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白峰山,那就是老鼠精的地盘,他们四个也不再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点脚下,随时注意周围情况,遇上那个大魔头,不要多废话,直接一起出手灭了!”戒贪拿出大师兄的姿态。

    往山上走了两步,邱明就觉得这里好像很奇怪,他仔细想了想,这里没有鸟叫声,就像当初镇压了老鼠精的小庙一样。

    老鼠精,肯定就在这座山上,只是洞府到底在哪儿?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稍微等一下,我去看看洞府在哪儿。”邱明说完,脚下忽然出现一朵祥云,整个人飞起来,越飞越远。

    戒痴他们三个都张大了嘴巴,他们当然也见过别人飞,比如他们三个的师父。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,戒色竟然也会飞,而且好像脚下的那朵祥云也是宝贝!

    这一对比,本来有些骄傲的戒贪也瞬间没了骄傲之心,他若是运用秘法,也可短暂飞行,但比之戒色肯定就差远了。他身为大师兄,如今竟然不如小师弟!

    邱明脚踩祥云,一直飞到白峰山的最高处,不对啊,为什么没看到洞府,反而是看到了一座庙?

    既然白峰山有寺庙,那么又怎会让老鼠精在这里盘踞?不好,那寺庙里的僧人该不会是遇害了吧?

    邱明靠近寺庙,感觉到了一股很奇怪的气息。似乎像是佛门的气息,却又让他感觉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等他稍微靠近一点看清了,院子里面好多老鼠!

    邱明踩着祥云飞回到戒痴他们三人身边:“山上没发现老鼠精的洞府,但是看到了一座寺庙,那寺庙里面有一群老鼠,我怀疑那老鼠精占据了寺庙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菩萨怎么能看着老鼠精占据寺庙?”戒痴反驳道。

    戒贪这时候却冷静的分析道:“戒痴,这也不是不可能。我问过师父,这老鼠精偷听了佛祖讲佛法,佛祖本来没在意,但这老鼠精却偷喝灯油,还仰仗着佛法修出来的神通,做了不少恶事,这才被捉住,镇压在师叔的小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老鼠精身上的气息,完全可以跟我们相似,菩萨又不能时时刻刻盯着这里,被骗过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戒嗔抬头看向山顶:“那正好,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,省得还要钻地洞。”四人一起大摇大摆的走向山顶,每个人都是脚步飞快。

    “那大魔头占据这里,还弄了一条上山的路,那些鼠辈也需要路吗?”戒贪讽刺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风大王昨日刚刚出关,修为又恢复了一些。今天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完成自己的梦想,它开始给那些子孙讲佛法。

    佛法对于开启灵智很有一套,当初它也是这么走上修行之路的。它要让子孙也都迈入修行之门,让子孙都信仰它,说不定它还能成为教主呢!

    “都别乱跑,待在原地,听本王给你们讲佛法,让你们也有机会长生。”黑风大王坐在一个黄金打造的莲花宝座上,身上还披着袈裟。

    下面趴着许多老鼠,还有原本占据此山的三个黄鼠狼精。等教化了这些子孙之后,它的势力将得到飞快的壮大,那时候它就可以回去报仇了!

    黑风大王开始讲经,居然身上散发出阵阵佛光,照耀在每一个子孙的身上。这一刻如果有普通人看见,定然会看到一位高僧正坐在莲花宝座上讲经呢。

    那些小老鼠们一个个眼神变得痴迷,进而闪出一些灵光,甚至一些小老鼠的气息开始发生着变化,这些都是有化妖潜质的老鼠。

    而那三个黄鼠狼精,眼神中也冒出欣喜,它们也有聆听佛经的机会,那么有一天,它们是否也能成佛?或者是成为八部天龙那样的护教神兽也行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它们当初被迫让出洞府大王位置的不满也消失了,它们也都开始参悟经文,摸索适合自己的修行方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到半山腰的邱明四人忽然顿住脚步,他们互相看了看,山上传来那股气息,似乎是有佛门高僧?

    “有哪位大师在上面吗?是不是那大魔头已经被镇压了?”戒痴有些兴奋,那样一来,他们想要灭掉大魔头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戒色你刚才是不是看错了,庙里面的老鼠只是一些普通的老鼠,跟老鼠精没关系。”戒嗔也说道。

    戒贪斥道:“你们两个糊涂,刚才我说的话都忘了,这佛光可能是老鼠精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老鼠精能发出如此浓郁的佛光,这让戒嗔和戒痴都不敢相信。难道说,那老鼠精不怕佛门的净化之力?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可就没有什么优势了,他们的法器,也不知道能否伤害那老鼠精。

    邱明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,没有那串佛珠,他也不怕老鼠精,原本佛珠对他用处就不太大,只是能增加佛门秘术的威力罢了。

    邱明一身本事,更多的在符箓和刀法上,那次他差点被老鼠精弄死,这次他可是来报仇的,他要弄死这老鼠精!

    到了庙门口,戒嗔直接将门推开,看到里面的景象,戒嗔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个佛坐在莲台上讲经呢,而下面跪坐着众多佛门弟子,一个个都虔诚无比。

    可是他仔细一看后,却发现不过是一个大老鼠披着袈裟而已,但那老鼠的身上,竟有着浓郁的佛光散发出来,如果单论佛性……好像那大老鼠比他要强多了!

    “四位到我寺中所为何事?”老鼠精双手合十,俨然一副高僧的样子。如果不是嘴角挂着一丝狞笑,眼神里露出坏心思的样子,差点就让他们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老鼠精,这是你建的寺庙,你是想成佛吗?不过就算你满口佛经,也无法掩盖你满身业力的事实。”邱明冷笑道。

    这老鼠精还弄得似模似样的,如果不是庙里没有供奉任何一个佛门高僧雕像,邱明还真以为这老鼠精要诚心礼佛呢。

    没有菩萨或者佛陀雕像,很明显就是怕对方借助雕像施展化身投影,然后收拾它。邱明还看到了一个半身的雕像,那雕像分明就是老鼠精。

    怎么地,老鼠精这是想取代佛祖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