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上蓬莱阁,进入一座大殿,大殿上供奉了三清神像,所有人都过去上了一炷香后,绕过大殿,走向后院。

    进入后院,就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浓郁灵气,真不愧是仙山福地啊,岛上的灵气就已经非常浓郁了,这院子里竟然更浓。

    也无怪乎那些修士都喜欢在仙山福地修行,在这种地方修行,一天抵得上外面一个月!

    能占据这种仙山福地的那位被尊称白云仙长的修士,也定然修为不凡。这一点从八仙进入蓬莱阁后,不再那么放浪形骸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后院露天摆放了一些桌子、坐垫,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不少的珍馐佳肴,这上面摆盘也是美轮美奂,平添了一些趣味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一位白衫道人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正在跟每一位进来的宾客打招呼。这应该就是白云仙长,站在门口迎客,礼数周到啊。

    很快邱明就发现尴尬的地方了,麻蛋,那些人都还拿出了礼物!

    好吧,到别人家做客送点礼物也是正常的,毕竟别人也是船接船送,还管饭,邱明之前却没想到。八仙也都送上了礼物,都是一些天地灵材什么的,也有人送了丹药、法宝什么的,都不是很珍贵。

    邱明在须弥戒指里面翻找了一下,总算是找到了一个适合的礼物,那就是从《哪吒闹海》世界采摘的一个年份不错的黄精。白云仙长跟邱明聊了两句,邱明将礼物放在其身后的弟子手中,这才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宾客坐的位置都很有意思,好像随便坐的一样。有人的气息邱明根本感受不出深浅,有人的气息则比邱明强不太多。但只有主位旁边的两桌空着,似乎是有人地位不凡。

    邱明还想找位置呢,就看到吕洞宾冲他招招手:“玄光道友,与我等坐一起如何?”

    邱明当然却之不恭,他也正想多跟八仙聊聊呢,于是就挨着吕洞宾坐下。不一会儿,宾客全部落座,邱明也看到白云仙长旁边空着的那两桌坐上了人。

    看到邱明好奇的神色,何仙姑小声在邱明耳边解释:“左首那位是南极仙翁,右首那位是北极星君,两位都是成名已久的大仙,与白云仙长据说认识几千年了。”

    北极星君邱明并未听过,但是南极仙翁可是如雷贯耳啊。那二位都过来了,也足以证明白云仙长的不凡。

    “承蒙众位道友赏光,来我蓬莱阁赏牡丹,今日大家一定尽兴,先满饮此杯。”

    一口喝干,邱明有些失望。这虽然也是灵酒,但跟他的醉仙酿差不多。这白云仙长这么牛,就没有更好的酒?

    宾客开始动筷子,邱明也没客气。这一开动,他就吃出不同了。这些菜肴算不上美味,但是里面蕴含了浓郁的灵气!

    邱明看向对面一桌,有个人的吃相非常的凶残,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口一个,嘴巴奇大无比,那螃蟹可是连壳都一起吞进了肚子。也有人只是动了两下筷子,然后就坐在那里慢慢的喝着酒。

    大概吃了一个时辰,白云仙长起身,大家也都放下杯筷,跟随白云仙长到隔壁院子,欣赏牡丹。

    看到牡丹花,邱明十分失望。还以为是什么珍惜的天地奇葩呢,结果就是普通的牡丹而已。或许有一些灵气蕴含,但并不多,这牡丹可能就是生长的年份久了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一些人对着牡丹品头论足,邱明却一句话都没说。一个是他并不懂花,另外他也觉得实在是没什么值得夸的。

    “玄光道友,是不是觉得这牡丹没什么奇特的地方?”吕洞宾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~可能是我修为尚浅,看不出好坏吧。”邱明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别人都是来赏花呢,那这花肯定有什么奇特的地方,只是他没发现而已。他看吕洞宾这时候手里还拎着一个酒壶,时不时的喝上一口,该不会是醉了吧?

    “其实这花真就没什么奇特的,大家不过是找个由头聚一下罢了。你看那边,有人在交换东西。还有那边,几位道友在论道交流呢。”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,看来他还真没猜错……这TM就是一个饭局!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什么东西想要拿出去交换,现在就是好机会。那边几个道友擅长炼制兵器,那边几个道友擅长炼制防具,那边几个道友总能炼制出一些很有意思的小玩意,我们呢擅长炼丹。”

    邱明眼睛一亮:“那有没有能用来寻人的东西?就是我通过这个,能够找到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找人?”吕洞宾皱了下眉头,“这个有点难,很容易被对方发现,然后破了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说的是找普通人,不是修士。”邱明赶紧解释。若是被人用秘法追寻,修士一般都能感应到,会想办法破除对方的法术。可是邱明只是想找到他的父母而已,他父母就算不是普通人,但也不会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简单了。找钟离权要一个圭板,再拿到你想找的人身上的毛发、指甲、血液什么的,就肯定能找到对方了。”

    吕洞宾有些好奇,邱玄光找普通人干什么?他要找的普通人到底是谁?该不会是女人吧?

    吕洞宾自己就是一个风流人物,还曾留下三戏白牡丹的传说。他认为男欢~女爱也是大道,他也懂得一些此类的修行秘术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邱明大喜,“不知我需要什么交换?我有一些年份不错的灵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你说的这件事简单的很,就当是帮朋友了。”吕洞宾直接替钟离权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吕洞宾直接去找钟离权说了,钟离权二话没说,随手取出一个圭板递给邱明,看来这东西在钟离权那还真不是什么贵重品,估计就相当于邱明手中的灵符吧。

    邱明也在人群中走了走,听听别人都交换什么,如何交换,不过他自己却一点东西没有换。

    他的须弥戒指里倒是有一些灵药,但八仙就是擅长炼丹的,有太上老君的传人不去交换,难道去找其他修士换?

    很快这次聚会就结束了,大部分人都要离开,也有少数几个人,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八仙原本也要乘坐白云舟离开,但是吕洞宾却忽然说道:“乘船离开多无趣,不如我们凭借各自本事渡海,不能御空飞行,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