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虎哥,我们这是去干什么啊?”一个光头壮汉一边开车,一边问后座的人。

    “去见老板。一会儿多听多看少说话。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神色一凛,见老板,大老板?能被虎哥带着去见大老板,他也有机会真正进入大老板眼里了。

    开车到了一家没挂牌子的会所,光头壮汉马上下车,拉开后门。进入会所,所有人都低头喊道:“虎哥。”

    进入一个房间,灯光不是很亮,里面沙发的当中,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,正抽着雪茄。烟雾缭绕,让人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,坐吧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又来了几个人,也都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去把门锁上。”虎哥突然吩咐,光头壮汉马上去锁上门,然后回来笔直的站在虎哥身后。

    “典当行的事儿,你们都听说了吧。这件事,你们怎么看?”张百川吐出一口烟圈儿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老赵那边是跟了您很多年的老人了,我不相信他会骗您,而且是用这么低劣的谎言。这件事,是不是请白先生过来?”虎哥第一个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吭声,似乎是默认了虎哥的言论。光头壮汉一头雾水,白先生是谁?典当行的事儿,是那个闹鬼的传闻?白先生是捉鬼的?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年,就没有认识的一些奇人?”张百川皱着眉头,请白先生一次,代价可是非常大的。典当行利润虽然高,但也不能请人出手一次,一年就白干啊。

    虎哥他们互相看了看,要说奇人,他们也都认识那么一两个,有会风水的,有会气功的,有能高来高去的,也有能劈弯钢管的,可是会捉鬼的,那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下属都不吭声,张百川也叹了口气,这些人也都跟了他时间不短了,如果真有这种奇人,又怎么会不早告诉他呢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还是只能请白先生了。不过听说白先生最近在招待贵客,那么就要等一段时间,这影响可是不小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川岛藏介躺在地上,四肢被扭在了一起,而且身上的灵力被点散,再也用不了所谓的忍术了。

    邱明走到柜台上,随手抽出一张名片,抓起柜台上的电话拨打过去:“喂,是百川典当行的王秋吗?通知一下你们老板张百川,说我帮你们搞定了闹鬼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王秋看了看手机,是店里的号码,店里现在怎么可能有人,网络诈~骗电话吧?还联系大老板张百川,我够得上大老板吗?

    “行了,骗到我们百川典当行头上,你还真有胆色!”改个电话号码就以为他能相信了?从来都是他忽悠别人,什么时候别人能忽悠他啊!

    嘟嘟嘟~~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忙音,电话挂断了。邱明皱了下眉头,上楼看到一个办公室,穿墙进去,又找到了店长的名片。

    赵亮正为典当行闹鬼的事儿发愁呢,忽然接到了电话。嗯,这电话号码,是店里的,店里晚上不是没人值班了吗?

    “喂,是百川典当行店长赵亮吗?通知一下你们老板张百川,说我帮你们搞定了闹鬼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赵亮愣了一下马上问道:“你说什么?你搞定了,怎么证明?你是谁?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要,我是谁你也别问。你老板帮过我一次,我这次算是报答。不小心让那个鬼跑掉了,不过操纵鬼的人我抓住了,放在店里呢。我留下了几张灵符,就算是再有鬼过来,也足以保证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灵符自己燃烧了,那么你们就再歇业两天,我看到了自然会过来帮你们搞定。不过人抓住了,估计也不会再有鬼来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邱明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川岛藏介,穿墙离开了。恩情要偿还,但是他的生活也不想被打扰。

    赵亮马上开车赶往典当行,同时打电话给老板汇报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好,我知道了。你搞清楚了再给我打电话。”张百川接了一个电话后,脸上神色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虎哥他们都看着老板,这是谁的电话,说了什么?老板为何这个表情?

    十分钟后,老板再次接起电话,然后忽然起身:“虎子,跟我走,其他人散了吧,事情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事情解决了,其他人相互看了看,一脸的茫然。不过他们对老板更加钦佩了,看来老板果然还有后手,不声不响,就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同时他们也对虎哥有些羡慕,老板最信任的人,始终是虎哥啊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光头壮汉忍不住问道:“虎哥,刚才你们说的,是典当行闹鬼的事儿?”

    虎哥闭着眼睛:“不该问的不要问。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缩缩脖子,不再吭声,老老实实的开车,大老板的车就跟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车开到了典当行。大家进去之后,典当行的门关上了。光头壮汉瞪大眼睛,地上那个是什么东西,是个人?这是再练瑜伽吗?

    赵亮正在跟张百川小声的详细汇报情况,张百川脸上看不到表情变化,但是内心却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这个人到底是谁,主动帮他,却没留下姓名。自己曾帮过对方,可是他帮过的人多了,他哪儿知道是谁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么有本事的人,他应该记得,可是为什么他偏偏对不上号呢?

    不过这也证明了一点,他的处世哲学是对的,平时多帮一些人,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回报。一百个人中有那么一个,那就赚到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很明显就是他赚到了。

    地上那人身体很奇怪,明明清醒着,但却根本不能动,这是被人将手脚扭在一起的?柜台上放着的那些符纸,就是用来防鬼的?

    “虎子,这个人带走,小心别让他死了。老赵,明天继续营业,让人放出风去,闹鬼都是传闻。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将川岛藏介扛到车上,扔进后备箱,他们开车离开。张百川此时还在努力回想,帮他的人到底是谁,如果能跟这种人交上朋友,那么以后就再也不用看白先生的脸色了。

    只是任他怎么都想不到,这个人竟然会是邱明。或许当初帮邱明寻找父母的消息,他也早就忘了吧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邱明取出带着裂纹的龟甲,他要再次卜算一下父母的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