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戒嗔和戒痴赶来的时候,邱明已经一把火将老鼠精的尸体烧成灰了。邱明在那里扒拉着老鼠精的骨灰,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戒色,你干什么呢?这点灰直接埋了就行,这不都烧干净了么。”戒嗔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烧的太干净了啊。”邱明嘟囔道,怎么没有内丹什么的呢?

    这可是妖怪诶,老鼠精的实力也不差。要说那三个黄鼠狼精烧成灰了,邱明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,但老鼠精居然连内丹都没有?

    戒贪好奇的看着邱明:“烧的干净有什么不对吗?”老鼠精要是活着,这火可能烧不起来,但是老鼠精都死了,灵魂都已经消亡,这就是一普通的大老鼠尸体,烧干净不正常吗?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,佛门是不能说内丹的,但是说舍利子吧,好像也不对,这是老鼠精,不能与佛门高僧等同啊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这些妖精烧了之后,不也是会留下点什么吗?”邱明换了一些措辞。

    戒贪恍然大悟:“那也要分是用什么火烧的啊,这老鼠精业力缠身,这火已经转化为了红莲业火,它除了这些灰,什么都留不下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遗憾,不过想想也对。那些留下舍利子的,也都是佛门高僧,一生也没少行善积德的。

    当然,老鼠精就算是留下了内丹、舍利子啥的,邱明也不会用,但总觉得打死了一个大怪,就应该爆点东西出来才对嘛~

    山上那些老鼠,活着的都已经被成功化去捩气,回归自然了。那三只黄鼠狼精也已经被烧掉,还有一些老鼠的尸体。

    邱明倒是觉得那地下宫殿倒塌了有些可惜,老鼠精这么有设计与施工天分,换做别的精怪可不行,或许他再也见不到这么美轮美奂的地下宫殿了。

    这座白峰山,如今生生矮了十几米,不过对于山上的植被环境破坏倒不算太大。没了老鼠精,这座山上也重新有了其他小动物,让这座山充满了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?”戒贪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:“师父让我带戒痴游历一番,体会一下世间疾苦,这样才能更好的明悟佛理,体会佛心。二位师兄若是无事,就也晚回去一些天,我们结伴游历。”

    戒痴一脸欣喜:“对呀,二位师兄,我们还可以一起玩叶子戏!”

    一说到叶子戏,戒嗔也来了兴趣。戒贪本想摆出大师兄的威严呢,但看了看邱明,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在山脚下,四个人席地而坐,戒痴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木质的扑克牌,好像还是一副新牌。

    四个人轮流玩,邱明也觉得格外的放松,很快就享受其中。不过让邱明有些挫败感的是,他现在竟然不是戒痴他们三个的对手了,那三个家伙估计在邱明走了之后天天玩,彼此之间配合格外默契。

    邱明当了三局地主,结果都是输了,马上就被踢出局。

    呀,你们三个和尚是要上天啊!这游戏是我“发明”的,现在居然上来就把我踢出局了,不行,回头得再弄一些新“发明”才行!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他就是游戏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尘一个人坐在小庙里,忽然心血来潮,他闭上的眼睛睁开,那老鼠精已经伏诛了!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这次去的可不只是他的两个徒弟,无心师兄与无相师兄的两位得意弟子也都去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小庙,原本这里就是用来镇压那老鼠精,想要度化老鼠精的地方。如今老鼠精已经伏诛,他也用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,庙里就只剩下两个弟子了,还有存在的必要吗?

    或许让两个弟子去灵觉寺或者明光寺更好一些,不只是修行路上不会孤独,还能受到一些长辈的照应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要看两位弟子如何选择。也有一些僧人,根本就不在寺庙修行,而是就在世间行走,遇上谁有困难,就伸手帮一把,也算是做善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庙里还有一尊观世音菩萨的雕像,恐怕戒痴未必愿意离开,肯定想要时常打扫,免得菩萨的雕像蒙尘。

    但这么长时间,他对戒色那个弟子也看不太透,那弟子明明年纪不大,但看其眼神,似乎经历过许多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那一身修为就不说了,居然还观想出了己身佛,这是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,何其艰难啊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成功,那么成就也定然要在他之上。有这么一位弟子,他也是很欣慰的。

    不知那两位弟子什么时候能够回来,他的修为可就要压制不住了。希望在他离开之前,还能再跟那两个弟子见上一面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光寺,主持的房间,无心禅师正在转动佛珠的手停住了。

    那老鼠精被消灭也有一段日子了,戒贪怎么还没回来?这次肯定很艰难吧,是不是受了伤?不过能够让几位弟子得到锻炼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师兄弟几人出手,区区老鼠精,任何一个人去了都能灭掉。当初那老鼠精很厉害,他们修为也没有如今这么强。但现在,那老鼠精已经远不是他们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为了锻炼弟子降妖伏魔的本领,他们才没有出手,这也算是给那几个弟子的一番历练吧。

    想当初他们师兄弟三人,也是结伴下山历练的,最终每人各有机缘。看起来好像无尘禅师地位最低,只能守着一座小庙,但实际上无尘禅师的修行进度最快。

    不过无心禅师与无相禅师,各自都是一寺的主持,不但要照顾好寺内僧侣,还要将佛祖的光芒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看似修行好像是被耽搁了,但却能获得佛祖赐下的功德,未来成就也绝不会差!

    如今也到了好好培养传人的时候了,他们师兄弟三人,也有了比较的心思。他的弟子悟性惊人,但就是什么都贪多,这个毛病改不了,恐怕将来会成为劫难。

    戒嗔与戒痴也都有各自的缺点,但也都是修行上的天才。倒是那个戒色,让他感觉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没算出来这个人的,却忽然冒出来了,而且那修为比戒贪还要深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此时邱明他们四人正在一座城里闲逛呢,用邱明的话来说,这叫贴近生活,这样才能更好的体悟生活,体悟佛理!

    他们正要离开的时候,一个穿着道袍的人笑呵呵的站在了他们面前,邱明有些惊讶,这个世界有道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