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云禅师怒目圆睁,不要以为十方受伤了,他就会怕了这二人,他降妖除魔的时候,以一敌十都是常事儿!

    在白云禅师看来,保护女鬼,那就是跟女鬼同流合污,就是邪道。他知道有不少邪道修士养鬼,现在怀疑邱明就是这一类。

    小倩看到邱明竟然要为了她,跟白云禅师动手,内心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“邱先生,算了,我本身就是鬼。你是人,我们人鬼殊途,你没必要为了我,跟那大师结怨。”转头小倩又看向白云禅师:“大师,请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你一定要杀了我?”

    谁也不想不明不白的死,更何况小倩已经是鬼,这次可就是魂飞魄散,比死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是鬼,滞留阳间就是错。如果你死的时候就去投胎,又怎会变成鬼?贫僧观你最少已经修炼了数十年,这么长时间,你都没有去投胎,偏偏贫僧要杀你,你就说要去投胎?”白云禅师冷笑,他遇上的每一个鬼都喜欢叫可怜,但是他都不会信那些鬼话!

    “我是被千年树妖禁锢了骨灰坛,你让我怎么投胎?这千年树妖盘踞在兰若寺附近时间也不短了,大师既然降妖除魔,为何早不来杀了那千年树妖?”小倩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降妖捉鬼图上并没有兰若寺,再说燕赤霞不是先来了?”白云手上有一份降妖捉鬼图,上面标注了一些妖魔鬼怪的盘踞地点,都是道行颇深。

    他不来,确实是不知道。这一次若不是带着十方下山历练,他也未必会跑到这儿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既知我是迫不得已,又为何不能放过我?我并未害人!我只是想去投胎,为何大师就是不许?大师何不发发慈悲之心,放我去投胎?”

    “贫僧放了你,谁知道你是不是去投胎?这鬼门虽然已被封住,但贫僧还可为你打开,你现在进去,贫僧就信你。”白云禅师被小倩说服,决定退一步。

    可是小倩怎么可能走这道鬼门,这是通向枉死城的啊。她要是进入枉死城,那就必然被黑山老妖抓住,还是要被黑山老妖吞噬,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“大师何苦咄咄相逼,我说了要去投胎,就肯定要去。我进入鬼门,那黑山老妖定然要害我。大师想一想,如果我要害人,这么多年,我为何从未害人?”

    “哼,既然给你生路你不选,那就别怪贫僧了,拿命来!”白云禅师一听这女鬼还在辩解,分明就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邱明翻手就是一斧头:“白云禅师,刚才我的话你好像忘了,这个女鬼,不能杀!”

    邱明本来以为小倩能够说服这老和尚呢,现在看来,根本不行啊。这老和尚的固执,已经变成偏执了。

    “姓邱的,你真是要保护女鬼?冥顽不灵,那就连你一块收拾了。等我抓住你,再去你的师门问问,是谁教出来与女鬼勾结在一起的弟子,给道门蒙羞!”

    邱明拎着斧头,白云禅师却赤手空拳,可是不过三招,邱明就被白云禅师一掌印在胸口,不过这也只是让邱明血液翻腾一些罢了,有玄龟软件的保护,还不至于让他受伤。

    白云禅师皱着眉头,这姓邱的本事不咋地,但是这身上的防御法宝倒是真不错。还有那闪着寒光的斧头,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器。

    看到邱明吃亏了,宁采臣在旁边喊道:“大胡子,你不去帮忙吗?邱大哥请你吃饭喝酒,他现在跟那老和尚打架,你都不帮忙?”

    燕赤霞其实早就想在跟白云禅师打一场,只是他在枉死城消耗很大,而且也不愿跟邱明两人欺负白云禅师一个。

    十方这时候拄着禅杖,一脸不屑的说道:“那是师父的手下败将,哪儿敢跟师父动手,他连我都打不过!啊~~”

    燕赤霞飞起一脚,将十方踹飞。上次若不是这两人联手,他的“道神道”又怎么可能毁掉?

    白云禅师虽然厉害,但他也不差。这十方小和尚太讨厌了,整天叽叽歪歪的,早就想揍他!

    燕赤霞挥剑斩向白云禅师:“白云,燕某人早就想再会一会你了。大家都是修士,本来就算不是朋友,也不该是敌人,你毁了燕某人的‘道神道’,又放跑了千年树妖,这次还敢跟我邱兄弟动手,今天就让看看燕某人的厉害!”

    有了燕赤霞的加入,邱明的压力大减。这白云老和尚太厉害了,一身秘术十分惊人,幸好这老和尚想要活捉邱明,根本没下死手,否则他刚才恐怕就该受伤了。

    十方也想上去帮忙,但刚一动弹,就牵动了伤势。白云禅师听到弟子的闷哼声,担心弟子伤势,脚踩祥云飞退:“你们两个当真要拦着我杀了这女鬼?”

    邱明斧头一横:“真与假你看不出来吗?你太固执了,根本分不清什么是好坏。佛说,明辨是非是为大善,你却根本是非不分!”

    白云禅师皱着眉头,这姓邱的也懂佛理?不过他怎么就是非不分了?妖魔鬼怪横行人间,这本身就是错的,他降妖除魔,就是对的,是在积累功德!

    “你要杀千年树妖,却为了那树芯,是为贪;一言不合,你就动手,是为嗔;你只看到妖魔鬼怪的坏,却不知道佛祖坐下也有八部天龙,固执的认为所有妖魔鬼怪都该死,是为痴。”

    “贪嗔痴你都占全了,也配称为佛门弟子!”

    白云禅师愣住了,贪嗔痴,这是他吗?不,都是这姓邱的在扰乱他心神!白云禅师内心也有些乱,看了看弟子十方,再不找个安静的地方疗伤,恐怕会伤及根本。

    “哼,下次再与你们计较。”白云禅师架着祥云,飞到十方身边,看他要带徒弟走,邱明和燕赤霞也没拦着。他们此时的灵力消耗,可比白云禅师大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们升空后,十方手中猛地甩出一颗佛珠,打向小倩。师父嫉恶如仇,怎么能让这女鬼逃生?

    他虽然受伤,但并不是对付不了这女鬼,他要帮师父出口气,他们要杀的女鬼,那就一定能杀掉。

    小倩大惊,本能的举起手中的骨灰坛抵挡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小倩的骨灰坛,碎了!

    PS:三万多收藏,却只有一千来个书友订阅,可这一千多个书友的月票,也没有都给老四,大家助老四冲上新书月票前十啊,只要再多一百票就够了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