掏出那副卜卦用的龟甲,如今上面裂纹更深了,好像根本用不了几次,就要碎了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也没太在意,他相信以后还能得到更好的卜卦法器,甚至有一天可以像那些大能一样,不需要法器,也能算的很准。

    双手掐动手印,口中念着口诀,那龟甲从桌子上飘起来,开始呼呼的旋转。

    当卦象出来的时候,邱明整个人有点懵,怎么回事,为什么卦象如此乱,或者说干脆这就不算是卦象。

    他只是算吉凶而已,怎么会失败呢?当初他修为很弱的时候,都能轻易的算出来。如今修为更胜从前,竟然算不出来了?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,都说卜卦的一般不给亲人和自己算卦,尤其是给自己算经常会算不准,要不给父母算上一卦?

    邱明调息了一下,再次施展卜卦秘术,但是这次卦象依然很混乱。

    邱明可是给自己父母算过卦的,卜算吉凶。这一次同样是卜算吉凶而已,为什么就失败了?

    想了想,邱明又用上了自己的血,这样算的总该准了吧?可是卦象的结果,依然不明。

    是这个龟甲坏了,无法使用,还是哪儿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邱明咬咬牙,再次施展卜卦秘术,他要算一算那个姓白的。但是这次他的秘术还没施展完呢,只听见咔嚓一声……龟甲碎了!

    龟甲终于是碎了,邱明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觉得可惜,尤其是在这种时候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件事跟姓白的有没有关系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,但他还是又给父母多准备了一些灵符护身。

    “儿子,这是干什么,我们身上不是已经带着一张灵符了,用得着这么多么。”邱重山感觉儿子好像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刚才饭还没吃完呢,就忽然回到房间去了,这会儿出来就给他们准备了这么多灵符,是出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“爸、妈,你们就带着吧。这个也不占地方,而且小心无大错。我总觉得,最近可能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,所以提前预防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儿子这么说,邱重山夫妇对视一眼,这肯定是有事儿发生了。自己的儿子,还能不了解么。

    “小明,到底是什么事儿,跟我和你爸说说。”谷伴月觉得事情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她与邱明的父亲吃了邱明给的丹丸之后,实力都提升了一大截。不敢说是绝顶高手,但也绝对是世间一流,为什么儿子会觉得他们有危险呢?

    要说那些热武~器确实能对他们造成伤害,但一般也打不到他们啊。而且谁无缘无故,会用那些打他们啊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妈,就是觉得这样安全点。你们俩该干什么干什么,不用担心。对了,妈,那什么门派的地址,你还是给我一下,我总觉得他们不怀好意。”邱明想了想,在这个世界跟他们有仇的,也就是那个门派了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既然如此,那不如先去将危险扼杀于萌芽之中,总比到时候后悔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快递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了看父母,发现父母都是一脸茫然,很明显,他们并没有网购什么东西,他也没有,那这快递是哪儿来的?

    透过猫眼看了一眼,还真是一个送快递的,边上还有一个大袋子,里面装着不少包裹盒子呢。

    邱明打开门,那个小伙子递上一个盒子:“你好,是岳阳先生家吗?请签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邱明取了快递,他知道,这肯定是那姓白的邮寄过来的,否则没人知道他爸爸叫岳阳。

    邱重山打开快递的盒子,看着里面一串项链,整个人顿时变得格外激动,手都在颤抖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串项链,勾起了邱重山的回忆。邱明没体会过这种回忆,但就在旁边默默的站着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邱重山叹了口气:“小明,这是咱么家祖传的项链。现在就传给你了,你以后就戴着吧。这就是一串普通的兽牙做的项链,上面早已经没有灵力了,但却是祖宗留下的物件。”

    邱明接过项链,上面没什么灵力,兽牙上面也没有花纹,不是什么法宝,倒像是一个工艺品似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爷爷留下的东西?这玩意如果不是爷爷留下的,在邱明眼里根本不值白一鸣的一条命!

    不过看到老爸那样子,邱明倒是觉得值了。他郑重的接过项链,戴在脖子上。这东西纪念意义,大于其真实价值。

    白家将东西送来了,邱明还是很满意的。难道说,这次卦象扑朔迷离,跟白家没关系?

    “爸、妈,他们送来这个,是不是表示他们真的不会对咱们再下黑手了?”

    邱重山犹豫了一下:“如果是你爷爷当掌门的时候,那么绝对不会。现在是白家,我不确定。不过上次你给了白一鸣教训,他们应该不敢来找麻烦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们那个门派传承倒是不少,底蕴也算得上深厚,但要说邱明去了,可能被围攻吃亏,这点他相信。

    若说门派会派很多人过来围攻他们,这点他绝对不信,门派也肯定不完全是白家说了算。可儿子要是杀上门去,那门派定然要同仇敌忾,儿子可能会吃大亏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,那门派的阵法有多么的恐怖。儿子虽然展露了一些不凡之处,但他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邱明听父亲这么说,觉得这句话的意思就是,那些人还可能来找麻烦!但是看父亲好像对那门派有不少回忆,他想了想,决定就还是去给那个门派警告一番。

    让那个门派知道他的厉害,不敢在对他们家有任何坏心思。如果不接受警告,他也不介意给那些人一些惩罚!

    虽然说父母也是那个门派出来的,对那个门派有许多回忆,但那些回忆肯定也包含了许多不好的。

    他不灭了那个门派,给一些警告,想必父母也会赞同的。邱明觉得,危险还是要扼杀在萌芽状态比较好。

    既然爸妈不告诉他门派的所在地,但不表示,邱明就一定找不到门派的位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