巡海夜叉的声音很大,邱明站在很远的崖边也听得清清楚楚。龙王竟然要童男童女,这跟那些吃~人的妖怪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这跟邱明所了解的龙宫一点都不同,他在想,是不是他了解的太表面了,龙是神兽,那也是兽,难道真的将人族当成是食物?

    邱明觉得不太可能吧,在这个世界,龙宫应该算是比较弱的势力才对,不说三清和西方二圣,就算是他们的晚辈,比如太乙真人什么的,也比龙宫要强很多才对。

    龙宫,怎么敢光明正大的索要童男童女吃?

    邱明还没想明白呢,哪吒就忍不住了,直接从人群中跳出来:“呔,妖怪!”

    巡海夜叉一看,一个非常可口的童男跳出来了,他还以为是被那些人丢出来送给他的呢,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打着龙宫的旗号,果然无往不利。这个童男,肯定肉质鲜嫩,非常美味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娃娃,我可不是妖怪,我是东海龙宫的巡海夜叉,过来吧!”巡海夜叉手中钢叉一挥,一股海浪卷过去,想要将哪吒卷过来。

    哪吒手中乾坤圈飞手打出,巡海夜叉赶紧拿钢叉抵挡,只听见当的一声,他的钢叉直接被砸断了!

    乾坤圈去势不减,直接撞在巡海夜叉胸口,将他的胸口打的凹陷进去。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巡海夜叉没想到跳出来的小娃娃这么厉害,他竟然一招都没挡住,直接重伤吐血。他刚想跑的时候,一根红色的绸带一样的东西忽然捆住他,将他拖出水面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,我是东海龙宫的巡海夜叉,这陈塘关一年也别想下雨!”巡海夜叉威胁道。

    那些文官和百姓果然都吓坏了,这位可是龙宫的使者啊,怎么被三公子给打成这样?三公子能打得过这个巡海夜叉,打得过万千海族吗?打得过龙宫其他高手吗?

    哪吒最听不得别人的威胁,不等其他人说什么呢,他直接就拎着乾坤圈,照着巡海夜叉的脑袋狠狠来了一下,直接打的巡海夜叉脑浆迸裂!

    一道灵光从巡海夜叉的尸体中飞出,钻入海里不见了。百姓吓坏了,那些文官也都没想到,三公子居然这么狠。

    一些人马上去跟总兵李靖汇报,而百姓赶紧散去了,巡海夜叉的尸体,孤零零的飘到岸边。邱明叹了口气,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哪吒感觉很不高兴,明明他帮助众人收拾了那个嚣张的巡海夜叉,为什么所有人都像面对瘟疫一样避开他?还有很多人眼神中透露出的是恐惧,不应该都来感谢他吗?

    哪吒来到邱明的家,找邱明抱怨。他知道那些文官肯定是他找父亲去告状了,这时候他可不想回家挨骂。

    “哪吒,这件事,还真是你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哪吒一听邱明也这么说,顿时就火了。他是来求安慰的,不是来求批评的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那什么夜叉要百姓贡献童男童女,他要吃~人!这种邪恶的妖怪我杀了,难道不对么?!”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:“可是你忘了这巡海夜叉的身份,他是东海龙宫的。我知道,你不怕东海龙宫,你觉得自己占着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占理,龙宫也不能吃~人!”哪吒梗着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应该活捉他,当面跟东海龙王对质。现在那巡海夜叉被你打死了,他们不承认索要过童男童女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都听见了,他还能狡辩?”哪吒一脸的不忿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那么多人都听见了,是人,不是龙宫麾下的海族。他们为你作证,龙王能相信?龙宫可从来没有过吃~人的传闻,这件事有可能是那巡海夜叉狐假虎威,假传消息。”

    哪吒一脸懵逼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,这几年可能要求渔民甚至百姓祭品的,根本不是东海龙宫,而是这巡海夜叉。你想想,东海龙宫怎么说也占据一片海域,物产丰富,会缺这么点祭品吗?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,女娲娘娘的庙宇还有祭品呢。”哪吒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见过女娲娘娘来拿走祭品吗?没有吧?甚至就连一些小庙供奉的神仙,也都不会取走百姓的祭品,他们更需要的是百姓的信仰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佛争一炷香,争的就是这信仰,可以更好的传教,让己方的势力扩大。为此他们还会时不时的降下一些“神迹”,来让更多的百姓信仰、供奉他们。

    哪吒也想明白了,好像真是如此啊,那祭品虽然不少,但也不算多,尤其是对整个东海龙宫来说,这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想明白了吧?这可能就是巡海夜叉借着东海龙宫的名义,为自己索要的好处。这么长时间享受百姓祭品的,可能也是这个巡海夜叉。本来活捉他,我们不但占理,还能让东海龙宫做出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想现在呢,你把他打死了,死无对证,东海龙宫反倒是可以借此发难,毕竟你打死了他们龙宫的夜叉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打死了,因为他该死!东海龙宫来人要是讲理还好,要是不讲理,那就让他们尝尝我的乾坤圈和混天绫!”

    邱明叹了口气,哪吒之所以这么硬气,主要也是因为太乙真人在他出生时就送了两件法宝,这可是哪吒一直在用的宝贝。

    否则哪吒就算是灵珠子转世,修行之路一路坦途,那也不会变的如此嚣张。哪吒最后不得已变成莲藕身,也怪这太乙真人。

    “哪吒,记得,如果东海龙宫有人过来问巡海夜叉的事儿,你别太冲动。如果非要动手,也别杀人,尤其是不要杀龙族,能记住吗?”

    杀了龙族,这个仇可就真的解不开了。龙族子孙本身就少,更何况这是龙王的直系血脉,他怎么能看着自己儿子死了而无动于衷呢?

    哪吒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:“知道了,你真啰嗦。如果真有大泥鳅来找我麻烦,我活捉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龙族在哪吒的嘴里,就是个大泥鳅。邱明还想劝说两句呢,听见海边传来洪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谁杀了我东海龙宫的巡海夜叉?这是要与我龙宫为敌吗?马上出来自刎谢罪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