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阴灵?那不就是鬼!”宁采臣的声音都有些颤了,这大胡子好像不是在吓人啊,若不是鬼,这鸡骨头刚才怎么会飘着?

    “大胡子,你,你别胡说。我们读书人,一身正气,鬼怪不侵!”

    “读书人?你是状元还是榜眼?一身正气,我怎么没看出来?”燕赤霞往嘴里塞了一块牛肉,“最讨厌你们这样穷书生,整天满嘴的圣人言,却满肚子花花肠子!”

    这破庙里,死的最多的就是这些穷书生,一点定力都没有,根本经受不住诱~惑!甚至有些根本不用诱~惑,那是主动送上门去的。

    宁采臣想反驳,但看到大胡子那凶悍的眼神,愣是没敢吭声。邱明心说,早知道他也凶一点了,也省的被这宁采臣烦。

    一碗酒喝完,宁采臣很快就迷糊了,他根本没喝过几次酒,更不要说这种烈酒了。

    看到宁采臣躺那睡下,邱明将没吃完的东西拿起来:“燕大侠,我们到你那再聊一会儿?”

    燕赤霞也很久没跟人说过话了,他也有一些问题,想要问邱明,于是点点头,两人收拾了东西,到了燕赤霞的房间。

    燕赤霞的房间东西很少,只看到一个包裹,一本书,还有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“燕大侠还读佛经?还是梵文的,我一直以为燕大侠是剑仙呢。”邱明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佛经与道经,对我都有一些启发,凡是对我有用的,我都想学一点。而且无论是佛经还是道经,只要能降妖除魔,那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燕赤霞对此也毫不避讳,本身他就是一届散修,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管他什么佛经还是道经,能让他修为更进一步,那就是好经。

    “这《金刚经》,你可背诵下来了?”邱明问道。

    燕赤霞眯着眼睛:“邱兄弟也认识梵文?”他可没说这是金刚经,邱明竟然知道,肯定是认识梵文。

    “认识一点点。”当初奖励的梵语精通,还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这《金刚经》我研读了上千遍,自是能够背诵。邱兄弟对佛门经文,也有兴趣?”当初为了学这《金刚经》,他可以跟一个认识梵文的老僧学了很久呢。

    “观自在菩萨……”邱明开始诵读心《心经》,这与《金刚经》,皆属于佛门大乘般若一脉,他打算用《心经》,换取《金刚经》。

    燕赤霞端着碗的手忽然停住了,然后将碗放下,认真的听着邱明诵读的《心经》。这邱明,居然也会佛经?!

    一遍念完,邱明笑眯眯的看着燕赤霞:“燕大侠,我这经文怎么样,对你可有帮助?”

    燕赤霞沉默了一下:“有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邱明指了指燕赤霞的《金刚经》:“这本经书,可否给我抄录一份?同样,我的《心经》也会给你默写一份。”

    换经?

    燕赤霞马上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在那些有门派传承的修士那里,这点会非常难,门派传承,不能外泄!

    但是燕赤霞是散修,这经书也是无意间得到的。邱明更是对这些不太看重,他连家传的功法都曾传授他人呢,反正也不是一个世界的。

    燕赤霞翻了翻,这里没有笔墨纸砚。他平时怎么会用笔呢,就算是画符,他也是用自己的血来画。

    邱明看燕赤霞这么痛快的答应了,他也很高兴:“燕大侠,我还会一招掌心雷,不知可换取你的秘术?”

    掌心雷?燕赤霞想了想,自己的血雷掌也不错,或许可以交换学习一下,他再次点点头。不过同时燕赤霞有些好奇,这掌心雷,属于道门的术法吧?莫非这邱明,也是佛道同修?

    燕赤霞已经将邱明也当成了得到一些机缘,自己摸索的散修。加上邱明好客,还请他喝酒,与他脾气很合得来,他已经将邱明当成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邱兄弟,你也是佛道同修吧?我们都是自己摸索,互相之间多多交流一番,也好增进修为。”

    邱明对此简直是求之不得,马上就答应了他也想在符箓等方面跟燕赤霞多交流一番呢。

    师父刘若拙曾言,与人论道,也是一种修行。为他人解惑,同时也在也为自己解惑。两人现在开始聊对符箓上面的理解,邱明发现,这燕赤霞,还真掌握了一些他不会的符箓呢。

    就在邱明和燕赤霞聊天的时候,在树林的深处,走过来一个青衣女子。这女子面容姣好,身上的衣服轻~薄似纱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只是若有人仔细一看,就会发现这个女子根本不是在走路,而是双脚贴着地面飘呢。这哪儿是什么人,分明就是一个女鬼!

    宁采臣迷迷糊糊的起来,走到外面的角落去撒尿。他喝了酒后口渴,那一竹筒水都喝光了。

    尿完走回房间的时候,看到那大胡子的房间蜡烛还亮着,他还嘀咕,那两人还聊不完了呢。

    忽然有人拍着他的肩膀,他随口说道:“邱大哥,你回来了啊,赶紧睡觉吧,头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。”

    宁采臣猛地回头,怎么是个女的!

    “公子,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小女子倾心公子的风采,愿修燕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