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心里暗暗叫苦,这敖顺的实力,绝对相当于仙人之流,可邱明距离成仙还远着呢。他或许能招架两下,但肯定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邱明正在想,要不要狐假虎威,以截教门人的身份,来让对方投鼠忌器呢,就听见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:“四个老不死的欺负吾儿,当吾李靖好欺负否?”

    李靖手持三叉戟冲向敖顺,邱明顿时松了一口气。这世界太危险了,不过李靖能打得过龙王吗?

    李靖一直以来都给邱明一种印象,那就是怕惹事,怕龙王的样子。可是动手之后邱明发现,李靖的实力竟然在敖顺之上!

    邱明远远的看着,这才想起来,李靖也是有着不俗的背景。李靖可不是普通的练气士,他的老师同样是玉虚门下,也就是阐教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金吒、木吒、哪吒三兄弟都拜了阐教十二金仙为师,或许不只是因为李靖这三个儿子根骨不凡,还因李靖有着不俗的背景。

    李靖的老师,是大罗金仙燃灯道人,燃灯道人还有一个身份,那就是阐教副教主!他与元始天尊一个辈分,太乙真人、普贤真人他们见到燃灯,也都要尊称一声老师。

    这么算起来,李靖跟太乙真人他们也算是师兄弟,辈分如此之高,实力又怎么差了?

    李靖的杀伐之术也不是等闲,那些传言他打不过小娃娃哪吒的,也有些夸张了。或许等哪吒拿到火尖枪、风火轮之后,李靖不是对手。但是在这之前,哪吒并不是李靖的对手,除非仰仗法宝之力。

    此时陈塘关也有许多百姓和兵士在观战,他们都不希望李总兵一家斗败,李总兵的为人很好,在陈塘关还是很受百姓和兵士拥戴的。

    敖顺暗暗心惊,这就是李靖,不就是一个商朝的总兵而已么,怎么如此厉害?商朝不是只有闻太师法力高深么,没想到竟藏龙卧虎!

    金吒那边跟敖钦难解难分,木吒凭借师父的法器吴钩双剑,竟隐隐压制了敖闰,哪吒与敖广也算是平分秋色,虽然哪吒暂时实力差一点,兵器也不合手,但是用来防护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夜叉跳到空中:“邱明,我乃李艮之弟李浪,今天杀了你,为兄长报仇!”

    邱明踩着祥云退后一些:“你说啥?为谁报仇?”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,他来到这个世界,好像没杀谁啊,硬说起来,那么那个独角黑蛟的死跟他有些关系,但面前这个妖怪跟独角黑蛟是兄弟?

    “我兄长李艮,之前乃是东海的巡海夜叉,被你蛊惑哪吒打死,如今找你报仇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啥?那个巡海夜叉叫李艮啊,可一个小小的巡海夜叉的名字,邱明哪儿会记得啊,他之前还以为那货就叫巡海夜叉呢。

    再说了,那李艮的死跟他有啥关系,那是哪吒打死的,怎么现在就成了是他蛊惑的?

    邱明打不过一个龙王,但是收拾一个夜叉还是没问题的,这小小的夜叉,是不是把他当成软柿子啊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道雷霆打中李浪,让李浪的身形一顿。邱明飞到李浪身前,一斧子已经砍下。李浪慌忙抬手格挡,但邱明手中的斧子忽然变砍为削。

    李浪为求手指不断,只能松开手中的钢叉,但是他手中可就没有兵器了。邱明再次砍下一斧子,李浪只能用双臂格挡。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李浪发出一声惨叫,双臂被斩断,脑袋上出现一条血线,噗通一下摔落地上。

    李浪一个照面就被邱明砍死,许多观看的陈塘关兵士发出欢呼声,东海龙宫的虾兵蟹将气势顿时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们都觉得邱明太厉害了,斩杀对手如砍瓜切菜一般,但却不知那是因为邱明的对手太弱,如果来的是龟丞相,邱明根本不是对手!

    邱明的胜利,也影响了四海龙王的气势,敖闰和敖顺本身就处于下风,这时候都对视一眼,同时跳出战圈。

    李靖父子四人与四海龙王对峙,这一刻气势完全倒转。四海龙王刚来的时候,威风凛凛,但如今手下被人砍死一个,而他们四个竟没打过李靖父子四人,东海龙宫的海族都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老泥鳅,怎么不打了啊,是不是怕了?”哪吒继续挑衅。

    敖广眯着眼睛:“你们可敢来海里与我等交手?”

    哼,到了海里,就让你尝尝我四海大阵的厉害!敖广也感觉这次好像失算了,原本只考虑到了哪吒一个,没想到哪吒的两个兄长修为也是不凡。

    这还就算了,哪吒的父亲李靖竟也是武艺高超,刚才北海龙王敖顺可是一直处于下风呢。

    邱明飞到哪吒他们身边:“东海龙王,这件事谁对谁错你想明白了没有?是你手下的巡海夜叉李艮要陈塘关百姓献上童男童女,说是你东海龙王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东海龙王什么时候开始吃~人了?还是说你们四海龙族,一直以来就吃~人?”

    这句话就有些诛心了,哪怕是在有教无类的截教,也不准门下弟子吃~人的。再怎么说,掌教老爷也是人族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我四海龙族保护海域太平,什么时候吃~人了?你这是污蔑!李靖,你们就是受这妖道挑拨,才杀了本王的儿子的吗?”敖广反驳了一句,同时又将矛头转向邱明。

    “敖广,这件事我陈塘关许多百姓都听见了,而且你那儿子也知道。你可别忘了,哪吒曾饶了你儿子一命,但他是如何做的?”李靖怒道。

    在李靖看来,敖丙也是找死。第一次哪吒可是听了邱先生的劝说,并未杀了敖丙,只是让敖丙降雨。敖丙却想让大雨不停,淹了陈塘关。

    哪吒去求师父驱散乌云,结果敖丙半路拦截,这才被哪吒杀了。再说敖丙的魂魄逃走了,也就是并未真正死亡,四海龙族传承这么多年,会没有一些能够让敖丙复活的秘法?

    敖广气的暴跳:“哪吒将本王儿子剥皮抽筋,你也认为是对的?李靖,你欺人太甚!今日就让你瞧瞧我四海龙族的厉害,本王要水淹陈塘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