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房顶,吸收了一丝朝阳紫气,邱明感觉昨夜消耗的灵力大部分都补充回来了。

    等邱明煮好面的时候,宁采臣和燕赤霞都是闻着味儿就过来了。燕赤霞吃过方便面,可是宁采臣并未吃过。这次邱明还加了火腿肠和卤蛋,让那两人吃的都非常爽。

    宁采臣喋喋不休的询问这面是哪儿来的,那火腿肠是何物,卤蛋是怎么做的,邱明只是告诉他,这顿饭要一两金子,他就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一两黄金啊,他得好几个月才能赚到。邱明送他下山离开后,告诫他千万不要再过来这边,那千年树妖并未死。

    宁采臣点头如啄米,他也不想再过来了,而且对天发誓,以后绝对不走夜路!

    买了一些吃食,邱明回到兰若寺,他与燕赤霞商量好了,这段时间两人好好交流一番,尤其是交换一些秘术,努力提升实力!

    “邱兄弟,这是我抄写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你读一遍,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将誊写的《心经》递给了燕赤霞。两本经文出自同源,《金刚经》比《心经》高深一些,这个邱明算是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不过有了《心经》,燕赤霞也能更加的理解《金刚经》中的意思,更好的提升修为,所以他也并未有什么不满。

    邱明读了一遍,感觉到体内力量增加的确实比《心经》要快许多,而且对《心经》的理解也更深了。

    燕赤霞也验证了一遍《心经》,这个交换他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燕大侠,这是掌心雷的秘术修炼方法,还有初级的五雷正法。”邱明想了想,还是决定将初级的五雷正法也交给燕赤霞,掌心雷比燕赤霞的血雷掌还是低级一些,邱明不能一直占便宜。

    燕赤霞看到还有五雷正法,顿时觉得自己占便宜了。他想了想对邱明说道:“邱兄弟,我看你身体气血旺盛,似是学过炼体的功法,但是却不懂招式?”

    “我有家传的十八个招式动作,但是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将其连贯施展。”邱明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胡乱挥斧头。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斧法还不错,但是看到燕赤霞的剑法之后,才知道自己差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十八个招式不是连贯的吗?难道有所缺失?”燕赤霞有些好奇。十八个招式,已经不少了,许多剑法还只有几招呢。

    “我给燕大侠演示一番。”邱明说着就将十八个招式动作都做了一遍,反正没有练气口诀,这招式动作也就只能给普通人强身健体罢了。

    燕赤霞皱着眉头:“你这好像是基础的炼体动作,看起来倒适合用斧头施展,应该有配套的练气口诀吧?。”

    燕赤霞发现这十八个动作好像能锻炼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而且每个动作似乎都包含了多种变化,显然创出这些动作的人,是一个高手。

    燕赤霞曾经也是一个剑客,他见过许多炼体的高手,但是却从未见过这种炼体秘术,这是邱明家传,那他家里一定不简单。只是既然是家传,为何没人给这邱明指点一番?

    “我也是自己摸索着练习,长辈说勤加练习,自然就能融会贯通”这功法邱明给师父刘若拙看过,当时师父也没说什么,只是让邱明勤加练习。

    燕赤霞想了想:“这样吧,以后每天我陪着邱兄弟练一个时辰,帮助你尽快熟悉。与人对战,才能更好的进步。我看邱兄弟天资不凡,定然也能很快融会贯通。”

    燕赤霞正觉得血雷掌跟邱明换了两种雷法秘术,自己占了便宜呢,正好他可以在这方便帮助邱明一下,其实对他的剑术提升也有一些帮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赤霞一剑斩下,邱明侧身躲过,反手斧头上撩,两人乒乒乓乓交手上百回合后,邱明才再次被燕赤霞点中了肋下。

    “邱兄弟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你已经从能接我三五招,到接我上百招,还能反攻,天赋真是惊人。”燕赤霞赞叹道。

    邱明收起斧头:“可我还不是你的对手不是吗?”你这是不是在夸自己?

    燕赤霞白了邱明一眼,他练剑三十余年,要是被邱明三十天就超过了,那他干脆把剑折断算了!

    “可是在符箓一道,我是远不如你。我们互换了一些符箓的画法,如今我的你已经都学会了,你传我的那些,我还只学会了部分。”

    这方面,燕赤霞对邱明甚至有些钦佩,这邱明学画一个新的符箓,几次就能成功了,而他就不行,难道是自己从小不怎么握笔的原因?

    就连雷法,邱明学习的都比他更快。邱明的气息每天的增长速度,也比他快的多。

    燕赤霞明白,邱明肯定有比他更加高深的传承,修炼速度在他之上也不奇怪。尤其是他正在苦练剑法,等到这个突破的时候,他的飞剑之术也该练成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就算没有“道神道”,他也有信心跟白云禅师与十方师徒再做过一场。当初他的“道神道”被毁坏,这件事儿他可一直没忘呢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几句,互相问了对方一些问题,然后各自回房修炼去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月后,邱明的房间猛然气势一涨,然后很快就收回去了。燕赤霞睁眼看向邱明的房间,邱兄弟终于是突破了吗?

    邱明的家传功法突破了,实力更进一步。两个月前,他不是一个鬼将的对手。如果现在再对上鬼将,他有信心不用符箓,也能获胜!

    如果在配合符箓之道,两个鬼将他也不怵!

    这段时间小倩也很开心。白天就躲在玉佩里面,晚上出来帮邱明收拾房间,洗衣做饭,偶尔还弹弹琴,做一个侍女该做的活,她却从无怨言。

    现在的饭菜,都是小倩晚上做好,邱明他们白天热一下就能吃。他准备的那点方便面什么的,早已经吃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我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。上次为了我,那两个臭道士让师父难堪了,我们现在去教训他们一番!”十方怂恿道。

    白云禅师从蒲团上起身:“好,为师也正想再去会会那两个道士,尤其是要除掉那个女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