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没等邱明伸出“援助之手”呢,那只跳蚤就直接掉了出来。邱明抢着去将跳蚤捉住,用两个指甲一挤,那跳蚤……化为了一股水。

    八仙也都看到了,那让他们抓狂的竟然是一个跳蚤,不对,最后化为了一股水,那就说这是有人用水幻化出来的。

    水,他们马上都看向海边,四海龙宫还有这种手段吗?还是说,龙宫隐藏着真正的高手?

    四海龙王正在放血,为两位龙太子重塑身体呢,却忽然听到老祖的呼唤。

    敖广先停下,赶去那间密室:“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身上,为什么会有定海珠!”如果不是定海珠,他的秘术又怎能被破掉?

    “定海珠?不可能啊,定海珠是我们龙族才有的法宝!”这定海珠可是需要龙珠来炼制呢,那些人怎么可能有?再说了,从来没听说过八仙有定海珠啊?

    等等,该不会是那个人吧?他与其他三位龙王刚才还说道,那个人身上穿着的那件衣甲好像是玄龟软甲。

    这玄龟软甲只有四海龙宫和玄龟一族才有,他们四海龙宫可都没有给过那人,莫非这人跟玄龟一族有关?

    如果玄龟一族背叛了他们,那么麻烦就大了,四海龙宫有太多秘密,被那四个老龟知道了!

    “老祖,那我带人去抢回定海珠!”敖广咬着牙说道。大不了用秘法,暂时解开身上的封印。

    “算了,此时不宜节外生枝。等本座出关之后,自会亲自去取回来的,你们去复活龙子吧。”

    敖广离开这间密室,回去继续为复活两位龙子提供精血。等到精血装满了一个池子,敖摩羯的灵魂被放进去。

    四海龙王同时运转秘法,那些精血化为一个漩涡,包围着敖摩羯的灵魂。过了许久,四海龙王同时收功,只见那血池中间,立着一枚龙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抓紧时间,为青?重塑身体,拖得时间越久,孵化的时间就越长。”敖广一脸的疲惫,还好这次有其他三位龙王帮忙,否则单靠他一个,还力有不逮呢。

    回头再用秘法辅助,两个龙蛋就能很快孵化出来。再辅以一些秘药,短则百年,长则千年,两个龙子就能重新恢复实力了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这两个龙子,他们四海龙王的精血要亏空不少,短时间内实力是没法完全恢复了。

    他们只希望老祖能够赶紧成功出关,带领他们重振四海龙族的雄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玄光道友,你可又帮了我们一次,等你伤势好转,说什么我们都要多喝几杯。”吕洞宾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算什么帮助,就是恰好我的法宝能够克制对方的秘术罢了。”邱明嘴上谦虚,内心却在喊,知道我帮了你们,不知道整点实惠的感谢方式?

    “玄光道友,你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铁拐李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无大碍,剩下的慢慢恢复吧,还要多谢道友的丹药。”铁拐李给的丹药确实是好东西,邱明伤势恢复的比想象中快得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们也就是丹药还能拿得出手。既然玄光道友喜欢,那我为你炼制一些,也算是感谢。玄光道友可对丹药有什么要求,我好为你炼制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啥?铁拐李要给他炼丹?邱明感觉这次真没白帮他们,这八仙还是很讲究的嘛!

    “没啥特殊要求,有能增加修为,恢复灵力,治疗伤势,解毒啥的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为道友炼制炼制一些适合你的丹药,这些全部炼制完成,大概需要十个月左右,道友若不嫌弃,这段时间可与我们八仙一起去朋友那暂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恢复灵力和解毒的很简单,增加修为,治疗伤势的稍微难一点。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,正好还有一些修行上的问题想跟各位道友请教一番呢。”邱明大喜,铁拐李听明白了他的话,看来要给他们炼制不止一种丹药啊!

    “好了,那我们就出发吧。”何仙姑站起来说道,她可不想再遇上那跳蚤了。

    九人一起出发,很快赶到了一个邱明很熟悉的地方。八仙的朋友,是在崂山修行吗?这么说,这个世界也有崂山的传承?

    “八位,呃~九位仙长,观主请大家进去。”小道童一脸懵逼,观主不是说,来的上洞八仙吗,为什么是九个人?

    邱明跟着八仙一起进去,有一次看到了熟悉的地方。不过这里好像有了一些变化,地方变得更大了,看来这个世界的崂山还是很兴盛的,这让邱明内心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明通子,老朋友来了,你都不说出门迎接一下。”吕洞宾大大咧咧的喊道。在别人的道观大声喊叫,也证明他们关系确实非常好。

    邱明听到这个称呼,微微叹了口气,这个人他完全没听说过啊,看来是无法预见熟人了。

    随着吕洞宾的话音落下,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走出来,笑骂道:“你都进来了,我还怎么迎接?你们怎么有空来我崂山上清观,这是刚从白云仙长的蓬莱阁回来?这一次,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这一次我们跟四海龙王打了一架……这不,就在你这儿叨扰一段时日。”吕洞宾大概说了一下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明通子一脸惊讶:“你们竟然跟四海龙王打起来了,你还杀了两个龙太子?洞宾,你这火爆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?”

    “改什么改,我们又没有做错,那两条小龙就该杀。玄光道友,这位就是崂山上清观的观主明通子。明通子,这位是我跟你说的玄光道友,这次可是多亏了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自己坐,我领玄光道友去静室闭关疗伤。”

    明通子亲自领着邱明去疗伤,吕洞宾脸上还有些自得的神色,老朋友很给面子啊。

    穿过一个院子,邱明看到一个偏院好像有人供奉香火,他好奇的多看了两眼,那边的房子他可没印象,或是后扩建的吧。

    “那边挂着的是我崂山上清观历代祖师的画像。道友若是有兴趣,可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历代祖师?邱明顿时来了兴趣。他进入屋子,看着一些画像,看到最上面的一幅画,他瞳孔猛然缩了一下,那不是师父华盖真人刘若拙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