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句话,邱明知道,他这算是过关了。他也已经不是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了,他见到大殿菩萨像手中的玉净瓶,也不再有了贪念。

    法宝虽好,但不如一个好师父重要。而且他也看了下,那就是一个普通的瓶子而已,或许只有在菩萨的手中,才能算是法宝。

    太过于依赖法宝,会让他失去了进取之心。若是修为足够高,比如如来佛祖那样的,就算是赤手空拳,也能将大闹天宫的孙猴子给镇压了!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到如今,居然连心经大成都未做到,始终无法在心中观想出菩萨或者佛祖的虚影……”这个问题可是困扰了邱明许久,如今总算是遇上一个能够解答的了。

    “观想出菩萨或者佛祖的虚影,那是大成的一种表现,可是没有观想出,你的修为还不是在增长?佛门修行之法有多种,或许是你不适合这一种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纠结,啥意思,这是不想教我了?

    还没等他开口呢,无尘继续说道:“也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你内心不够虔诚。譬如戒痴,他就是为师见过的极为有天赋的弟子,对菩萨极其虔诚,愿意一生都供奉菩萨。”

    邱明默然,一生都供奉菩萨?这邱明可没想过,他可是连燃灯道人都见过的,他的目标,又岂会只定在菩萨这一级?他要超越菩萨,甚至超越佛陀!

    所以戒痴这样的虔诚,邱明根本学不来。

    看到邱明沉默不言,无尘又说道:“佛有万千化身,我们见到的雕像,不过是他万千化身之一。世间万物,皆可成佛,佛在心中,人人是佛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头雾水,这是什么意思?告诉我不必纠结菩萨或佛祖虚影了?也对,就算无法大成,也不影响他使用各种佛门秘术,他修炼道门功法,一样能增长力量,而他的力量,又可以转化为佛门的力量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邱明脸上的纠结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指点,弟子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不必过分执着。你如此有天分,幸甚幸甚。去吧,过几日你与戒痴一同下山,去把那不知悔改的老鼠精灭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小老鼠精,既然不愿接受度化,那就不能留着让其祸害人间。

    邱明离开师父的房间,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坐念经,无尘又将戒痴叫到房中,考察一下戒痴这段时间修行是否懒惰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中,邱明默默的念着经,忽然他睁开眼睛,他好像理解师父那句话了。佛在心中,人人是佛,那么……他为什么不可以是佛?

    邱明曾一直尝试,在心中凝聚菩萨或者佛陀的虚影,但是每次刚有一点苗头,紧接着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那些可以说他不够虔诚,因为邱明想要超过他们,从来没想过要彻彻底底的成为对方的信众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人人都是佛,那么如果他观想出来的佛陀,是他的样子又会如何?能否成功呢?他想起来自己凝聚的元神,那不就是他自己的样子么!

    邱明闭目,他再次在内心凝聚佛陀虚影,而这一次,等那个虚影出现之后,又跟往常一样,变得摇摇晃晃,似乎随时就要散去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虚影的五官开始出现了,不是别人,正是邱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摇晃的虚影开始变得越来越凝实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尊笑呵呵的佛陀,坐在了邱明的识海里面,散发着道道金光。

    无尘正在给戒痴讲解一些佛理呢,忽然停住了嘴,他扭头望向了邱明的房间方向,那个弟子,竟然成功了吗?

    只是听他讲了几句佛理,就做出了突破,此子佛性逆天啊!

    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戒色应该凝聚的是己身佛,这是一条格外难走的路,但却是一条能走的更远的路。

    没有大智慧、大毅力,是绝对无法成功的。此子竟然观想出来的是己身佛的虚影,也不知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戒痴也感受到了,戒色的房间传来了浓郁的力量波动,他这是做了什么?

    大殿中的菩萨像忽然睁开了眼睛,也看向了邱明的房间。这么一间小庙,竟也有如此不凡的弟子,观想出佛陀,竟有如此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但为何她观此子身上的气息似有一些奇怪呢?好像与一般的佛门气息,有所不同。佛亦有万千法门,每个佛陀的气息,都有所不同,观世音菩萨也是了解所有佛门大士的气息,为何没有发现跟此子气息一样的?

    这有两种可能,一种就是这只是像佛门的气息,实际上并不是。还有第二种可能,那就是……此子凝聚了己身佛,要再创出佛门一脉!

    这可真是太让人惊喜了,若真是如此,那么不久的将来,佛门力量必然能够再有所增加,也能度化跟多的世人。

    那么今日就结个善缘,助其一臂之力!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从玉净瓶中抽出一根枝条,带起一些水滴,轻轻一甩,一个水滴穿过了层层墙壁,直接落在邱明的身上。

    无尘看向大殿的方向,菩萨也看到了吗?戒色还真是大有佛缘,没想到观世音菩萨都愿意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邱明正在努力让自己凝聚出来的佛陀虚影变得更加凝实,他生怕稍一放松,这个也再次消散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忽然感觉有什么落在了他头顶,让他的识海变得稳固了许多,那个佛陀虚影的佛光,终于能够照射~到识海的每一个角落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邱明也睁开了眼睛,他感觉看世界似乎都不太一样了,灵台变得格外清明,而且每时每刻,他都能感觉力量的增长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,他在任何时候,都在修炼。凝聚出佛陀虚影,竟然有这种好处!

    邱明“看”着自己变成了一尊笑呵呵的佛,也不知这是好是坏。他感觉好像那些佛门的功法,似乎都不太适合他了一样,难道说以后他还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修行之法才行?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选择的,他也愿意如此。说白了就是他还有上清一脉的修行之法,就算最终佛门这条路没走通,他也不会真的就修为停滞不前了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,他的实力又提升了一大截,这就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