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洞宾的提议很快得到了八仙其他人的响应,邱明跟八仙站在一起,此时也马上说道:“不如加上我一个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当然好了,多个人也更加有趣。”吕洞宾笑道。其他人也都想看看邱明的本事,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铁拐李从背上取下那个他一直背着的大葫芦,随后一抛,葫芦变得跟小船一样大,他拐杖在地上一点,整个人飞起来,骑在葫芦上面。

    那葫芦像是安了马达一样,飞快的驶向海中,铁拐李挥挥手:“我先走一步,在岸边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钟离权微微一笑,手中的芭蕉扇飞出去,落在海面上,变成竹排大小,他一个纵身,落在芭蕉扇上面,直接侧身躺在上面,一手支着脑袋,还打了个哈欠,似乎是打算睡觉了。

    张果老本想赶着驴过海,可是那头驴却不断地退后。他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,一挥手,那头驴变成了一个纸驴落入他掌心。手中的道情桶丢到海上,变成了独木舟一般。

    张果老跃上道情桶,那道情桶里面的渔鼓竟然自动拍打,像是有人划桨一样,而且还发出了美妙的声音。张果老和着节拍唱着歌,向着海中远去。

    吕洞宾身背宝剑,但是并未踏剑过海,而是将他一直拿在手中的酒壶丢到海里。那酒壶变成一栋房子大小,歪歪斜斜的立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吕洞宾双脚一踏,跳在酒壶的把手上:“色是药、酒是禄,酒色之中无拘束……”

    吕洞宾一边吟诗,一边轻轻挥手,酒壶的盖子跳起来,从里面喷出绿色的酒水,灌入他口中。

    何仙姑一甩手中的荷花,那荷花迎风就长,下面一片荷叶长得跟一辆汽车大小了。何仙姑轻甩罗裙,落在荷叶上面,飘向了海里。

    蓝采和冲着邱明他们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花篮一抛。那花篮落在海上,竟不见海水灌入花篮。

    他手中还托着一串铜钱模样的法宝,轻轻一甩,勾住花篮,借力跃上花篮。蓝采和本身应该是一个极为俊俏的美男子,但这服装实在不咋地。这么热的天,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破棉衣。而且左脚穿着靴子,右脚则赤着,颇有一种非主流的样子。

    传闻这蓝采和之前是个唱戏的,所以经常男扮女装。又有传闻蓝采和是赤脚大仙的化身,所以才总是赤着一只脚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韩湘子将手中的玉箫扔进水里,自己轻轻跃上去,他右手一伸,掌心竟又出现一支玉箫。轻轻吹动,发出悦耳的箫声。

    听见箫声,有许多海中的鱼儿从跃出海面,韩湘子一边吹着玉箫,一边脚踩玉箫慢慢的驶向海里。

    曹国舅冲着邱明拱拱手:“玄光道友,我先走一步了,我们岸边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手中的阴阳板落到海面上,一头在海面漂浮,另外一头则翘起来,像是风帆一样,驶向海中。

    八仙全部展示了非同一般的手段,但邱明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是靠着法宝渡海,其实也没啥厉害的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最早下水的铁拐李,已经看不到影子了,看来是走的飞快啊。

    邱明如果脚踩祥云,自然非常简单,但是他也想试试用别的办法。他那刀虽然十分锋利,威力不俗,但是邱明并未用刀渡海。最根本的原因就是,他根本不会!

    但邱明还有别的法宝,他取出三品莲台,然后轻松的就盘腿坐在上面,手一挥,一股风吹动莲台,快速的追向曹国舅。

    其实他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,那就是直接跳进海里,凭借身上的玄龟软甲,可以轻松的飘在海面上,而且轻轻用手划水,速度就能飞快。

    不过那样太像一个大海龟了,邱明觉得这样追上曹国舅,会把曹国舅笑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龙宫中,四太子敖摩羯正与堂兄西海龙太子敖青?喝酒聊天呢。敖摩羯修行了数年,修为也算不错,但是却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东海龙王敖广要他赶紧娶妻生子,龙族人丁稀少,需要他们这些太子开枝散叶。

    可是那些在敖广口中很合适的,敖摩羯一个都看不上。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个不但身份上配得上他,且还要漂亮的才行,但是这样的太难找了,他只是四太子,就算有,哪儿能轮得到他呢。

    就在他跟堂兄喝酒抱怨的时候,忽然有一个八爪鱼将军进来汇报,说海面无端掀起大风浪,似是有人在用法术渡海。

    敖摩羯正好心里有火呢,一听有修士竟然敢藐视龙宫的威严,马上打算去收拾一顿出气。他一挥手,挂在墙上的宝剑飞入手中,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敖青?也赶紧拎着剑追出去,堂弟喝多了,他要跟出去照看一下。万一遇上难缠的对手,他也能帮个忙。

    何仙姑正踩着荷花渡海呢,前面几位已经看不到影子了,后面的的距离她也很远,她正打算加快速度呢,忽然看到前面的海水往外涌起,似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海里钻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敖摩羯到了海上,刚刚露面,正想呵斥对方呢,却马上忍住了。对面竟然是一个绝美的女仙,这不正是他想要找的良配么!

    敖摩羯双手抱拳:“我是东海龙太子敖摩羯,敢问女仙如何称呼?到东海可是想要游玩,我可为你做向导。”

    敖摩羯点名了自己的身份,然后一脸迷醉的看着何仙姑,漂亮,真是太漂亮了,他要这个女仙,他一定要这个女仙做他的太子妃!

    何仙姑眉头一皱:“何仙姑见过摩羯太子,不过我并不是到东海游玩,只是要渡海去岸边而已。如有打扰的地方,在此给太子赔礼了。”

    敖青?一眼就看明白堂弟是什么意思,这时候也在旁边帮腔:“仙姑不必道歉,这点小事,我堂弟是不会介意的。如果仙姑想要渡海,不如让我堂弟陪你一起,或者随我堂弟去龙宫参观一番。”

    敖摩羯向敖青?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,堂哥真是太靠谱了!

    何仙姑脸色变冷,对方什么意思他也已经明白:“二位是不是太猛浪了一些?哼,让开,别挡路!”

    敖摩羯脸色也是一变:“怎么,你这是不给我面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