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和尚下山去化斋,老和尚有交代,山下的女人是老虎,你见了千万要躲开~”

    “戒色,你唱的这是什么?”戒痴好奇的看着邱明,好像说的是老和尚和小和尚的事儿,这是跟他们有关系?

    女人和老虎,他都听说过,但根本没见过。见到他们,为什么要躲开?

    邱明笑眯眯的看着戒痴:“这是我在外面学的一首歌,这歌词写的多好啊。你记住,见到女人躲远点啊,女人都有可能变成大魔头!”

    戒痴马上正色道:“那我就要度化这大魔头!”

    度化?邱明斜了戒痴一眼,你咋度化,以身度化啊,想得美!

    “行了,女人只是可能变成大魔头,又不一定真是。下山的时候师父不是说了,让你多听多看少说话,有不懂的要问我。快点走,这儿到白峰山要走挺远的路呢。”

    他们已经快走到镇子上了,到了镇子上,邱明要给戒痴普及一些生活常识。戒痴被带上山之后,就没离开过,这次也算是见见世面了。

    “诶呀,那边有两个小和尚。”

    “看模样,还挺俊俏呢,怎么偏偏出家当和尚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去问问,说不定大师还能帮你算算命呢,也好看看你今年能不能嫁给人做小~妾!”

    戒痴茫然的看着邱明:“戒色,那两位施主怎么没有胡须?说话还细声细气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就是女人,你最好离远点。”邱明也听到那两个女人说话了,他看了一眼就知道,穿成这样,还如此大胆的,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孩子,多半是妓。

    “男人和女人怎么分辨?”戒痴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邱明正想说看服饰,看发饰,看喉结胸口什么的呢,就看到那两个女子站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哟,小和尚没见过女人啊,要不要到姐姐家里去,姐姐带你见识见识,保证你见识了之后,就不再想当和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位小哥哥也可以去我那休息一下,我那可是有上好的素斋呢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的热情,让戒痴吓了一跳,他还记得邱明说女人可能变成大魔头呢,不由得往邱明身后躲了一步。

    看到戒痴的样子,那两个女人笑的是花枝乱颤:“小和尚还真有意思,姐姐还没见过小和尚呢,你们俩是要化缘?那正好,姐姐就给你们一些缘,哈哈哈~~”

    说着,那个女人还想伸手来摸戒痴的光头,她们还没见过小和尚呢,摸一摸肯定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邱明猛地打了个喷嚏,两个女人马上退后,用手绢捂住口鼻:“诶呀,你这和尚好不懂事,喷嚏怎么能对着人打!”

    邱明是故意的,这两个女人身上的脂粉味儿也太重了,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愿意让这种人坐在身边陪着吃饭的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戒痴:“知道她们的可怕了吧?走吧,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戒痴小脑袋快速点了两下,女人真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诶,你这和尚怎么说话呢,我们姐妹怎么就可怕了?你也不去打听打听,这镇子上多少人都觉得我们是最招人疼的呢。”

    邱明咧咧嘴:“你说的都是那些男人吧?”

    或许这两人是不得已才沦为娼~妓,这在古代很正常,邱明也没有瞧不起她们的意思。但是这二人有些自甘堕落的意思,邱明可不愿让戒痴多跟其接触。

    戒痴心思太单纯,若是不小心陷进去了,邱明会感觉非常自责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所有佛门都禁婚娶,还有欢~喜佛什么的呢,但那跟戒痴所学的不是一脉。嗯,邱明倒是对那一脉很感兴趣~

    两个女人一看,这个和尚好像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啊。不过反正她们白天也没什么生意,逗逗这俩和尚也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别走啊,我们又不是老虎,还怕吃了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戒痴瞪大眼睛,什么,她们以前吃过人吗?!可是他看这两人身上,并没有什么恶念业力啊?

    诶,不对呀,她们说她们不是老虎,可是戒色不是说女人是老虎吗?戒痴脸上有些茫然,看看那两个女人,又看看邱明,到底谁说的是对的?

    邱明看着戒痴有些紧张的样子,倒是觉得好笑。一路上戒痴见到什么都觉得新鲜,这就像是拴在家里的小猫,一旦放出来了,看什么都好奇。但是一旦对方靠近,又会因为陌生而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们俩不是要吃饭么,去我们那正合适啊。”两个女人看到戒痴的样子,觉得更有趣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一些人看到这个场景,都对着这边指指点点,也不知道那两个和尚定力如何。

    这对那些人来说,绝对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啊:某天看到两个和尚进入了倚红楼,然后说一个时辰才出来,这里面太给人想象的空间了。

    今天他这么跟人家说,明天就能变成那两个和尚一夜没出来,再然后就能变成那两个和尚三天才出来,出来的时候有两个黑眼圈,走路的时候腿都是发飘的!

    “二位请让开,我们是出家人,而且我们也没钱去你们那。”邱明带着戒痴打算绕过去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什么钱不钱的,我们姐妹是看你俩顺眼,可以不要你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这回邱明是真不高兴了,麻蛋,这是打算把我们当龟~公呢!居然还调~戏戒痴,戒痴还是个孩砸!

    “让开!”邱明一声大喝,身上气势猛的一涨,那两个女人蹬蹬蹬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邱明再跟戒痴说:“看到没,女人或许不会打你,但是会如同魔障缠身。”

    其实戒痴的实力,完全可以用法术让这些女人无法靠近,但是刚才有些慌乱,竟然忘了。

    他俩大步离开,但是街上的人都发现,刚才那俩和尚怎么不见了?他们四处看,也没找到那两个和尚,大白天的还能见鬼了不成?

    两个女人也是十分茫然,她俩刚才为什么会退后?没看到有人推她们啊?难道是被那个凶巴巴的和尚吓得?

    “戒色,我们走吧,女人太吓人了。”虽然戒痴不知道那俩女人要干什么,但看那笑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两人直接穿过了镇子离开,邱明一直用幻术,让所有人都看不到他们。他低头看了看戒痴,这小家伙心里该不会有阴影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