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吒听到邱明的喊声,乾坤圈没有砸在敖丙的脑袋上,而是歪了一下,砸掉了敖丙许多龙鳞。

    敖丙发出惨叫声,想要逃走,但是一个红绸带飘出来,将敖丙牢牢缠住,一头被哪吒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服不服?”哪吒一脚踩着敖丙,像极了打架赢了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乃东海龙宫三太子,你敢杀我?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不屑,打不过就开始拼爹,既然你要拼,那就拼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哪吒的师父是谁么?乾元山金光洞的太乙真人,昆仑十二金仙之一。”叫唤啊,你怎么不叫唤了?

    敖丙一脸呆滞,昆仑十二金仙之一?那昆仑十二金仙,每一个都有翻天覆地之能,如果只是一个,他们东海龙宫还未必怕,但是十二金仙,要是一起出手,都可以将他们四海龙宫全堵在海里不敢出来了!

    邱明这时候笑眯眯的说道:“不如我做一个和事佬,你们各自退一步如何?陈塘关缺雨水,你们四海龙族有搬云布雨的本事,给下一场雨。然后我让哪吒放你走,回去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敖丙咬牙切齿,这叫各退一步?我东海的巡海夜叉被杀了,我也被打伤,兵器铠甲都毁了,结果我们还得给陈塘关下雨?

    “好,你放开我,我给这儿下雨。”敖丙眼珠一转。

    哪吒嗤笑:“放开你?放开你跑了怎么办?你叫别的龙过来下雨!”

    “我对天起誓,你放开我之后,我定然在此施云布雨,保证雨水充足,如有虚言,叫我被剥皮抽筋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啧啧~

    邱明看向敖丙,这誓言很重啊,不过为啥听着这誓言觉得有些耳熟呢?

    哪吒放开了敖丙:“好,那这次我就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混天绫放开,敖丙飞入空中,天空中很快就凝聚了许多乌云,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降下。

    哪吒回头得意的看着邱明:“怎么样,我就说直接揍他一顿就好了。打服了之后,这不是都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回家吧,李总兵肯定在等你呢。回家之后,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,别太炫耀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觉得已经点出了哪吒的背景,谅那敖丙也不敢报复。阐教十二金仙也是很团结的,而且护犊子。

    回到家之后,邱明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尤其是任务并未完成。

    哪吒回到家,看到李靖正坐在客厅,一脸的严肃。而他母亲正站在父亲身后,冲他使着眼色。

    “哪吒,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爹爹,我去海边了。今天那东海的巡海夜叉……那敖丙答应给陈塘关下雨,这回农田不会干旱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看着自己的儿子,那敖丙怎么说也是东海龙宫的三太子,居然不是这小子的对手。不过堂堂东海龙宫三太子被打了,然后还不得不施云布雨,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就过去。

    哪吒的师父虽然厉害,可东海龙宫也不好惹。尤其是敖丙被打了,东海龙宫现在有了理由,定然不会这么轻松揭过此事。

    但儿子这么做,也是为了百姓好,他也不能为了求雨,就献上童男童女啊!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这几天你不要出去了,在家读书练字。”

    哪吒毕竟是李靖的儿子,他不想儿子出事儿。他担心那龙宫报复,儿子虽然厉害,但双拳难敌四手,还是在他身边安全一些。万一出什么事儿,他也能帮忙。

    敖丙回到东海龙宫,重新化成~人,但脸上却有一些青紫的痕迹,看起来分外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三太子,您这是怎么了?”敖丙的侍~妾快步过来,放下茶杯,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三太子不是去给巡海夜叉报仇去了么,怎么变成这样回来了?说是去打人,现在看起来倒像是被人给打了。

    敖丙一口喝干茶水,将茶杯直接摔在地上:“父王在宫中吗?”

    “在的,好像在忙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敖丙直接站起来,去找东海龙王敖广。他咽不下这口气,那哪吒不就是仗着法宝厉害,否则他怎么会输?

    他要找父王再要几件厉害的法宝,然后再回去教训那哪吒。什么太乙真人的弟子,他都不在乎。现在是他被打了,难道就不报仇了?

    太乙真人虽然强,但他们四海龙族也不是好欺负的!那哪吒只是一个弟子,而他是东海龙王的儿子!

    再说了,这事儿还不一定是不是真的呢,说不定就是骗他。要是他被这种狐假虎威的事儿吓住了,那他可就成笑话了!

    “父王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这是怎么了?”敖广看到敖丙的惨样,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今天咱们东海的巡海夜叉……结果儿臣就被哪吒打成这样。如果不是儿臣答应给他们降雨,恐怕儿臣就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“太乙真人?我们四海龙族是受到天宫册封的,掌管四大海域。就算是太乙真人,也不能如此欺辱我们!这件事本王知道了,定会为你讨回公道。不过你身为东海龙宫的三太子,怎么能低头给他们降雨?”

    在敖广看来,哪吒是陈塘关总兵的儿子,那么他就要让陈塘关一年都不下雨,让他们尝尝干旱的滋味儿!

    “父王,儿臣虽然发誓给他们降雨了,不过这雨下起来容易,想要停下可不容易!”敖丙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神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明看着窗外的大雨,这都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了,雨势却没有一点减小的样子。陈塘关虽然干旱了一个月,但雨要是这么下去,不用四海龙王出手,陈塘关就得被淹了。

    邱明想起敖丙离开时那怨恨的眼神,再想想敖丙的誓言,好像他跟哪吒被耍了。

    今天下雨了,陈塘关的百姓都非常高兴,但他们看到这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,知道好像事情不对劲了。他们怕天气干旱,影响今年的收成。但如果旱灾变成了水~灾,可能会更惨,他们的粮食有可能颗粒无收不说,家里的房子都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不下雨时,百姓都发愁,这雨下个不停,他们更发愁了。一些百姓直接在家里跪在地上,面朝东海的方向,祈求龙王爷赶紧让雨停下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雨下个不停,怕是那东海龙宫三太子搞的鬼吧?”李靖夫人看着窗外,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哪吒大怒:“敖丙那臭泥鳅,我放了他,他竟敢如此,我去杀了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