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天后,邱明从静室中出来,这回他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八仙也过来问候了邱明,只有铁拐李没有出现,据说是在一间静室为邱明炼丹呢。

    明通子见到邱明就想喊祖师,被邱明瞪了一眼,这才改为微笑点头,他可不敢把祖师喊成道友,那样他得道成仙之后,如何见其他祖师?

    “咦?你们不觉得玄光道友与明通子道友似乎是一见如故吗?”吕洞宾看到邱明跟明通子说是论道去了,有些好奇的问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你忘了明通子道友也会一些炼体的秘术,两人相互交流一下,不是正常吗?”韩湘子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,这我倒是忘了。原本我还担心他们不会相处的很愉快呢,现在发现好像是我多虑了。”吕洞宾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的朋友之间,也能变成朋友,这还是让他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到了明通子房间,房门关上,明通子马上说道:“恭喜祖师伤势好转。”

    邱明摆摆手:“这有什么好恭喜的,对了,那些功法你练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弟子尝试着练习了一下,果然大有收获。不过也有一些不太理解的地方,还请祖师为弟子解惑。”

    邱明囧了,他学《上清大洞真经》的时候,师父也没给他解惑啊,只是说熟读之后,自然就能理解其中含义,等待他小成之后,若还是不能理解,再来问他。

    原因是这经文博大精深,每个人的理解可能都有所不同,不要被他人的理解束缚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是邱明还未小成呢,就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。如今他虽然对经文有了不少理解,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错,怎么给明通子讲?

    万一明通子问的问题他解答不了,那他这个祖师的脸往哪儿搁?

    “是什么不太理解?”

    “是这几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几句啊,你读了多少遍?等你全篇经文诵读万遍的时候,这些自然就能理解了。多观察天地自然,体会其中的道理,自可明白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离开之前,你还不理解,我再为你解惑。”邱明想了想,他离开之前,或许这经文就能小成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才有资格给明通子讲解,否则现在就算明通子不质疑他,他也不想耽误了别人的修行。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。对了,听闻八仙要为祖师炼制一些丹药,祖师若是需要,崂山上清观也是有一些常见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倒是有心了,都有什么?”邱明心里暗喜,这个明通子还是很懂事的嘛。

    “祖师可跟我去密室挑选,若祖师需需要的弟子这里没有,弟子再为祖师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,明通子就领着邱明进入密室,这是历代观主才能进入的地方。进入里面,有一些书籍,其中就有邱明手写的两本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法宝,一些丹药什么的,摆放在另外两个柜子上。邱明大概感受了一下,那些法宝品质都一般,算不上坏,但也算不上好,没啥大用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身上正有一个用不到的小玩意,那就留在这里好了。

    “这有一颗避水珠,就留在这里吧。”邱明随手一抛,那避水珠落在了放法宝的架子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祖师赐宝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这算什么法宝。”这对邱明来说现在真的没啥用,他身上无论是玄龟软甲,还是三品莲台,都能避水,更不要说他还有定海珠呢。

    再说那避水珠也就是能避水而已,其他啥用都没有,否则当初南海龙宫的龟丞相也不会随手就送给了邱明。

    明通子为邱明介绍这里面的丹药作用,邱明发现无非也就是那几种作用罢了,有铁拐李给他炼制了,他也没必要再拿这里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问了,这里的丹药品质都一般,因为崂山上清观的功法,原本就不需要丹药辅佐,一样能得道成仙的。

    崂山上清观的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虽然开始修行起来速度可能比许多功法慢,但小成之后,速度会变快许多。

    而且里面包含了许多其他秘术,可惜就是不包括炼丹的。据明通子说,这里的一些炼丹的手法,也是一代代收集完善的,尤其是近两代,进步最快。

    因为功法不够完善,没办法直接得道成仙,所以才想要辅以丹药。

    邱明走到那些记录功法的书籍那里翻了翻,上面有一些秘术的记载,还有许多人的修行心得,他正好可以学习一下,不过这上面关于符箓的记载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明通子,让人准备一些符纸、朱砂,我这段时间要画一些符箓。我看这里面关于符箓的画法很少,我也留下一些,你挑选有兴趣的弟子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祖师。”明通子大喜,他刚才就是故意让邱明看到那些功法书册的。按说这里是非掌门不准许入内的,但是他还是带着邱明这位祖师进来了,还让邱明翻看了那些书册,现在果然祖师又要给他们留下一些符箓的传承。

    “祖师在这儿稍等,弟子这就去为祖师取朱砂和符纸。”明通子直接出去,将邱明一个人留在了密室里。

    邱明也没客气,就在那翻看那些他之前没学过的秘术。等他看完一本的时候,才发现明通子已经在旁边站着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如今崂山上清观还有这些秘术,都是后几代收集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每一代都有祖师留下一些传承,也有一些传承断绝消失了,如今就剩下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,将符纸放在桌子上,毛笔蘸了朱砂:“看好了,这是引雷符,可引出一道雷霆攻击敌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笔画完,一气呵成。邱明随手将符纸丢给明通子,继续提笔,开始画防御符。

    每画一张符箓,邱明都说出符箓的名字和功效。明通子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,后来简直是叹为观止,祖师竟然会这么多种灵符啊。

    《上清大洞真经》虽然也有灵符的画法,但是因为有经文缺失,他根本就没学过几个。不过从这以后,崂山上清观的符箓就会发扬光大了!

    这一刻,邱明才真正像个祖师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