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靖摆出一副来呀,互相伤害的样子,让四海龙王有些投鼠忌器了。

    同时四海龙王感觉有些憋屈,他们毕竟活了这些年月,没想到竟然打不过李靖一家老小,李靖一家子人的岁数加在一起,还不如他们一个大呢。

    但此时四海龙王也已骑虎难下,这时候退去,后面那些海族虾兵蟹将怎么看待他们?他们以后还能抬得起头吗?

    尤其是这次气势汹汹的来,结果是他们四海龙宫这一边死了一个夜叉,传出去他们会成为全天下的笑话!

    四海龙王商议一番,这时候绝对不能退却,他们就不信,李靖父子能够眼睁睁看着陈塘关的百姓死亡!

    敖广他们四海龙王站成一排,同时举起手中的剑:“以吾之名,水来!”

    海水忽然涨起来两人多高,那些虾兵蟹将都沉入水底躲避,邱明他们脸色一变,这敖广竟然真敢如此!

    “哪吒,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自裁,我们就饶了陈塘关百姓,否则定要水淹陈塘关!”

    百姓看到这么高的海水,一个个都吓坏了。原本看到李总兵父子力敌四海龙王的时候,他们还以为这次获胜了呢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景,让他们都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,收拾细软,要马上离开陈塘关。甚至有百姓在喊,让李靖将哪吒交给龙王爷,平息龙王爷的怒火。

    哪吒怔怔的看着那些百姓,我是为了谁才杀了那巡海夜叉,难道你们愿意献出自己的儿女?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你们,我们大可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哪吒内心涌起无限悲愤,这样的百姓,他还要保护吗?

    李靖咬紧牙关,他不敢赌四海龙王是否真的不敢伤害陈塘关百姓,可怜他们父子四人均锻炼的是肉~身,不会什么高深术法,如今竟被四海龙王拿捏住了。

    “敖广,你不是要一命抵一命么,那我的命,可否抵的上你儿子的一命?”李靖涩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当然可以,子债父偿!”敖广这一刻极为得意,跟我四海龙族斗,你们岂是对手!等你李靖自裁,你那儿子哪吒我还是要杀掉!

    李靖横起手中的宝剑,哪吒一把抓住李靖的手:“爹爹,事情因孩儿而起,那么就让孩儿偿还这条命。孩儿不孝,不能在爹爹与娘亲床前尽孝了。大哥、二哥,爹娘就交给你们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双手死死的握住拳头,这一刻他也有浓浓的无力感,他要变强,这个世界机缘很多,他要去找到一些机缘,让自己快速变强!

    同时邱明也觉得,阐教这帮人不是非常团结吗,李家父子四人均属阐教门下,就没有一个愿意来帮忙的高手?

    哪吒刚刚夺下父亲手中的剑,要挥剑自刎的时候,忽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把尺子模样的东西,正打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当啷~

    手中的剑落在礁石上,哪吒抬头一看,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道人,正微笑着冲他点头呢。

    李靖大喜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邱明瞪大眼睛,李靖的师父?燃灯道人?这位可是绝对的大能啊,李靖竟然将他请来了!

    “四位龙王,这件事不如听贫道一言?”燃灯道人看向四海龙王。

    敖广脸色一变:“燃灯,本王儿子被哪吒打死,一命抵一命,有何问题?你阐教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邱明一看,敖广这扣帽子的水平不错啊,上来就拔高到了教派的高度。

    燃灯道人微微颔首:“你儿子可曾真的死了?既然未死,那么不如双方言和。你为你儿子复活所付出的代价,让他们赔偿与你。这件事真要深究,双方也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这件事还是从那巡海夜叉打着东海龙宫的旗号,要陈塘关百姓献祭童男童女开始的。

    而且燃灯道人是什么身份,阐教副教主,岂是四海龙王这样的身份敢于对抗的?真要动手,四海龙王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手啊。

    哪吒看家里有人撑腰了,还有些不想赔偿呢,但被李靖瞪了一眼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赔偿?可以,本王复活儿子消耗甚大,而且还要千年时光让其恢复。你要是能拿出来足够的东西赔偿,这件事本王可以不追究。”敖广恨的牙根儿都痒痒,但却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金吒从怀里掏出一枚丹丸:“这是我师父给我的生生造化丹,可抵上百年苦修。”

    木吒也从怀里掏出一枚丹丸:“这是我师父给的千年火枣,亦可抵得上百年苦修。”

    哪吒两手空空,他可从不需要服用什么丹药,而且他身上就有师父给的两件法器,这是绝对不能用来赔偿的。

    李靖也没啥好东西,燃灯道人倒是给过李靖一些灵丹妙药,可惜早已经被李靖吃了。

    燃灯叹了口气,从怀里取出一物,抛向敖广:“这件东西,可抵偿你儿子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敖广接在手里看了一眼,马上就收起来:“我儿子的命可以抵偿了,那他被耽搁的千年修炼时间呢?就凭这点东西可不够!”

    邱明知道,这时候是刷好感度的机会了。他从须弥戒指中取出一枚参籽:“加上这个可否让龙王满意?”

    敖广眯着眼睛,这可是数千年的灵药啊,这邱明身上竟有如此好东西?这个倒是适合炼丹,如果添加其他材料,成丹之后,足以弥补儿子的修炼时光。

    或许那丹药无需给敖丙服用,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。他看燃灯道人脸色不好看,也不敢要求太多了,这些已经不少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们走运,这次看在燃灯道友的面子上,事情就这么算了!你们一家,以后永远别来海里!”敖广冷哼道。

    哪吒也马上跳出来叫道:“你们那些龙子龙孙,以后也永远别让我撞见!”

    燃灯道人皱眉:“哪吒,以后不准再杀龙族。四位龙王,也请你们记住,切不可再用无辜百姓的性命作为要挟!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他们不惹到我头上,否则我绝不留手!”哪吒梗着脖子叫道。

    邱明算是明白了,为何在《渔童》的世界,哪吒会封印敖玉和敖珏两条龙鱼,他答应了不惹他,他就不杀,但没说不抓起来封印!

    四海龙王带着那些海族离开了,燃灯道人转向邱明:“这位道友师从何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