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箓他每样都画了一张留下,然后又画了一个图册,供其他弟子学习。那些记录着秘术的书册,邱明选了两本最感兴趣的,拿回了房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又换了几本,三天之后,密室中那些书册他就都“看”完了。反正他都用平板电脑拍下来了,不需要立即都记下来,什么时候想看了,随时掏出来平板看一下就行。

    当邱明不再要书看之后,明通子内心还在感叹。祖师就是祖师,这些书别说是三天时间了,给他三个月也未必都能全部记下,瞅瞅人家祖师的看书速度。

    或许祖师也仅仅就是随便看看,参考一下吧。祖师都是成仙了的人,怎么会看得上这些秘术呢。

    嗯,祖师肯定想看看这些功法有没有错漏,免得弟子们被耽误了,对,一定是这样!

    “玄光道友,听说你这两天偶有所感,可是修行又进了一步?”吕洞宾看到邱明出现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邱明看了看明通子,知道这是明通子给他想好的托词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太大的进步,一点点而已。我记得道友说过,想跟我喝两杯对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当然。明通子,我这儿有酒,你可得准备一些下酒菜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这就去叫人准备。”

    菜肴就是一些普通的山珍野味罢了,里面也添加了一些灵药,算是药膳。大家也只是满足一下口腹之欲,太珍贵的东西,崂山上清观也没有。

    除了铁拐李,八仙其他七位也都出现。吕洞宾掏出他那个酒壶,手指一点,酒壶里喷射~出九股酒水,落入每个人面前的酒杯里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采和与仙姑帮我酿制的百花酿,请。”

    邱明端起酒杯,尝了一小口,味道很香,但是酒味儿有些淡,里面倒是蕴含了一些灵气,不过却并不多。

    明通子有些羡慕的看着吕洞宾的酒壶,传闻创派祖师华盖真人有一个乾坤八卦壶,里面可以装八种液体呢,但是后来也不知道去哪儿了,反正是没传给他。

    大家喝干了后,吕洞宾还要倒酒,邱明却伸手拦住他:“不如尝尝我的醉仙酿。”

    醉仙酿?吕洞宾一挑眉毛,听这名字好像不错。

    邱明伸手取出乾坤八卦壶,用灵力托着酒壶,飘到每个人的酒杯面前倒满,然后飘回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邱明举起酒杯:“请。”

    吕洞宾迫不及待的一口干了,在嘴里含了一下,才慢慢咽下:“好酒!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觉得这酒真的不错,邱明举起酒壶:“这里面还有一些凡俗世界的烈酒和葡萄酒,诸位可要尝尝?”

    “烈酒和葡萄酒?快点给我尝尝。”吕洞宾最爱美酒,不管里面是否蕴含了灵力,他喜欢的是酒的味道。

    二锅头和葡萄酒都给大家尝了之后,吕洞宾这才有些惊讶的问道:“玄光道友这酒壶可不简单啊,比我这日月壶可要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日月壶里面也有很大的空间,号称壶中可装日月,但是却只能装两种酒而已。邱明的酒壶里面,可是已经倒出来三种酒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师父的乾坤八卦壶,里面可以装八种液体,不过现在里面也不过就装了这三种酒和一些清水而已。那醉仙酿也快喝干了,再想弄到恐怕不易。”

    他跟四海龙宫现在是这种关系,还怎么能从四海龙宫弄到醉仙酿啊。

    明通子端着酒杯的手忽然顿住了,这就是创派祖师的那个乾坤八卦壶?原来在玄光祖师手中啊。

    一听说这乾坤八卦壶可以装八种液体,可把吕洞宾羡慕坏了。不过他也知道,这种宝贝,邱明是绝对不会交易的。

    大家边吃边聊,聊一些他们经历过的有趣的事情。邱明也说了一些他在其他动画片世界经历过的事情,还有他听过的一些传说,也让吕洞宾他们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酒喝多了不好,不如我给大家泡杯花茶解解酒吧。”何仙姑站起来,不知道从来取出来一些花茶,放入茶壶后,倒上冷水,盖上盖子。

    她端着茶壶,走到邱明面前的时候,茶壶里面倒出来的就是热茶了。邱明端起茶杯在鼻前闻了一下,有一股很浓的花香味儿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,口舌生香,而且蕴含着不少的灵气,算的上是好茶。

    “我这也有一点海茶,可否请仙姑道友为我等再泡一壶?”

    何仙姑有些好奇,这玄光道友身上好东西有不少啊,她也没有推辞,再次为大家泡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吕洞宾有些好奇的看了眼邱明,这玄光道友跟四海龙宫好像没什么关系,四海龙宫又曾对其下过重手,可是偏偏这玄光道友身上的那件防御衣甲,似是出自龙宫。

    而且他又想起来邱明帮他们捉跳蚤的时候,拿出的那颗蓝色珠子,上面蕴含了不少的大海气息。如今又拿出来了海茶,还真是奇怪啊。

    莫非这玄光道友,是在海外仙山修炼的吗?他的师父,到底是哪位高人?

    邱明觉得自己算是崂山上清观半个主人,所以八仙拿出来一些东西,他也拿出来一些东西招待,也能借此拉近与八仙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邱明还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为崂山上清观的弟子谋求一点福利。

    “明通子,我在这里叨扰,也没什么能够给你的,这样吧,如果观内有弟子修行上有什么疑问,你没时间解答,我或可帮点小忙指点一二。”邱明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感谢了,如今观内弟子数量不少,我这一个人可指点不过来。”明通子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到就去做,直接一起出去了。吕洞宾他们相互看了看,好像他们在这儿借住,可什么都没付出啊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也去帮其指点一下弟子?”韩湘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去帮忙指点一二。”吕洞宾第一个响应。其他人看了看,也都点点头,反正指点也不需要他们传授什么秘术,最多传授一些自己的心得,但这对于那些弟子来说,也是弥足珍贵的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不知道,邱明指点那些弟子是应该的,因为算起来,邱明是那些弟子的祖师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