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大哥,你不休息一会儿吗?”小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天已经黑了,我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掏出……钟离权给他的圭板,然后去主卧,在老妈的梳子上找到了几根头发。

    将圭板托在掌心,灵力灌输到圭板里,那几根头发呼的一下燃烧起来,圭板则慢慢的转动了一下,尖头指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邱明让小倩回到阴阳玉佩里面,他施展幻术,遮挡自己的身影,趁着夜色,从楼顶飞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任,你说没找到小明?家里没人,学校也没有?”邱重山有些急了,怎么回事,儿子去哪儿了?

    该不会那些人,把他的儿子抓走了吧?这不可能,这个规矩他们敢打破?

    邱重山妻子也急了,一把抢过电话:“老任,你好好找找,你再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任平生也安慰道:“大哥,嫂子,别担心,小明那么机灵的孩子,不会出事的。这样,一会儿我再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任平生也觉得有些奇怪,他白天来,家里没人,晚上来,家里还没人。邱明这小子,不住家里,也不住学校宿舍,还没有女朋友,能去哪儿了?

    莫非,真的出事儿了?不应该啊?

    邱重山抱住妻子:“没事儿,别担心,肯定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也不确定,儿子到底是不是出事儿了,到底是不是那些人动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一鸣,四叔可就等着你来呢,这个功劳,肯定是你的。”在公路上一辆疾驰的汽车里,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侧身对着一个年轻人说道。

    年轻人一脸的笑容,也不枉他这次争取了巡视的机会,如果能抓住那两人,那他绝对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那两人也有不错的传承,得到之后,对他们家的实力提升也有不小的帮助。当年没注意,居然让他们跑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年大家都在找那两人,让他们白家先找到了,让他白一鸣先找到了,这会让他出尽风头的。

    “四叔放心,这件事我会跟父亲说的。你在这边疆的地方呆了这么多年,当年那点过错也该揭过了。”白一鸣给出了许诺。

    老人大喜,对方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。他可不想老死在这里,就算他没什么潜力了,但是这些年也有不少功劳吧,找个繁华的城市,或者山清水秀,四季如春的地方养老多好,可不想再在这苦寒之地呆着了。

    “一鸣,四叔还给你准备了一对双胞胎,绝对没人碰过。”老人笑的很猥~琐。

    “四叔有心了,多谢。”白一鸣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车子开始上山,老人与白一鸣也不再说话,甚至白一鸣还闭上了眼睛,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前面那个山庄,拐进去就行了。通知大家,守住所有门口,不准靠近。没有我或一鸣的命令,一个人都不能放走离开!”

    白一鸣与老人一起下车,他看了看这山庄,好像不小啊。周围的环境还不错,没被城市的浊气彻底污染。

    “一鸣以后有空,可以来这儿玩玩,东北虽然冬天寒冷,夏天过来避暑也是不错的。”老人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空再说吧,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里面的那个房间,刚才还通了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邱重山正在犹豫,要不要自己亲自回去看看,或者给儿子打个电话呢,忽然听见外面有动静传来。

    不对啊,他俩住的这是仓库里面的密室,这么晚了,没人会来仓库!不好,他们可能被发现了!

    邱重山与妻子贴在门口的墙上,待会儿有人进来,他们可以偷袭,然后找机会逃走。

    “别躲了,我知道你们在里面,跟我回去吧。”白一鸣站在门外,背着双手,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不出来吗?那也简单,我就一把火把这儿烧了,你们两个也不用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还是没有动静,白一鸣扭头看了那老人一眼,是不是搞错了?

    老人这时候大声喊道:“你以为我们是怎么找到这儿呢?你那个朋友,已经把你们出卖了!要是你们不出来,你儿子的命可就没了!”

    “别伤害我儿子!”邱重山的妻子打开门,一副慌乱的样子,“求求你们别伤害我儿子,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邱重山也叹了口气,跟着走出来。没想到当年他救了任平生一命,还以为这人可以完全信任呢,如今还是将他出卖了。虽然知道出来的可能更糟,但至少可以谈一谈,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有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们终于舍得出来了?躲了这么多年,还以为你们早就跑去国外了呢,没想到居然心存侥幸,躲在了冰城。”白一鸣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呢?”邱重山冷声问道,同时慢慢的走向白一鸣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?跟我走,或者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,我就让你们见面。”白一鸣仰着下巴,或许这次都不需要他出手,也能让对方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先见到我儿子。”邱重山走到距离白一鸣三步远的时候,猛地迈了一大步,一拳打向白一鸣。

    抓住了这个人,就可以将儿子换回来!

    白一鸣也挥出一拳,两人同时退了两步,都感觉对方的实力有些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白一鸣更兴奋了,对方越强,那越说明对方的功法厉害。他可是自小服用了不少好东西,对方潜藏了这么多年,还能有如今的实力,如果这功法给他练,那么他现在说不定实力会比现在强一倍!

    白一鸣这回主动冲上去,拳头上带着一股煞气,他身上可还有不少好东西呢,就算对方实力比他预估的要高,他也有信心获胜!

    那个老人则慢慢的走向邱重山的妻子:“你们何必要承受这种痛苦?交出那根本不该属于你们的东西,成为附庸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呸,什么叫不该属于我们的东西?我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啊,等你被抓住,你们就能团聚了!”老人每走一步,身上的气势就提升一分,刚才还想一个残年老人呢,如今却像一个煞神!

    这时候,忽然有一个身影出现在院子里,他朗声问道:“想带他们走,问过我了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