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戒痴啊,咱们庙里还有没有别的经书,给我看看。”不说别的,戒贪传邱明的手印,要是能学全了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戒痴好像不会,邱明只能等着找到戒贪之后再说。但是戒痴肯定不止是会心经这一种经文,邱明还想学更多的呢。

    佛门许多秘术,也是非常神奇的。邱明经历过的有佛门传承的世界,可是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能在心中观想出佛祖或者菩萨的虚影了?”戒痴有些惊讶,莫非戒色真的是佛子转世,否则怎么可能修行速度如此之快?

    传闻有佛子降世,各种佛门神通随手就能学会,戒色这学习速度,跟传闻中的佛子相差也不远啊。

    “呃~~还没有,但是我实力提升的飞快,肯定可以学习更高深的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哪儿能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啊,他已经成就元神,甚至还学了观无量寿经,但是观经记载的十六观,邱明只能进行到第七观。

    十六观为日想关、水想观、地想观、宝树观、宝池观、宝楼观、华座观、像观、真身观、观音观、势至观、普观、杂想观、上辈观、中辈观、下辈观。

    前七观被称作初之七门,也就是说,邱明的观无量寿经,也才算是入门,后面的他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邱明都在想,到底是他的方法错了,还是他真的就不适合修习佛经?心经那么基础的,他都无法做到大成。

    戒痴这才发现,他现在已经看不透戒色了,之前戒色的实力,他可是一眼就能看穿的。莫非戒色真的实力大涨,甚至已经超过他了?

    这不可能,除非戒色是佛子,否则一个月左右,怎么就能有这么大的提升?

    “戒色,出家人不打诳语,当不骄不躁。你向佛之心我能理解,但不可好高骛远。”戒痴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啥玩意,戒痴这小家伙以为他在吹牛?

    呵呵,当初邱明还遗憾,胖揍三个和尚各一次的主线任务没能完成呢,现在好像机会来了!

    “戒痴啊,要不我们切磋一下?”邱明笑眯眯的看着戒痴,小子,别怪哥欺负你,一会儿我也不用兵器,不用符箓。

    在邱明看来,揍戒痴,根本用不到那些,甚至他还打算,一会儿让戒痴一只手!

    戒痴眨着大眼睛,好奇的看着邱明:“切磋?你要跟我论佛理吗?”

    邱明“……”论佛理?你认为切磋就是这么一回事?我说的是动手啊!若是不限定佛门论道,邱明还很有信心,但是限定了佛门,邱明就不太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比划两下,好吧,就是咱俩打一架,这样你就知道我现在到底有多厉害了!”

    邱明心说,戒痴你这是找揍啊,算了,一会儿让你知道我厉害就好了,没必要真的把戒痴胖揍一顿。看戒痴那小样还挺萌的,他也下不去手啊。

    “打架,我们为什么要打架?”戒痴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邱明现在倒是有点想要狠狠抽戒痴一顿了,丫问题咋这么多?不是你不相信我现在厉害了么,那就来试试啊!

    邱明眼珠子一转,伸手入怀,从须弥戒指里面掏出当初在《渔童》世界剩下的两颗鱼珠,这可是龙鱼的鱼珠,里面含有龙族血脉气息。

    这东西对邱明没啥大用,对戒痴也没啥用,但是对戒痴养的那只玄龟,用处可就不小了。运气好了,直接能让玄龟化为龙龟!

    “看到这个没有,龙鱼的鱼珠,你要是赢了,我就给你,喂你的玄龟吃了,好处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戒痴眼睛一亮,那玄龟他可是养了很久呢。师父不在,师兄们也都走了,庙里就剩下这玄龟陪伴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是坚定的摇摇头:“我修习佛法,是为了度己,也希望将来能够度化他人。我不跟你打,算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算是被戒痴打败了,难怪法号叫戒痴,还真是有些痴啊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戒痴,你现在看看我的修为,难道不能学新的经文吗?”邱明施展不动明王印,身上发出浓郁的金光。

    戒痴表情有些呆滞,这不可能!为什么他感觉戒色的不动明王印,威力比戒贪师兄的更大?

    那浓郁的佛光,真的是戒色发出来的?戒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何会变得如此强大?到底是什么大能,能让戒色在这么短的时间,佛性提升了如此之多?!

    “你的心经还未大成?真的还没能观想出佛祖或者菩萨的虚影?”戒痴感觉不可思议,他心经已经大成了,都发不出如此浓郁的佛光!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邱明也很好奇,为啥他就做不到这一点呢?那十六观的前七观他也都能观想出来了,后面的却一点成功的迹象都没有!

    戒痴想了想,忽然抬头:“你是不是还学过其他佛经?”但只是心经,绝对不可能修炼出如此浓郁的佛性!

    邱明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不能学习其他佛经吗?”

    “这师父倒是没说过,只是说心经大成之前,不宜学习其他佛经,可就算心经大成,也不可能让你有如此强大的佛性啊?”

    能学啊,邱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还学了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这个没问题吧?”邱明隐瞒了观经的事儿,金刚经与心经都属于大乘般若一脉,观经就是另外一脉了。

    戒痴点点头:“果然如此。你既然已经学了《金刚经》,那么继续修行就好了啊,我也只是刚开始修炼《金刚经》,没有别的经文可以教你,师父走时没留下别的经书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的失望,戒痴也只学了这两种经文吗?戒痴是不会说谎的,他既然说没有别的经书,那就肯定没有。

    戒痴也看到了邱明脸上失望的表情:“戒色,或许过几天师父就该回来了,到时候让师父教你别的经文吧。对了,你的《金刚经》大成了吗?”

    邱明叹了口气:“没有。”他也诵读了许多遍,里面的含义也都理解了,按照上面记载的方法来修行,但是依然无法观想出菩萨和佛陀的虚影啊,他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邱明猛然又看向戒痴:“你说师父快回来了?”

    那素未谋面的师父要回来了,邱明心里竟有一些紧张,他该不会被开出师门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