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邱明跟爸妈说回学校了,但其实是找人去了。

    任平生正在变卖他的度假山庄,他出卖了邱重山夫妇,虽然老婆孩子没事儿了,但邱重山夫妇没事儿,而且那儿子更加厉害,白先生他们都不是对手,这让他也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今天又来了个老板,看上了他的山庄,他价格已经开的很低了,希望能够尽快成交,然后带着一家人去国外。比如澳大利亚、加拿大什么的,买个农场,安度晚年也挺好,虽然他还没到晚年的岁数呢。

    他不但担心白家的报复,还担心邱重山那个儿子啊。邱重山能够念在往日的情分上,饶他一命,邱明这个年轻人会吗?

    刚刚跟一个老板谈妥,任平生正高兴呢,虽然价格低了点,但总算是卖出去了,明天过账,他就能拿到钱,其他手续还能委托他人搞定,他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正在整理账目,准备回家的时候,面前忽然出现一个人。办公室的门明明是关着的,这人是怎么进来的,为什么他一点动静都没听到?

    “你是,小明?”任平生看清了面前的人,这不就是邱重山那个儿子么。

    任平生脸上的冷汗就下来了,他就知道,邱重山能原谅他,但邱重山的儿子未必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邱明冷冷的看着任平生:“那白家的地址,你知道对吧?”

    虽然好像是疑问,但邱明却是肯定的语气。除了他父母,他能想到知道白家在哪儿的,就只有任平生了。

    或许任平生不知道门派在哪儿,但是找到白家的人,邱明就有把握找到门派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在冰城住的地方,我当然是知道的。可是白先生在那晚就走了啊,飞去川蜀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白先生是川蜀那一片过来的,到底是哪儿的人,我真不知道。小明~呃~邱明,我要是真知道,绝对不会瞒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还有谁跟那个姓白的比较熟,能知道对方住址的?”只有川蜀一个大概的地方,要找就比较难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就在明面上,那么找起来还比较容易,但如果隐藏起来,邱明可没把握一定能找得到。

    更何况对方万一要是有阵法什么的,那就更难找了。这又不像是在动画片的世界,一座山上就一个洞府,或者一座寺庙、道观什么的,一眼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任平生想了想:“或许张老板能知道,张老板可是跟白先生关系不错的,他们走的时候,也是张老板给安排的专机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?哪个张老板?”邱明一皱眉头,那个姓白的,在这边还有帮手?那也应该警告一下,免得对方不知好歹!

    “张百川,就是咱们冰城那个号称张百亿的大老板。”

    邱明眼神一变,是他?如果是他的话,邱明倒觉得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张百川帮了邱明,邱明也给了回报。那个仗着幻术偷东西的家伙,可就是邱明帮着抓住的,还给张百川留下了灵符。

    不过如果张百川跟姓白的是一伙的,那么当初帮助他找父母的下落,可能有些问题了。

    邱明不愿将别人想的那么坏,但他却不得不防着。他不怕那些人,可是担心父母不小心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还有别人吗?”

    “别人的话,我就不知道了。张先生还帮助过许多人,但肯定跟张老板关系是最好的,这点我可以保证。”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也对,如果关系不好,那么姓张的走到时候,也不会让张百川弄飞机送他们,看来有必要跟张百川好好聊聊了。

    任平生还想说些什么呢,却看到面前的邱明忽然消失了。房门依然关着,窗户也没开,人是怎么走的?

    任平生此时是真的胆寒了,要是邱明想要杀他,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。他有些后悔了,要是那时候不出卖邱重山夫妇就好了,那么现在他能得到的好处肯定非常多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没有如果,他现在只能离开这个生他养他的故土了,或许以后一辈子也没机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百川坐在书房,正一个人抽着雪茄。烟雾缭绕,他的身影有些模糊。那白先生走了就没再回来,这让张百川非常的失望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在白先生身上也没少花钱,诚然白先生也帮了他一些忙,但他给的比别人给的都多。

    白先生说几日就回来,他安排了包机送走,但对方却没回来,这分明就是骗了他,怕他不肯帮忙。

    如果白先生说不回来了,让他送,他一样会送。用这种方式离开,让他感觉有些心寒。不过还好,他也了解到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白先生跟他那位客人,那天是去了一个度假山庄。上山的时候还没什么,但是下山的时候,这二位都有些精神萎靡,分明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他让人了解过,在那个度假山庄住着两个人,就是邱明的父母。那邱明他就觉得很神秘,年纪轻轻,眼神却好像有过许多经历一样,而且还会功夫。

    现在他觉得,那邱明的父母定然也不简单。姓白的走了,他还可以请邱先生帮忙。反正他也不是事事都要对方帮忙,只是偶尔遇上麻烦了,才会请对方出手。

    只是该如何请邱先生,这是个问题。贸然上门,恐怕对方不喜。他就算是不能请动对方帮他,也不能让对方对他有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其实他倒是有一个办法,会起到一些效果。那就是让女儿去找邱明,两人是同学,女儿也为了邱明找父母的事儿,让他帮了忙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对女儿很不好,他不愿意。他就这么一个女儿,一直是当宝,从来不让女儿掺和他生意上的事儿。

    别说他现在没什么麻烦,只是想多“交朋友”而已,就算是遇上麻烦了,他也不会让女儿出面。

    那个帮他将典当行的小偷抓住的人,同样是一位奇人,要是能找到这位来帮忙,那也一样。只是到现在为止,他还不知道那人是谁,自然也就没办法上门去请。

    张百川将雪茄在烟灰缸按灭,忽然瞳孔缩了一下:“你是谁?有什么事?”