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恶,以为这道破门真的能挡住伟大的川岛藏介?”川岛藏介看着面前的保险库,一脸的自信。

    虽然他打不开这保险库的门,但并不是没有办法拿走里面的东西。他进不去,但是可以让别的东西进去,比如……老师给他的式神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咬破手指,用自己的血,在地上画了一个图案:“出来吧,菊次郎。”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邱明实在是没忍住笑,这货是不是个逗逼,用自己的精血,就召唤出来这么一个小玩意?

    召唤出来一个普通的鬼就算了,画的跟岛国的艺伎似的,眉毛就两个小黑点,实在是太有喜感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川岛藏介大喝一声,同时马上转身,背靠保险库的大门。

    邱明大摇大摆的走出来:“这不是大魔术师川岛藏介么,怎么变成了小偷?”

    川岛藏介眼睛眯了一下,这人认识他?看过他的魔术秀?既然如此,那就不能放其离开了,否则他的身份将会暴露,那这几年做下的案子,会让他有很大的麻烦!

    等等,这人看不到我身边的菊次郎吗?难道他不害怕?还有这门是关着的,他也是耗费了很多力量用遁术才进来的,这人是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来干什么?”川岛藏介一脸戒备的看着邱明。

    “我啊,不就是来找你的么。这家店的老板曾帮过我一次,我算是报恩吧。你是不是之前就从这家店拿走过一些东西?”邱明语气轻松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忽然明白了什么:“上次我包里那些东西,也是你拿走的!可恶,敢耍我,菊次郎,给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川岛藏介手指邱明,原以为会像他在南韩的时候,将想抓他的人吓得屁滚尿流呢,然后他可以从容离开,甚至让对方不敢有在追查这件事的胆量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好像不同,因为他的式神并没有冲上去,而是盯着他的左边,瑟瑟发抖呢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看向左边,忽然发现一张女人的脸,这张脸很漂亮,但他却吓得胆寒了,因为他竟没发现这女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!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,瞳孔顿时一缩,这女人竟然飘着的!而且他从这女人身上没感受到一点人气,这竟然也是一个式神,而且是比他的式神等级高许多的式神!

    莫非这位也是一位阴阳师?!而且是高等级的大阴阳师,像他的老师一样?!

    “大,大人,是我有眼无珠,冲撞了大人,还请大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邱明张大了嘴巴,这货搞什么鬼,给老子跪下认错,就以为这事儿能算了?

    小倩这时候忽然说道:“邱大哥,这个鬼魂杀过人,而且吞噬过别人的灵魂!”

    邱明眼神一变,带着一丝杀气的看向川岛藏介:“你养鬼,而且让鬼杀人吞魂,那么就留你不得了!”

    川岛藏介忽然抬头,甩手就扔出一把忍者镖,他刚才低头也只是表面服软罢了。杀了这个人,那么那个美女式神就变成了无主之物,他定然可以说服对方追随于他。

    这式神不但强大,而且漂亮,说不定他们还能在晚上一起做点什么,就像老师的那个式神一样。女式神可比男式神要好多了,他一定要得到!

    当当当~

    连续三声金铁交击的声音,川岛藏介脸色变了。这人从哪儿弄出来这么一把刀的?刚才明明是空手的好吧!

    邱明看着川岛藏介,偷袭这一手玩的很6啊,这种人太奸诈了,邱明一脸的厌恶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猛地一锤自己的胸口,喷出一口血,喷到了他的那个式神身上,那式神双眼顿时变得通红,身上涌起了许多煞气。

    咦?邱明有些好奇了,刚才那么弱的鬼,是怎么气势忽然变强的?川岛藏介的修为很弱啊,在邱明看来,属于那种一个照面就能搞定的虾兵一级,他的血液有什么特殊作用?

    小倩看到这种情况,快速说道:“邱大哥,这鬼平时定然是用血液饲养,吞食了血液之后,实力会大增,也不怕我的威压了!”

    “活捉它。”

    邪法饲养的小鬼,确实比正常的鬼要厉害一些。不过若是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得过小倩了,那就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小倩手中忽然冒出来一条白绫,缠住了那式神的胳膊,川岛藏介大惊,这不可能!

    他已经用自己的血液来刺激菊次郎了,为什么菊次郎竟然还不是对手?那个女式神明明身上没什么煞气,居然这么强大!果然会说话的式神,都不一般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急忙施展他最拿手的幻术,想要逃走。但是他发现邱明的眼神,却一直盯着他,他的幻术根本没能骗得过对方!

    邱明掏出一张灵符,贴向川岛藏介的脑门。定神符,贴上之后,会让川岛藏介灵魂、灵力都定住,那么其一些幻术也就施展不出来了,绝对跑不掉。

    川岛藏介看到邱明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贴向他脑门,他当然是想躲开,但是却发现,好像脑袋怎么躲闪,都根本躲不开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符纸贴在了他的脑门上,川岛藏介感觉身上的力量顿时一泄,他的幻术也施展不出来了,而这并不影响他的身体活动。

    他刚想抬手撕掉这张符纸的时候,邱明伸手在他的肩窝上贴了两张符,川岛藏介就发现双手好像没了知觉,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乖乖跟我走吧,怎么处置你,是这家店主人的事。”这人邱明可没打算亲手处理,交给张百川,人情还清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估计对付这种人,张百川也不会让其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小倩用白绫缠着那个鬼,邱明正取出灵符想要将那个鬼收掉呢,却发现那个鬼嘭的一下冒出一阵烟,居然消失了!

    邱明大怒,在他面前,这种小鬼居然也能跑得掉!

    “川岛藏介,那只小鬼跑哪儿去了?赶紧弄出来!”

    “大,大人,这跟我没关系啊。这个式神是我老师送给我的,实际上是属于我老师,可能是我老师将他召唤走了吧。我老师是伊贺流的武田大师范,实力非凡。”

    邱明瞥了川岛藏介一眼:“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