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老鼠精身上滋出来许多血,邱明不得不退后两步,老鼠精的血可是有~毒的,他不想沾上。

    就在他退后的功夫,老鼠精猛地发出一声尖叫,刚才那些躲在墙边的老鼠在那只黄鼠狼精的带领下,竟再次冲向邱明,而且一个个眼神通红,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。

    老鼠精跳上它的莲花宝座,宝座忽然挪到一边,露出一个地洞的入口。

    邱明暗叫不好,他刚才就在地上扔了一张禁地符,防止老鼠精遁地逃走。哪知道那座位下面竟然有地洞,他一时不察,竟然让老鼠精跑掉了!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收拾这些小老鼠,最好一个不留,防止老鼠精混入其中,我下去抓老鼠精!”邱明脚下冒出一朵祥云,托着他飞到了地洞口。

    他先是甩手一张灵符扔下去,灵符发出刺眼的白光,邱明才顺着地洞入口下去,免得被老鼠精躲起来偷袭。

    可是他下去之后,才发现老鼠精根本就没想着偷袭他,而是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!

    那小庙的下面,竟然隐藏着这么一座庞大的地下宫殿,顶上镶嵌着荧光石,虽然不是夜明珠,但胜在数量多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座宫殿,立面亭台楼阁不说,还有池塘和溪水,池塘里面竟然还种着莲花!

    这座地下宫殿地方非常大,要挖出来这么大一座空旷的地方,就不是简单的事儿了,更何况还要弄出来这么多亭台楼阁?

    不过邱明也发现了,这地下宫殿,还没有完工呢,许多地方还都是土洞。

    老鼠精要弄这个地下宫殿,可不是很简单就能完成的。虽然它有着许多子孙帮忙,但那些子孙除了数量多一点,没有一个真正成精呢,帮助也不是特别大。

    像是这里面的亭台楼阁,都是老鼠精自己亲自弄的。包括那些柱子上的花纹,都是它亲自完成的。

    邱明发现这宫殿好像很不凡啊,老鼠精还有当设计师的天赋?当他看到一座大殿上面的牌匾之后,邱明更加惊讶了!

    大雄宝殿!

    这是模仿灵山修建的?老鼠精还真是敢弄啊。邱明走进去,顿时无语了。

    这TM不是如来佛祖的地盘么,里面供奉的雕像,竟然是老鼠精,还是金身的。再想到老鼠精身披袈裟讲经的样子,这货还真想取佛祖而代之!

    在佛祖座下偷听了一些经文,偷喝了佛祖座前明灯的灯油,就真的以为可以自己当佛祖了?这老鼠精也太异想天开了吧?

    “老鼠精,别躲了,出来吧。你以为戒贪用佛珠施展的封印,只能笼罩外面那一块?”还好戒贪提前施展了封印,否则老鼠精还真有可能大洞逃掉。

    现在嘛,老鼠精定然就躲藏在这地下宫殿,这宫殿修得美轮美奂,那么老鼠精肯定不舍得在墙壁上挖洞,所以就上面那一个入口,同时也是出口!

    老鼠精躲在一个隐秘的地方,这是他亲自开辟的地方,就是为了防止被人追杀的时候,来不及逃走,也没地方躲藏。

    它现在隐藏起了自己的气息,但是不知道为何,身上的血液竟然无法凝固,那把刀有古怪!

    原本它见到邱明他们四个和尚的时候,还是自信满满,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,吞了这四个和尚,它的实力又能恢复几分,说不定马上就能有实力去报仇了呢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一个和尚就差点把它干掉了,这怎么可能?那个和尚在它刚逃出封印的时候不是没遇上过,它一个照面就能搞定的小家伙,实力是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,有了如此暴涨?

    莫非其他三个小和尚,实力也得到了极大的增长吗?早知道这样,刚见面的时候,它就该逃走的,那时候凭借它的黑风,这些和尚肯定追不上!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晚了,它只希望让那四个和尚以为它逃走了,然后追出去,它才有机会真正逃走,否则它上次撕裂了灵魂才逃掉,这一次对方就未必再给他机会了。

    而且它上次撕裂的灵魂,也是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些,再撕裂的话,恐怕更难恢复了。如果不是灵魂受损,它实力何至于如此?

    那定风符,也未必就能定的住它的黑风!

    邱明忽然发现地上有两滴血迹,往远处一看,那血迹奔着后面去了。他就顺着血迹追过去,不一会儿就走远了。

    老鼠精通过一个小孔,正看着外面呢。那个拿刀的和尚走了?太好了,它得赶紧出去,否则可就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一座雕像下面的石台忽然露出来一个洞口,老鼠精从里面探头探脑的往外瞅了两眼,没有人。

    它赶紧钻出来,将洞口再关上,正要转身逃走的时候,却愣住了!

    “你,你不是去那边了吗?”老鼠精大惊,这和尚不是被它留下的血迹吸引走了吗,为什么会出现在它面前?

    “哦,你刚才看到的是他吧?”邱明一挥手,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“邱明”,正绕着他走来走去呢。

    老鼠精张大了嘴巴,竟然是幻术,它竟然被对方的幻术骗过了!

    原本它还想用一些布置骗对方呢,结果却被对方用幻术给骗了,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    “和尚,放本王离开,否则本王若是拼命,你定然也要给本王陪葬!本王可是佛祖的弟子,你师父见到本王也要喊一声祖师!”老鼠精有些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邱明一挑眉毛:“你偷听了佛祖讲经,就以佛祖弟子自居了?你要拼命,那就来呀,我倒要看看,你还有什么手段!”

    要真是佛祖弟子,能混的这么惨?弄个庙就行了,怎么不供奉佛祖?

    老鼠精双眼忽然变得赤红,身体变得越来越大,张开大口,嘴里吐出一股黑风,遮天蔽日,竟要将邱明卷入腹中!

    邱明再次取出一张定风符,符纸散发出灵力,黑风散去,但是面前的老鼠精却再次消失了。

    邱明冷笑一声:“老鼠精啊,你还在自作聪明。同样的办法,你觉得能瞒得过我两次吗?”

    说完,邱明手中的刀,就斩向了右边的墙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