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年树妖的左手忽然变长,那指甲像是变成了五支长矛,就要戳进宁采臣的胸口。正在看戏的邱明猛地跳过去,手中出现一把斧头,用力挥砍。

    “啊!你是谁?敢插手姥姥我的事!”千年树妖的手被砍断,虽然重新长出来,但却让她消耗了不少法力。刚才她听邱明说要帮忙,她还不屑一顾,但现在终于知道,邱明也不好惹,竟然能一下子斩断她的手!

    她可是千年树妖,寻常的斧头,就算是砍一天都砍不破皮。但是邱明手中这把斧头,却让她一个照面就吃了亏,这是燕赤霞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邱明将斧头抗在肩膀上,像个小混~混一样,斜眼看着千年千年树妖:“这个人是我带来的,你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宁采臣刚才被吓得一屁~股坐在地上,刚刚爬起来,就听到邱明这么仗义的一句话,他马上跑到邱明身后:“邱大哥,你去跟大胡子一起把那妖怪杀了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白了宁采臣一眼:“斧头给你,你去啊。”

    宁采臣讪讪一笑,别说是给他一把斧头,就算是再给他穿上盔甲,他也不敢冲上去,那可是妖怪诶!

    “姥姥我只要宁采臣那个书生,别的姥姥都可以不在乎,包括刚才死掉的那个女鬼。如果你们不答应,那姥姥今天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!”

    千年树妖语气阴沉,主要也是她发现邱明也不好对付,如果邱明跟燕赤霞联手,那么她也未必能讨得好好处。

    不如退一步,反正她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断了小倩的念头,免得出现什么意外,这对她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“老妖婆,先跟我打完再说,看剑!”燕赤霞可不会给千年树妖太多喘息的机会,他今天就算是不能杀了这千年树妖,也要将其重创,让她无法再出来害人!

    邱明走过去,拍拍宁采臣的肩膀:“放心,有我在,她伤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就看到宁采臣冒着光“飞”起来了。原来是地上冒出了一条树藤,想要刺穿宁采臣。但是宁采臣身上的灵符忽然被激发,这才让宁采臣没死,不过也被撞的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邱明正想去救宁采臣呢,地上忽然也冒出来一条树藤,正好缠住邱明的腰,一条舌头模样的东西,直奔邱明的面门。

    这千年树妖果然强大,一面跟燕赤霞对打,一面还能同时偷袭宁采臣和邱明,并且都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

    邱明一番手,掌心雷直接劈在那条攻击他的舌头上面,舌头飞快退缩,邱明一个翻身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再抬头,看到宁采臣被吊在半空中呢。宁采臣身上的灵符已经全部被激发,但是千年树妖可不是普通的小鬼,这些灵符无法让千年树妖退缩。

    此时正有一条舌头,要钻入宁采臣的嘴巴里,而宁采臣也正双手抓着舌头,努力的将脖子往后抻着呢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救命啊~”宁采臣艰难的喊道。

    邱明抬手扔出一道灵符,天空中落下一道雷霆,缠着宁采臣的舌头也缩回去,宁采臣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掉下来的宁采臣没有第一时间感谢邱明,而是冲着燕赤霞大吼:“大胡子,你不是要跟这妖怪单挑吗?我看你根本不是对手,为什么这妖怪还能分心来攻击邱大哥和我!”

    宁采臣觉得今天很点背,先是喝酒喝醉了,然后就是遇见鬼。好不容易鬼被邱大哥杀掉了,怎么又冒出来这么厉害的一个妖怪?

    最让他无奈的是,这妖怪好像认准了要是杀他,他做了什么?他只是路过,在这兰若寺借宿一晚啊,这难道就该死不成?

    还是说这妖怪觉得他好欺负,所以才要杀他?这凭什么啊!

    被宁采臣这么一说,燕赤霞也觉得很没面子。他刚才谢绝了邱明联手的提议,要单挑这千年树妖。

    结果千年树妖一边对付他,一边还能攻击邱明和宁采臣,这不是显得他远不如千年树妖,刚才一直都是在说大话?

    “慧剑出鞘,斩妖除精!”燕赤霞手中的剑脱手而出,直接穿过了千年树妖的胸口。但是千年树妖及时的遁入地下,穿透的只是一个虚影和外皮而已,她其实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燕赤霞将手指咬破,迅速在掌心画了一个太极图案:“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!”

    这些是他得到的一本古籍上记在的秘术,相传是太乙天尊的传承,他修炼的也是太乙天尊一脉,在往上呢,就可以说是玉清一脉了。

    只见燕赤霞双手向前飞速拍动,地上不断炸出一些深坑,而燕赤霞手掌上的血液,也不断的减少着。

    宁采臣捅了捅邱明的腰:“邱大哥,那大胡子在干什么?刨坑吗?”宁采臣看不懂,那大胡子是不是疯了,千年树妖明显已经跑了,还在地上刨坑干什么?

    邱明正看着燕赤霞在施展秘术,听到宁采臣这句话,差点笑出声。没错,在外人看来,好像燕赤霞在做无用功,但实际上,燕赤霞这招正好借住了地脉的力量,斩断了千年树妖的好多树根,绝对已经伤到了千年树妖。

    “不懂就别说话,万一惹恼了燕大侠,他要揍你,我可不拦着。”邱明觉得宁采臣实在是有些欠揍,别人在那降妖除魔,你帮不上忙,还在这儿说风凉话。

    宁采臣缩了缩脖子,他觉得那大胡子太恐怖了,看面相,跟江洋大盗似的,而且脾气似乎也不太好,不惹为妙。

    “臭道士,宁采臣我一定要杀掉,你们别想离开!”

    千年树妖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传来,宁采臣傻眼了。那大胡子刚才动手的时候看起来那么威猛,怎么这妖怪还是跑了?

    妖怪跑了也没什么,可是为什么盯上他了?我又没招惹呢,你去找大胡子报仇啊!

    邱明听到这句话,瞳孔缩了一下。听这千年树妖的意思,天亮了也不打算让他们离开。这里毕竟被树林包围,是千年树妖的主场,如果布上迷阵,那还真不好离开。

    让邱明也颇为无奈的是,这千年树妖,为何就认准了宁采臣?他也不知道,这根本就是一个误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