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景色变幻,邱明出现在了那个厕所的隔间里,此时外面天还没亮呢。他换了衣服,从厕所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等邱明离开之后,一个起夜的同学颤颤巍巍的从另外一个隔间走出来,刚才是有人从隔间里出来了?

    不可能啊,他来蹲坑的时候,没有任何动静啊?是他有些迷糊,没注意,还是说……厕所闹鬼?!

    他看了看头顶昏黄的灯光,总觉得有一股凉风吹过,马上跑回宿舍,钻进被窝,以后晚上说什么也不去上厕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宿舍就流传了七楼厕所闹鬼的传闻,当然更多人觉得是玩笑。快毕业了,很多同学就会经常聚在一起喝酒,估计那个同学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的时候,邱明照例跟爸妈通了一下电话。曾经他很不愿意这样,觉得麻烦,他一个冰城人,考大学却只能考冰城的,一辈子都没离开过龙江,连邻省都不让去,觉得父母管的太多。

    但如今他也理解的父母的难处,也理解了父母对他的爱,父母为他付出了很多,甚至差点就失去了生命。

    那个姓白的离开时间也不短了,说好的将爷爷~的东西送回来,结果到现在还没送回来,这让邱明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邱明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爸,那个姓白的还没把东西送来?要不你带着我去一趟,他们要是敢赖账不给,那就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后悔!”

    邱明也知道了,那个姓白的是掌门的儿子,掌门的儿子就这点水平,那掌门也厉害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再说他们要拿回的也是属于爷爷~的遗物,对老爸肯定非常重要。拿回自己的东西,这可不算是欺负人!

    “儿子,爸知道你现在很厉害,但是也不要小觑白家,不要小觑那个门派。一些古老的传承,总是会有一些你想象不到的秘术。”邱重山教育道。

    或许会有,但邱明并不在乎。在这个世界,灵气如此稀薄,也没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够生长出来,所以那些人的修为定然都不高。

    邱明觉得就算那里面有天纵之才,但修为也不会超过他。而他还有一些法宝呢,同样会那么多的秘术,会怕了那些人?

    “爸,再怎么说那也是爷爷~的东西,我们肯定要拿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你不用担心,那姓白的既然答应了用那件东西换回那条命,就一定会将那东西送来的。”邱重山对此坚信不疑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门派古老的规矩,白家也不能不遵守。除非白家愿意舍弃那个儿子,但不太可能。即使白一鸣已经被废了,可是血脉亲情是割舍不掉的,而且也关乎到白家的颜面问题。

    邱明心说最好这样,否则就算父亲不说,他也要自己去找一找那个门派,让他们知道有些人不能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四啊,你也别怪大哥,你死了呢,也能为家里做点贡献,你那一支,大哥也不会亏了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鹤发童颜的人,正对着一个被铁链绑在墙上的人说话,一边说话,一边往那个人身上刺一些针。

    “哈哈~咳咳~~”被绑着的人剧烈的咳嗽了两声,“一鸣这孩子做的好啊,我是他四叔,虽然只是堂叔,但我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次去找岳阳,也是他自己要去的。这些年我为门派,为了咱们白家做了多少贡献?一鸣能从门派的年轻一辈中脱颖而出,没有我的功劳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岳阳的儿子会那么强,你们谁能想得到?一鸣被废了,我不也被废了吗?如果不是我,一鸣能回得来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竟然将所有责任都推到我头上,还要杀了我,用我的血来为他重塑丹田,为他凝聚血丹,这种禁术你们居然用在自己亲人身上!”

    “老四啊,你也别怨天尤人。如果不是你想借一鸣的口,回到门派,特意让一鸣争了这个巡查的机会,一鸣会变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当年要不是因为你不小心走漏了消息,会让岳阳逃走吗?还会有现在的事儿吗?你想想你那一支,以后说不定也能出现一些天才弟子呢。”

    这人说话的时候,手上也没停,一根一根的针都扎进去,直到针盒里都空了才停手。

    “好了,等你的精血化为血丹之后,再配合秘术,一鸣那孩子不但能够重塑丹田,而且实力能够更进一步,甚至是飞跃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这门派的掌门,还是咱们白家的,也不会亏了你那一支。这些年你在外面搜刮的那些钱财,也都交出来吧,免得你那一支以后被孤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一鸣此时躺在床榻上,身上不着寸缕,同样扎满了金针。一个衣服上绣着金线的老者走进来,面容威严,身上有着很强的气势,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之人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

    “嗯,躺着别动,等血丹提炼出来,你就能重新恢复了。回头你亲自去,将那东西再拿回来。”白凌天眼神凌厉,没想到那岳阳竟有如此出色的儿子,看来当初那老家伙肯定是给岳阳留下了不少好东西!

    “爹,那东西我们还真给他?我们不如在这儿等着他们来拿,正好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!”白一鸣眼神中透露着阴狠。

    “糊涂!东西不给,你以后还怎么接掌这个位子,如何能服众?你说岳阳那儿子的本事不小,但我们有门派阵法在,还有那么多长老,你觉得岳阳会傻到让他儿子来送死吗?”

    说到底,白家还认为,邱明就算是有两下子,也不敢来他们这儿,他们这里就是龙潭虎穴!

    白凌天此人非常霸道,但是对自己的儿子是真心的疼爱。当他看到儿子被人废了丹田的时候,差点就想亲自去杀了岳阳一家。但是为了救治儿子,这才暂时放下。而且不惜为了儿子,动用了禁术。

    白一鸣咬着牙说道:“哼,到时候我会抓住他们,要让他们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邱明在家里正跟家人吃饭呢,却忽然有些莫名的心悸。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,即使没学过卜卦秘术,也能体会到一些关于自己的劫难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回到房间,决定好好算上一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