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风大王最讨厌有人喊它老鼠精,它是黑风大王,是黑风大王!手下虽然没有一票小弟,但也有很多子孙的黑风大王!

    凭什么我们兽类修士就要被冠上精怪的称呼?你们人族的修士,为什么不叫人精?

    “小和尚,既然你想先死,那本王就成全你。本王会一点一点将你嚼碎,慢慢的吃掉!”黑风大王表情狰狞。

    “戒色,你行不行啊?”戒贪喊道。

    邱明回头怒视戒贪,男人能说不行吗?虽然他长这么大,还一直没试过呢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戒痴喊道。

    邱明猛地回身,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刀,用力挥砍下去。他就猜到自己回身的时候,那老鼠精肯定会偷袭,他正等着呢。

    老鼠精看到邱明发现它的偷袭了,但并没有后退,而是嘴里发出吱的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这叫声也算是它的一种天赋神通,虽然威力不算特别大,但足以扰乱对方的心神,让对方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知道老鼠精这一招的邱明,如何会再次中招?他已经用灵力隔绝了听力,所以老鼠精这一招落空了。

    原本老鼠精是想趁着邱明被它的叫声扰乱的时候,一口将邱明拦腰咬断,管你有什么神通,有什么法器,都让你没时间用。

    但是它的尖叫声忽然失效的时候,就变成了它主动撞向邱明的刀。老鼠精身体周围猛地刮起一阵黑风,那黑风让人根本看不清老鼠精的身影,而且黑风刮动,也有着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邱明的刀砍在黑风上,差点让他握不住手中的刀,没想到老鼠精的黑风威力竟然这么大。邱明也以为老鼠精不会有多厉害,上次见到的时候就很弱,这才没过多久嘛。

    但他忽略了上次老鼠精是被镇压了很长时间,为了破开封印,又消耗了很多灵力,而且最后老鼠精的黑风,也是被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投影打断的,可不是他们做到的。

    邱明只能顺着风势也迅速的转了一圈,再次一刀斩向黑风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用的,本王的黑风岂是你这种小和尚能打破的?用刀想斩断风柱,你还真是异想天开!”老鼠精哈哈大笑,这小和尚比上次厉害多了,但也扛不住它的黑风神通!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试试吧。”邱明再次快速挥出一刀,只是这一次,刀上面冒出了很长的罡气。

    刀砍不到那老鼠精,可是罡气呢?

    老鼠精一个不小心,身上的灰毛被斩断了一片。这小和尚竟然能放出罡气,是他自己的实力,还是仗着法宝之力?

    但不管哪一种,它的黑风柱已经不能完全挡住对方了。既然如此,那就冲上去,将对方也卷入黑风柱之中!

    看到邱明忽然变出一把刀的时候,戒贪他们三个都一脸的惊讶,他们倒是知道邱明有须弥戒指,可是不知道邱明竟然还有这把宝刀。

    佛门的秘法之中,也不是没有刀法,邱明的刀法很厉害,这点他们倒是不奇怪,只是邱明用的力量,不像是佛门的啊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也以为邱明斩不断这黑风,但忽然邱明就发出了罡气。戒痴还不明所以,可戒贪却双眼放光,戒色师弟这把刀真不错啊,也是那位大能给的?

    就在他们以为邱明凭借罡气再次占据上风之后,却发现邱明猛地被黑风柱吞没了!

    “戒色!”

    戒痴三人急了,纷纷施展秘术,打算将黑风柱拦住,一定要将戒色救出来。但是他们的秘书还没施展呢,却发现黑风柱竟然停住了!

    老鼠精也是一脸懵逼,怎么回事,它的黑风怎么停住了?为什么它运转秘法,黑风却根本刮不起来?

    “你,你做了什么?!”老鼠精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邱明得意的一笑:“没什么,一张定风符而已。”这是他从《上清大洞真经》里面参悟的三十九张灵符之一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定风符,邱明才有信心单挑胜过老鼠精。定风符虽然不如法宝定风珠,但也对付此时的老鼠精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戒痴他们三个都是一脸懵逼,老鼠精的黑风,竟然被戒色破掉了!这怎么可能,戒色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定风符是什么东西?他们为何从未听过?

    戒贪倒是内心有了猜测,佛门传说也是有符箓一道的,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消失了,莫非这是那个大能传给戒色的?

    (佛教也是菩提与准提创立的,那二位之前也算是道士,包括燃灯、观音、普贤、文殊等也都是道门转投佛门的。就连孙猴子的五行山上,不是也贴着一张灵符么,所以本书里面,佛教也是有灵符的。)

    “老鼠精,没了这黑风,你还怎么不束手就擒?说不定还可饶你一命。”戒贪喊道。

    邱明一听,马上就拎着刀砍向老鼠精,他可不能让老鼠精投降。刨去任务不说,这个老鼠精本身也做了那么多恶事,必须杀掉!

    老鼠精尾巴一甩,像是一条鞭子一样,抽向邱明的胸口。但是邱明的刀忽然收回来,横着一砍,老鼠精的尾巴顿时被切断一截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我们谈谈。佛祖不是说过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吗?我以后不吃~人了,也不吃那些血食,每日诵经念佛,这够了吧?”

    不用邱明开口,戒贪就开始展示自己的博学: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是说那些妖魔在放下屠刀那一刻的做法,算是有了佛心,或可下辈子成佛,但是这辈子所造的杀孽,还是要偿还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放下屠刀就能成佛,那成佛也太简单了,先多杀人,然后不杀了就成佛了,还修行个屁啊。

    邱明没给老鼠精多说话的机会,他可不想让戒贪他们最后心软,所以继续猛烈的进攻。那老鼠精的爪子、牙齿、尾巴都能攻击,不过这对邱明根本形不成威胁,因为那些都没有他手中的刀更锋利。

    一刀下去,老鼠精的背上被斩下一大块皮肉,又是一刀下去,老鼠精的爪子也断了一只。唰,老鼠精的尾巴又被斩断一截,唰,老鼠精的耳朵被斩下一只。

    老鼠精怕了,这个小和尚怎么变得这么厉害?这一刀一刀下去,它恐怕就要死在这儿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