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来邱明当初可是死皮赖脸的要留在小庙,最终才让戒痴答应,代师收徒。其实这并不太和规矩,他当初也没细想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师父还活着呢,戒痴怎么就敢代师收徒?只是这个问题,邱明一直没问。

    如今便宜师父无尘要回来了,他才有些忐忑,同时内心还有些纠结。既希望师父是位高人,佛法精深,又担心师父是位高人。

    如果这师父喜欢他,愿意让他真正成为弟子,悉心教导,那么师父当然是越厉害越好。要是师父不喜欢他,而且还是高人,看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那就不太妙了。

    邱明还是把那两颗鱼珠给了戒痴,戒痴马上就给玄龟喂了下去,那玄龟吞了见到邱明的时候,就变得有些兴奋,它在邱明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见到鱼珠之后,就更加兴奋了,但吞了两颗鱼珠后,很快就陷入了沉睡,好像冬眠似的。

    “戒痴,当初被镇压的那个大魔头,真的被灭掉了吗?”在戒痴小心翼翼的将玄龟在床上放好之后,邱明问道。

    戒痴疑惑的看着邱明:“菩萨收了大魔头那天,你不是也亲眼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见了,可万一那大魔头有什么分~身的办法呢?菩萨的化身投影,一时不察,让其跑掉也有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即使是化身投影,也不可能让那大魔头逃掉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邱明在插图上看到了那灰毛大老鼠的样子,如果不是随机任务提示,邱明也不相信,但这就是事实!

    “菩萨也不是万能的,也有疏忽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戒色,你怎可诋毁菩萨!”戒痴喝道。

    “戒痴,他说的并没有错,菩萨也不是万能的,所以才需要我们齐心合力,共同度化世人。”

    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声音,邱明吓了一跳,他竟没发现有人走到身前!

    “师父,您回来啦~”戒痴跑过去,抱住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。

    老和尚拍了拍戒痴的光头,笑呵呵的看着邱明:“你是?”怎么庙里又多了一个小和尚,这么小的庙,是不接受挂单的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戒痴,戒痴这时候怯怯的说道:“师父,您不是说我一个人在庙里如果孤单,就可以找个伴吗?我就带您收了他为徒,给他起了个法号叫戒色。我问过菩萨了,菩萨也没反对。”

    邱明瞪大眼睛,他还以为当初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忽悠的戒痴代师收徒呢,没想到还有这一出。

    不过他问过菩萨,这就有些戏言了吧?菩萨那么忙,还能每天盯着你这小破庙?

    老和尚也是一脸懵逼,当初他走的时候,就那么随口一说,他以为这小庙根本没人来,山脚下村子里那些人,谁愿意出家啊,没想到还真遇上了一个傻小子。

    不过不对啊,这小子如果是戒痴引入门的师弟,那为什么修为还在戒痴之上,甚至可以说是小有所成了!

    莫非这还是一个天才不成?还是什么传说中的转世佛子?

    邱明一看师父没反对,马上跪下大声说道:“弟子戒色,拜见师父。”就凭他看不出这位的深浅,就说明对方实力远在他之上,他感觉这个便宜师父,比小倩世界里面的白云禅师还要厉害的多!

    无尘看到邱明这都磕头了,摇了摇头,一脸的无奈,伸手虚托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父。”就凭刚才把他托起来这股力量,邱明就知道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,绝对是个高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儿的人?”

    “山下村子的。父母双亡,无牵无挂,心向佛祖,就来拜师了。”邱明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,有了一个身份,这个身份,如今也算帮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刚才听你俩说,庙下面镇压的那个小家伙逃走了?”老鼠精在无尘的嘴里,变成了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是被菩萨收走了。”戒痴分辨道。

    “我敢肯定那老鼠精是逃走了。若是菩萨亲自出手,自然让其无所遁形,可是菩萨只是化身投影,当时又要照顾我们,才会被那老鼠精趁机逃掉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愿去将那老鼠精灭掉,免得其再荼毒生灵,也免得传出去,有损师父威名。”

    戒痴还想说什么呢,无尘笑呵呵的开口:“好了,确实是跑了,为师已经算出来了。戒色,你跟我来房间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戒痴这时候也想起来了,那天戒色消失之后,好像是没见到那被烧死的小老鼠的尸体,这么说起来,还真有可能是那老鼠精假死脱身了!

    戒色说的这么肯定,是带走戒色的那个大能告诉他的吗?

    邱明跟着无尘来到房间,他知道,无尘肯定要问他一些事情,要是回答的不好,结果就难预料了。

    “戒色,你身上的气息,好像有些古怪啊,你是有什么奇遇?”邱明的气息根本不像是佛门力量,但他看邱明身上也没有业力缠身,那应该不是堕入魔道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日弟子忽然被一大能带走……弟子也学了金刚经……”邱明将事情说得很模糊,一些说不清楚的,他就说那位大能不让说,他答应了的,出家人不能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无尘点点头,弟子有一些秘密,他也允许,他若不是有一些奇遇,又怎能有如今的修为?可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不得不离开原本的寺庙,在这里建了一座小庙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修为早已经可以破界了,最少也能得到一个罗汉果位。如果不是担心戒痴这个弟子,他又何必压制自己的修为呢?

    现在好了,有了戒色,以后这两个弟子可以相互照应,那么他也可放心离去了。

    无尘是一个很开明的人,他也懂一些识人之术,看邱明确实是福缘深厚之人。多收一个弟子,也并不需要多费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当年他剃度的时候,师父也没问他过去,他修为突然暴涨一截的时候,师父同样没问。

    今天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子有了自己的奇遇,他又何必刨根问底呢?或许,这也是一种缘分吧。

    能在离开之前教导一下这么一个弟子,将来还能照顾戒痴,也是一件幸事。

    “嗯,从此刻起,你就是我无尘的第二个弟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